公司债券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阿里巴巴计划发债最高筹资80亿美元

阿里巴巴计划本月在国际债券市场筹资50亿至80亿美元,这可能成为中国规模最大的美元债券发行之一。
2021年1月6日

山东如意1.53亿美元债券违约

艰难应对沉重债务的山东如意在申报文件中表示,未能偿还周一到期的一笔10亿元人民币债券的本息。
2020年12月15日

国企违约潮殃及中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

在一系列国企违约震动中国的信贷市场后,负责为数千亿美元基础设施项目融资的中国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目前正面临筹资难题。
2020年12月10日

永城煤电的倒下发人深省

永煤巨额债券违约引发了其他地方政府控股企业的一连串违约,也推翻了投资者长期以来认为政府会为国企托底的假设。
2020年12月9日

违约潮下中国评级机构不愿下调国企评级

自上月永煤违约以来,在逾5000家被中国国内评级机构评定为AA级及以上的中国企业中,只有5家被下调评级至AA级以下。
2020年12月2日

华晨违约引发对债权银行的担忧

截至去年,近70家中外银行及信托公司在华晨的未偿还贷款余额为335亿元人民币。华晨的违约让人担心整个银行业都会受到波及。
2020年12月1日

FT社评:中国朝着强化财务纪律迈出了几小步

一连串违约事件使中国债券市场陷入紧张,并且令人对中国的金融健康产生担忧。但从政策视角看,这些违约是可喜的。
2020年12月1日

中国企业债务违约潮考验投资者信心

在富时罗素宣布将把中国国债纳入其债券指数之后仅数周,一系列债券违约尴尬地凸显出中国债券市场的不成熟和脆弱。
2020年12月1日

违约担忧推升中国国企借贷成本

中国国企被迫以更高利率发行债券,新发债券平均票面利率已达到5.7%,高于今年前三个季度,但这尚不足以恢复投资者对市场的信心。
2020年11月26日

系列违约事件检验中企债券“安全网”

接连几家中国国企债券违约,动摇了投资者对地方政府总会为国企兜底的信念,并引发了债券市场连锁反应和监管层的警告。
2020年11月25日

中国政府承诺严厉处罚“逃废债”

中国债券投资者普遍认为,国企无论财务状况如何,都享有政府隐性担保。但最近发生的多起违约事件打破了这种看法。
2020年11月23日

中国科技公司加入债券违约名单

提交香港交易所的一份公告称,半导体公司清华紫光“未能赎回”其于11月16日到期的13亿元人民币债券,触发违约。
2020年11月19日

多家中国企业暂停债券发行计划

过去一周至少有20家中国企业暂停债券发行计划。三家国企发生违约,还有一家国企的偿付能力受质疑,令投资者感到不安。
2020年11月18日

中国国企违约后秃鹫基金大举进场

中国两家地方政府所有的企业最近债券违约,使同类公司债券遭到抛售,秃鹫基金借机大举进场,相信中央或地方政府会出手救助。
2020年11月16日

新冠疫情担忧引发美欧股市抛售

美国标普500指数周三下跌3.53%。市场人士称,触发抛售的原因是全球感染率上升,同时市场对美国迟迟未能出台刺激方案深感失望。
2020年10月29日

Ligado以17.5%利率发售债券

这是2011年以来美国企业债券向投资者提供的最高利率。新冠疫情以来,资金高度紧张的企业的借款成本高得惊人。
2020年10月16日

中国美元债券首次向美国投资者开放

尽管中美关系紧张,但中国经济从新冠疫情中强劲复苏,令中国财政部周四发行的60亿美元债券,吸引了创纪录的认购需求。
2020年10月15日

ETF是债券市场的“金丝雀”

邰蒂: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扮演主角的是银行,而新冠疫情造成的市场冲击表明,ETF等金融工具的重要性明显上升了。
2020年8月5日

美联储火力全出未能扭转股市跌势

尽管美国央行承诺购买无限量的政府债券,且有史以来首次宣布将购买公司债券,美国标普500指数周一收盘仍下跌2.9%。
2020年3月24日

标普成为首家进入中国的外资评级机构

标普全球获准在北京设立一家公司,对金融机构与企业发行人和发行产品、结构性金融债券以及熊猫债券进行评级。
2019年1月29日

中国可能迎来又一波公司债券违约

中国民企今年在国内债券市场的日子可能会更艰难,因巨额人民币债券即将到期,与此同时投资者风险偏好降低。
2019年1月21日

“大空头”艾斯曼从公司债券市场嗅到危险

史蒂夫•艾斯曼当年押对了美国住房市场的崩盘,如今他正关注着金融体系面临的另一个威胁:BBB级公司债券。
2019年1月11日

阿里巴巴70亿美元债券获超额认购

获得410亿美元认购的这笔债券分五个期限,从5.5年到40年。强劲的需求让承销银行家得以收紧交易条款。
2017年11月30日

中国债券再爆违约 突显信贷风险

化肥生产商内蒙古奈伦集团称,无法筹足资金偿付本周四应付的利息及回售款项
2016年5月6日

中国债市泛起泡沫

继中国股市出现“过山车”现象之后,投机“大篷车”已紧接着开到了公司债市场。这一次,天真的投资者会不会又落得像今年夏季在股市里那样惨?
2015年12月18日

阿里巴巴拟在美首次发债筹资80亿美元

这家中国电商巨擘试图利用借贷成本较低的机会来筹集资金
2014年11月14日

超日不是“中国贝尔斯登”

FT北京分社社长吉密欧:因超日太阳能面临违约,就认为中国将迎来“贝尔斯登时刻”是可笑的。中国即将出现首例债券违约,是由于政府决心应对道德风险,并引导市场对风险定价。
2014年3月7日

中国公司债违约预警引发金融改革期待

分析人士认为,超日太阳能违约临近有助打破债券定价与风险脱钩的僵局
2014年3月6日

Lex专栏:乐见中国首例公司债券违约

超日太阳能的债券如果被允许违约,将是个“意外惊喜”。真正的危险并非违约,而是有人替超日还钱。如要恰当地对风险定价,投资者就必须考虑违约的几率。
2014年3月6日

中国面临首例公司债券违约

上海超日太阳能科技宣布无力为其两年前发行的债券支付利息
2014年3月5日

亚洲企业债市场在壮大

亚洲的企业债市场正在发展壮大:发行量达到历史最高水平,发行种类大大丰富,债券收益率水平则处于历史低点。
2012年11月15日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