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城市

陆铭“入海”,大都市主义comédie上场

陈振铎:大国真的一定要大城吗?大城市真的“一”定乾坤、“一”统天下,主宰所有中国人未来的生活空间命运了吗?
2020年8月28日

今年纽约人怎么消暑?

小子:很多纽约家庭没装冷空调,往年可以蹭图书馆、电影院的空调,疫情暑期咋办?纽约市政府的公园部门出了奇招。
2020年7月31日

哪些城市将在疫情后胜出?

城市理论学家弗罗里达指出,疫情后,有孩子的中年人更想离开城市。城市人口比之前更年轻,住房更多,办公室和商店更少。
2020年7月22日

拥堵费:城市的出路

在征收拥堵费的斯德哥尔摩,官员表示,这种做法使该国能够摒弃以汽车为导向的城市规划,转而注重步行、骑车和公共交通。
2020年7月7日

城市不会消亡,只会变得更年轻

罗杰斯:大都市将变成荒芜之城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组成这些城市人口的年龄构成可能会发生变化,但城市中心的空间仍将抢手。
2020年7月6日

新冠疫情致超大城市吸引力下降

凯文迪什:人口稠密的大都市成了新的瘟疫中心,当数字技术导致距离消失时,大都市生活的吸引力下降了。
2020年5月29日

城市与疫情如何互相影响:欧洲黑死病和1918年流感大流行的启示

王涵:历史经验证明了控制疫情和重视公共卫生对城市长期发展的重要性。地方政府治理能力与城市长期发展息息相关。
2020年5月18日

对城市生活的新思考

加内什:新冠疫情过后,城市生活的未来有两种可能,要么城市迎来新一轮繁荣,要么反城市化开始显露。
2020年3月25日

武汉“封城”之后的路

潘宇:武汉除了要引进“小汤山”医院的模式之外,还要有点创新精神,要引进一个“卫生健康安全区”的概念。
2020年2月3日

逃离国际大都市

巴黎、纽约等国际大都市的人口出现了萎缩,房价高企是一个因素。但人口外流并不一定意味着这些城市地位的下降。
2019年8月27日

2050年的城市出行图景

目前全球大城市的出行改革举措,主要是不鼓励开车、鼓励步行和骑行的结合。但新技术可以带来更为根本的变化。
2019年8月8日

与FT共进下午茶:青山周平

这位活跃在中国的日本设计师说,在这个速朽而孤独的时代,建筑的价值在于,承载人类的情感与记忆,让原子化的个人得以重新连结。
2019年6月19日

亚洲城市面对挑战必须更有“智慧”

陈敏兰:大城市变得更加“智慧”显然是未来可持续发展的重中之重。通过在科技、人才和基础设施方面正确且审慎的投资,亚洲有望继续延续经济增长奇迹。
2019年4月18日

大国大都市圈:非均衡发展之路

吴金铎:城市群与都市圈存在交集,二者核心城市地位大不相同;都市圈核心城市一般是大都市,而城市群大多以行政中心或省会为核心。
2019年3月21日

城市应如何更好地利用集市?

希思科特:随着经济的演变,菜市场当然必须跟上步伐,但规划者需要小心,别让城市丧失又一层活力。
2018年9月7日

中国城市里的“人狗大战”

白天:这个夏天,中国城市因狗引发的新闻数不胜数。公共空间人与狗如何和平共处,似乎还没有答案。
2018年8月31日

城市如何应对“全球技能大战”?

面对自动化给工作带来的变化,城市该做出怎样的改变?获取技能之战已经打响,胜出的城市将有机会重塑自己。
2018年8月10日

被科技城市忽视的“落伍者”

王尔山:智能城市默认所有人都是智能手机使用者。但如今技术发展太快,那些技术“落伍者”被城市忽略了。
2018年7月30日

用疏导法治“北京病”

罗天昊:北京未来要控制人口,不应用堵的方法,而应用疏的方法。雄安新区承担的一大使命就是分流北京的资源。
2018年7月16日

“福州,风短雨长的故乡”系列之七:诗性该有些燃烧

苏小玲:慢条斯理的榕城看上去繁花似锦,市民们过上中产阶级的日子好像也指日可待。我相信这是可见的未来,尽管这未来有多远我并没把握。
2018年6月27日

“福州,风短雨长的故乡”系列之六:三坊七巷与文人

苏小玲:文人之所以品质下滑,与体制对人与文学的“绑架”关系直接。作协这类机构是许多文人的港湾,久而久之又成了他们无法摆脱的名利场。
2018年6月25日

“福州,风短雨长的故乡”系列之五:那些知识分子们

苏小玲:体制文化的长期培植,形成了一种以官场价值为核心的金字塔社会结构,其中等级分明的形态依稀可见。
2018年6月21日

北京,谁的首都?

邓聿文:严厉限制外地车和以房控学的治理方式是本末倒置,非但不能解决问题,本身就是问题,只会伤害更多人。
2018年6月20日

贵阳:大数据与城市狂欢

苏娅:贵阳GDP增幅连续7年居省会城市前2位。在号称亚洲最大楼盘的花果园,晚上11点仍熙熙攘攘。
2018年6月20日

“福州:风短雨长的故乡”系列之四:中产阶级的风光

苏小玲:庞大的中产阶层是一个现代城市的标志,他们是社会强劲的润滑剂、防护层、保健品,也是一道令人不易寂寞的、流动不断的生存风景。
2018年6月15日

“福州,风短雨长的故乡”系列之三:悲壮的封疆大吏

苏小玲:项南先生似乎介于“民主”与“威权”之间的治理作风,却引来了制度陈旧意志的激烈反弹。项南走了,福建的这碗茶就凉了。
2018年6月12日

“福州,风短雨长的故乡”系列之二:无可替代的严复

苏小玲:从这里走出的严复和更多文化先辈,似乎没有为福州留下影响行为的精神指针,像许多二三线城市一样,公共知识分子在这里是个稀缺的群体。
2018年6月8日

“福州,风短雨长的故乡”系列之一:逆流而上的是人

苏小玲:福州于我,就如一只季节迁徙中的鸟的旧巢,常要窝进窝出。此次逗留,是为了梳理自己和它关系的复杂性,做一些有纵深感的个人表达。
2018年6月6日

中国部分一线城市人口控制初见效果

中国农村劳动力进城带来的奇迹般城市扩张,推动中国经济实现了奇迹般增长。但在京沪等一线城市,这一趋势正慢慢逆转。
2018年3月26日

治理“大城市病”的根本途径

肖金成:大城市人口增多不可避免,但我们应通过产业结构调整、多中心组团式城市、规划发展城市群,治理大城市病。
2018年2月9日

善待城市新居民,服务业才能升级

秦勇:城市的未来需要靠它的制度吸引力,为新的城市人口提供均等的机会和公平的待遇,以完成服务业的升级。
2017年12月15日
1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