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城市

中国部分一线城市人口控制初见效果

中国农村劳动力进城带来的奇迹般城市扩张,推动中国经济实现了奇迹般增长。但在京沪等一线城市,这一趋势正慢慢逆转。
2018年3月26日

治理“大城市病”的根本途径

肖金成:大城市人口增多不可避免,但我们应通过产业结构调整、多中心组团式城市、规划发展城市群,治理大城市病。
2018年2月9日

善待城市新居民,服务业才能升级

秦勇:城市的未来需要靠它的制度吸引力,为新的城市人口提供均等的机会和公平的待遇,以完成服务业的升级。
2017年12月15日

阿里孙利军:用商业和科技的思路做公益

在此前长期负责农村战略、目前是公益负责人的阿里巴巴合伙人孙利军看来,商业和科技可以是很好的公益方式。
2017年12月8日

图解:北京最新清理整治行动,影响范围有多广?

我们搜集了过去3天北京出现的135张“赶人”通告,用最新数据记录下北京这波拆除行动的影响范围。
2017年11月29日

中国大城市政策中的多重博弈

刘远举:如果没有解决意识形态与社会治理机制上的深层次问题,中国特大城市的人口数量,必将受到长期抑制。
2017年11月29日

中国回到城乡隔离时代?

张千帆:按“功能”将各种城市和农村分为三六九等,经过计划年代的人应感觉似曾相识,本质上是新的城乡隔离。
2017年11月28日

北京南:今天的“低端人口”和1995年冬的浙江人

陈振铎:因各种复杂关系,他们变成了从事低端产业的人,被“以业控人”,并又在运动式整治中被“以业驱人”。
2017年11月27日

制造业如何继续在城市中生存?

城市的纹理变得细密化,制造业的空间日益狭窄,大型工业已不可能回归现有西方城市,新型工业空间即将出现。
2017年10月6日

流沙中的孩子们

马丽、李晋:对民工社区中的孩子来说,浮华的城市熟悉又陌生。他们仿佛站在流沙之中,拼命挣扎却还是被淹没了。
2017年9月20日

建筑大师对未来摩天大楼的宏伟抱负

人们的摩天大楼之梦似乎无法打消,那么它是怎么变化的呢?科技、气候、安全和能源等问题又是如何影响它的?
2017年8月30日

上海还能维持它的开放精神吗?

张乐飞:今年留沪或来沪工作的应届毕业生觉得火大而心寒,由于低效率的户籍审批,很多人正在经历一段煎熬。
2017年8月24日

谁在为全球化城市埋单?

加内什:有一类工作者可以凭借里程、积分等补助,过着其收入水平支撑不起的生活,并催生出表面光鲜的城市中心。
2017年8月22日

小城市才是明日之城

库柏:本土出生的美国人正在离开大城市,“搬到人口在50万到100万之间的小城市”。最受青睐的是一些大学城。
2017年6月19日

未来在于城市而非国家

沃尔夫:现在是城市时代。当所在国家变得内向时,本身开放、外向、多样化的城市应该做出回应,承担对未来的责任。
2017年6月14日

中国城市战略的五大迷局

罗天昊:不同的产业选择,导致最终的城市格局迥异。一个城市到底适合哪种产业,有很多先决条件。
2017年6月1日

与FT共进下午茶:理查德•桑内特

城市学家桑内特强调,市民是城市的主人,城市是一个有生命的存在,不能拿行政或者技术的桎梏去强加在它身上。
2017年4月6日

香港很无聊?

张铁志:如果香港人失去了心中的火光,失去对未来的想象力,香港就可能成为一个无聊之地。
2017年4月5日

雄安新区能给北中国带来一场化学反应吗?

黎岩:雄安新区的核心要义将是在那里建设出一个以新移民建设力量为主、以高端和发展态势产业为先的经济活力带。
2017年4月2日

北京市长承诺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

蔡奇表示将减少北京市的功能,就像剥掉“白菜帮子”一样,优化北京市经济结构和空间结构,“瘦身健体、提质增效”。
2017年2月7日

台北是亚洲最自由开放的城市吗?

张铁志:有人这样总结城市精神:享乐之城香港、抱负之城纽约、政治之城北京,那么台北呢?
2016年9月28日

应对气候变化 打造宜居城市

城市是二氧化碳排放的主要来源,也将成为受气温上升影响最严重的地区。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中,城市应是主力。
2016年9月13日

郊区:从逃离之地到安居之所

我们应如何让郊区变得不仅仅是睡村?住宅地产的巨大价值意味着,郊区的其他用途正在被挤出。
2016年9月5日

城市化是有益于社会的“印钞机”

绝大多数关于城市化的思考和著述都着眼于城市化所带来的社会问题,对其所创造的价值却缺乏充分探讨。
2016年8月30日

上海规划2040:全球城市需要什么样的人口政策?

聂日明、徐驭尧:如果上海希望打造一座真正的“全球城市”,就需要以更加开放的胸怀来面对和接纳城市的居民。
2016年8月26日

城市天际线:社会病的心电图

如今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主导着全球大城市的天际线,如果贫富差距日趋严重,城市将会出现由建筑造成的阶级体系和在天际线上刻画出来的不平等。
2016年4月27日

禁摩限电:国家权力“内卷化”之弊

才让多吉:国家权力的扩张应以提高社会运行效率为目的,否则就会成为权力“内卷化”,这似乎满足了一部分民意,实际上则违反了社会运行规律。
2016年4月6日

打开封闭小区需要更多讨论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刘远举:为何一个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政策在出台前一点风声都没有?宽马路、大小区、大院子正是产权保护和公民权利低下的产物。用导致错误的方法去纠正这个方法犯下的错误,结果很可能不是改正了这个错误,而是加重这个错误。小区到底打不打开,政策最终应由城市居民自己来选择。
2016年2月24日

“小区拆墙恐惧”考问中国城市文明

FT中文网公共政策主编刘波:当前中国最需要的不是心态开放、能接受政府随意“拆墙破院”的民众,而是心态开放的政府,以尊重市场规律、城市规划原理而不是“拍脑袋”方式决策。
2016年2月23日

迎接迅速城市化的新世界

前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快速的城市化趋势正给我们带来巨大挑战,但也为社会进步创造了空前的机遇。如何应对挑战和利用机遇,将产生深远影响。
2015年6月2日

为改善巴黎支招

FT专栏作家库柏:要想保持一流地位,巴黎必须着手解决4件事情:结束市中心与郊区的隔离,变得更加全球化,减少不文明,加强交通规则。
2015年6月25日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