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冲基金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对冲基金巨头拉贾那纳姆获刑11年

这是近年华尔街人士因内幕交易招致的最长刑期之一
2011年10月14日

新兴市场成为外汇交易主战场

随着各国央行放松货币政策,外汇交易基金已从欧元、美元、日元领域撤离,转而投向一个陌生的新兴市场货币领域。
2012年10月16日

对冲基金瞄上单边做多产品

对冲基金经理人发现,单边做多投资世界蕴含了巨大的商机
2012年9月24日

凯恩斯投资对当代对冲基金的启示

Fulcrum资产管理公司联合创始人戴维斯:经济学家凯恩斯亦为20世纪上半叶最成功的投资人之一。在20世纪20年代的宏观领域和30年代的股票领域,他都堪称是一位先行的对冲基金投资人。
2012年8月29日

欧盟对冲基金面临薪资限制

欧盟将在明年7月前实施极具争议的另类投资基金经理指令
2012年8月13日

中国酝酿向境外对冲基金敞开大门

“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计划将允许境外对冲基金在境内募集资金
2012年7月11日

高盛即将出售基金行政管理业务

将与道富银行达成协议,此交易将打造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行政管理服务提供商
2012年6月11日

亚洲对冲基金业扭亏为盈

分析者称中国将继续是亚洲对冲基金业的中心
2012年5月14日

对冲基金经理收入下降

受市场波动影响,去年25位最富有对冲基金经理的薪资减少了逾三分之一
2012年4月9日

史上最成功对冲基金经理岁入39亿美元

戴利奥的Pure Alpha基金去年为投资人带来138亿美元利润
2012年3月30日

戴利奥:新晋最佳对冲基金经理

旗下基金去年为投资者赚得138亿美元,让他超越索罗斯荣登对冲基金经理排行榜首
2012年2月29日

香港证监会“打虎”成功

香港上诉法院支持证监会对“亚洲老虎基金”实施的惩罚措施
2012年2月24日

拥抱对冲基金吧!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马拉贝:政府为“大到不能倒”的银行巨头提供交易风险补贴,扭曲了证券市场交易,而“小到可以倒”的对冲基金无需纳税人收拾残局。
2012年1月31日

私人银行不再是对冲基金主力

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对冲基金业几乎彻底换了一番模样。大量私人资金流出了对冲基金。私人银行已从对冲基金资金流入的主渠道之一,变成了利基参与者。
2012年1月30日

美对冲基金经理被控参与内幕交易

七名对冲基金经理和分析师被控参与了价值6180万美元的内幕交易案
2012年1月19日

亚洲对冲基金今年表现欠佳

未能兑现“绝对回报”承诺,但相对表现仍优于股票
2011年12月22日

对冲基金担忧中国经济前景

因为官方信息晦涩,不少对冲基金已派人往中国实地搜集数据
2011年12月20日

“做空中国”基金斩获颇丰

知名对冲基金经理亨德利的“做空中国”基金今年迄今累计获利逾52%
2011年12月13日

调查:对冲基金预计全球增长下滑

多数对冲基金经理的主要担忧是欧元区危机
2011年11月29日

英国一对冲基金掌门人支持金融交易税

但许多对冲基金同业及英国官方都坚决反对这一税种
2011年11月28日

全球第二大对冲基金拟向中国扩张

英仕曼集团聘请中国最成功的女性经营者之一李亦非为“中国区主席”,领导开拓中国市场
2011年11月7日

亨德利“做空中国”基金净值大涨

著名反向投资者亨德利管理的一只基金的价值在过去两个月里大幅飙升,该基金意在从中国经济放缓中获利。而今年迄今,“做多中国”的投资者日子并不好过。
2011年9月20日

市场动荡令对冲基金折戟

对冲基金行业遭遇了自雷曼兄弟倒闭以来最惨烈的一个月,全球许多大型对冲基金都蒙受了数十亿美元的损失。
2011年8月31日

对冲基金?亚洲市场仍存疑虑

较长的禁售期、“另袋存放”的做法以及缺乏了解等因素,使得对冲基金仍然在亚洲难以打开市场。不少投资者回避对冲基金的态度仍未转变。
2011年8月29日

全球最大宏观对冲基金卖空获暴利

布勒旺霍华德基金押注于全球经济放缓,三周斩获近15亿美元
2011年8月26日

分析:自营交易员的合理“归宿”

FT专栏作家普伦德:巴克莱资本的一个大宗商品交易员团队离职后,创立了一家对冲基金,这算得上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因为自营交易员本该属于对冲基金世界。
2011年8月24日

分析:索罗斯为何隐退?

FT投资编辑詹姆斯•麦金托什:索罗斯的量子基金上周决定对外部客户关闭。他的这一收山之举到底是因为对冲基金业风光不再,还是因为他赚的钱实在太多了?
2011年8月2日

对冲基金日益重视亚洲

如今,对冲基金越来越看重亚洲的增长机会,纷纷扩大在亚洲的业务规模。对冲基金正在亚洲投资格局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2011年8月1日

短线观点:索罗斯“功成身退”

成立38年、平均每年增长20%的索罗斯旗下的量子基金开始将投资者拒之门外,从今以后将只管理家族财产。索罗斯似乎在宣布,较量到此为止——而且他赢了。
2011年7月27日

索罗斯量子基金对外部客户关闭

将返回外部客户资金,急需管理自己家族的245亿美元,原因是该基金面临监管新规
2011年7月27日

香港新华集团收购两只RAB基金

新华集团将以此基础,成立一家总部位于伦敦的大型新对冲基金
2011年6月28日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