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主义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是时候为“全球化”正名了

艾默特:如今的民主国家亟需向世人证明衰落论者是错误的。要做到这一点,它们需要让开放与平等重新和谐共处。
2017年4月5日

推销未来:反制怀旧民族主义的唯一办法

库柏:从特朗普到英国退欧,推销往昔成为当今最容易的拉票方式。法国总统候选人马克龙将尝试唯一可行的反制策略:推销未来。
2017年3月29日

民粹主义者在荷兰大选中败北

首相吕特的获胜受到欧洲各国温和派和支持欧盟的政治人士的欢迎,并帮助缓和了欧洲将被民族主义者控制的担忧。
2017年3月17日

FT社评:荷兰大选压制极右翼崛起

维尔德斯选举失利是一个令人振奋的迹象,但存在对一场选举过度解读的风险,即将到来的最大考验仍将是未来数周的法国大选。
2017年3月17日

为什么要关心荷兰大选?

为什么所有人会把关注焦点转向荷兰大选?原因是,极右翼民粹政党有可能成为第一大党,壮大欧洲极右派的声势。
2017年3月15日

朱民:全球经济面临三大结构性变局

朱民:全球劳动人口增长下滑,经济越来越“轻”,加上投资长期低迷,这些是影响全球经济的三股结构性力量。
2017年2月28日

马琳•勒庞不再是黑马政治家

哈扎里辛格:法国大选意外频出,在右翼失势、中间派地位不稳、左翼内讧的情况下,唯一的受益者是马琳•勒庞。
2017年2月24日

西方面对威权主义浪潮

拉赫曼:民主化进程似乎已经逆转,一股发端于西方老牌民主国家之外的威权主义浪潮已经蔓延至美国和欧洲。
2017年2月22日

反对民粹主义应注意策略

加内什:自由主义者反对民粹主义时,一定不能矫枉过正。他们不能无视、甚至蔑视选民对安全和身份认同的担忧。
2017年2月9日

法国极右政党领导人勒庞启动总统选战

法国国民阵线主席提出要让法国退出欧元区,对外籍劳动者征税,设立贸易壁垒,以及遏止“不受控制的移民”。
2017年2月6日

法国能否扭转民粹主义浪潮?

斯蒂芬斯:法国大选意义重大。英国退欧,欧盟尚可生存。若勒庞胜选,并带领法国退欧,欧盟就基本寿终正寝了。
2017年2月6日

对民粹主义最好静观其变

加内什:主流的未来不在游行的群众中,而在静观其变的耐心中。等到狂热过去,治理能力将成为宝贵的政治资本。
2017年1月25日

美国贸易逆差归咎于中国?

黄育川:美国的贸易逆差在中国成为出口大国之前就存在很久了,而且巨额贸易逆差对美国来说也是不可避免的。
2017年1月24日

欧洲极右翼政客聚首德国科布伦茨

特朗普的上台给欧洲极右翼政党以极大的鼓舞。这些政党的领导人预期他们将在一场“爱国之春”中轻松地在整个西欧掌权。
2017年1月22日

与FT共进午餐:安格斯•迪顿

2016年是西方政治上发生天翻地覆变化的一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迪顿是解释民粹主义地震的一个最佳人选。
2016年12月30日

波兰:愤怒和分裂的圣诞节

政府限制媒体进入议会采访的举措激起反对党议员“占领”议会,一些反对党人士认为,让执政党完成4年任期不堪设想。
2016年12月30日

西方这座自由主义灯塔在黯淡?

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朱锋认为,喧嚣的2016年,或是后冷战时代的终结点。中国面临机遇期,但更需保持战略定力。
2016年12月29日

民粹风潮给中国的警示:停止偏袒利益集团

盛洪:中国尤其需要警惕民粹主义,因为中国老百姓不能通过投票来影响政治选择,民怨一旦爆发可能更加暴烈。
2016年12月24日

2016:“特朗普语言学”如何改变世界?

利思:在社交媒体的推动和放大下,情绪化、极端化的语言成为主流,向皈依者布道,是为了煽动、而不是启迪。
2016年12月23日

意大利公投:这只天鹅不太黑

夏乐:出人意料的市场反应让意大利“黑天鹅”事件显得成色不足,难道市场已经对频繁出现的“黑天鹅”感到麻木?
2016年12月8日

如何应对民主的困境?

斯图布:民主、市场经济和全球化理应得到捍卫。要生存下来,它们必须适应一场比以往更迅速的全球革命。
2016年11月4日

孤立主义会席卷新兴市场吗?

沈宇青、罗德里格斯:在西方许多国家盛行分裂和孤立主义之时,中国可能成为合作和多边主义的主要倡导者。
2016年9月28日

民主与资本主义的联姻并非理所当然

沃尔夫:自由民主制与全球资本主义的联姻正在面临危机,不加经营会导致公民投票的独裁或富豪统治的崛起。
2016年9月1日

民粹主义为何会盛行?

劳埃德:人们只关注特朗普、勒庞和科尔宾的计划将如何摧毁国家,却忽视了这些民粹主义领袖为何能赢得人心。
2016年8月29日

英国退欧给美国的六点教训

邰蒂:英国退欧公投对美国总统大选最重要的一条教训是:民主是不可预测的,尤其当社会两极分化不断加深时。
2016年8月19日

当前民粹主义浪潮不同于上世纪30年代

罗斯托夫斯基:为何民粹主义在经济较好的英国和波兰盛行,而在经济较差的西班牙和意大利反而没有能够占上风?
2016年8月1日

警惕仇外情绪毁掉英国多元精神

FT社评:英国投票退欧后,仇恨犯罪案件上升,沙文主义言论在网络激增。若任其发展,可能侵蚀英国社会进步。
2016年7月7日

世界难以摆脱“特朗普烙印”

FT专栏作家拉赫曼:特朗普的竞选已经改变了美国和全球政治,而且他会在今后六个月的选战中打下更深的烙印。抵制全球化、民族主义、反穆斯林、反精英和反主流媒体,这些曾经的边缘理念如今已进入政治主流。就算特朗普输掉选举,它们也不会消失。
2016年5月11日

奥地利总理辞职 成难民危机牺牲品

该国选民对大批难民涌入感到恐慌,导致反移民的极右政党自由党支持率大幅飙升
2016年5月10日

从特朗普崛起看香港本土派

艾理堂:香港本土派和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在做着类似的事:把选票投给理念乃至行动都更激进的新鲜政治面孔。两地异军突起的“愤怒草根右翼”都想创造自己的历史。
2016年3月11日

失败者的反击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失败者也是有投票权的,这就是民主的含义,而且也理应如此。如果失败者觉得自己受到了十足的欺骗和羞辱,就会把票投给特朗普、勒庞和法拉奇等民粹主义者。这可能带来灾难性后果。
2016年2月5日
12››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