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腾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腾讯

苍蝇逼疯了大象?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马光远:要么舍弃360,要么卸载QQ——腾讯此举是典型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腾讯不选择以真凭实据证明360是错的,反而挟6亿用户习惯逼对手退却,难道真是“一只苍蝇逼疯了一头大象”?
2010年11月4日

腾讯:打击不良短信可能影响业务

过去15个月里,中国政府对所谓“有害内容”加大了打击力度
2010年3月18日

3Q大战:腾讯与奇虎均遭官方批评

中国工信部称,这两家公司采取不正当竞争行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2010年11月22日

分析:新浪和MSN合作冰火两重天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笨狸:新浪和MSN的这次合作,无论怎么看,都只有新浪获益,而MSN这块苦涩的冰,也许只有等到新浪的微博大棋进入中盘,才有机会跳出来开个天价。
2010年11月12日

腾讯着手改善公司形象

工信部长李毅中称,中国国家领导人希望QQ与360尽快休战
2010年11月12日

3Q之战的中国式和解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经过周末,360与腾讯间的激烈争端似乎在媒体的版面上一夜散尽。在政府强力干预下双方达成的妥协,被媒体形容为一地鸡毛。
2010年11月9日

裁判的缺位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王志安:腾讯和360之间的恶战,无意中将网络时代商业发展和竞争中的一些灰色地带呈现给公众。真正应该思考的是,网络时代的技术发展,消费者权利以及商业竞争的边界究竟在哪里?
2010年11月5日

3Q,围观的媒体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QQ与360的决斗陡然升级,这场你死我活的战斗成为中国几乎所有市场化媒体的焦点所在,包括腾讯新闻的竞争对手新浪、搜狐和网易。
2010年11月5日

战争的本质

FT中文网专栏作家程苓峰:互联网开始了不讲规则、超越底线的战争。这是大治之前的大乱。硝烟中,我和中国互联网业元老傅盛纵谈最近QQ与360的网络大战。
2010年11月4日

营销秀的非意外死亡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笨狸:企鹅罢工了,因为它不想和一个杀毒的玩。最好的流氓软件作者碰上最强悍的地盘抢夺者的战争,过程惨烈而又富有喜感。一场营销秀怎么就变成了生死决?
2010年11月4日

中文互联网的“世界大战”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张山斯:新锐小霸王挑战盖世老太保,这场戏本来还有足够的看点,然而掺杂着商业利益的各种仇恨纷纷涌入,便注定这场战争的意义已经完全不同。
2010年11月4日

网络暗战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易鹏:不合作,是腾讯的昏招么?不兼容,是互联网规则的破坏么?也许腾讯愿意用这样的对抗来警示那些准备学习360的挑衅者。
2010年11月4日

腾讯为何嚣张?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陈杰人:仅有庞大的用户基数,还不足以让腾讯为所欲为,《反垄断法》成为摆设化,中国互联网管理制度缺失,才是腾讯以及与腾讯一样有着高度垄断地位的互联网企业无限嚣张的根本原因。
2010年11月4日

互联网业的一地鸡毛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冀勇庆:腾讯和奇虎的世纪大战,只不过是其他行业屡屡出现的“中国式商战”的又一个典型案例而已。中国的互联网行业跟其他行业并没有什么本质不同,同样充满了不那么阳光的另一面。
2010年11月4日

QQ对决360大事记

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腾讯和最大的互联网安全公司奇虎之间的龙虎斗,被称为“中国互联网史上最激烈的大战”。本文以时间为序,如实还原这场大战的前前后后。
2010年11月4日

谁最喜欢网络社交?

TNS的调查显示,社交网络参与度最高网民排行榜上排名最靠前的10个国家,有4个位于中东和非洲,另外还包括中国、巴西和马来西亚。
2010年10月12日

盛大收购龙之谷 打响游戏市场保卫战

面对来自腾讯的竞争,盛大收购中国2010年度最受欢迎网游“龙之谷”的韩国开发商,意在通过掌握获得新游戏的渠道,捍卫其在中国网游市场16%的份额。
2010年9月10日

谁来挑战腾讯?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笨狸:有内功的都喜欢后发制人,有胜利果实,可出来摘,有地雷陷阱,有别人先趟。腾讯就是个例子。
2010年8月18日

外资线上支付企业面对新规挑战

由于中国在线支付服务新规对有外商投资的服务提供商有所限制,因此可能将迫使包括腾讯、阿里巴巴在内的外资参股企业调整股权结构。
2010年6月22日

腾讯3亿美元投资俄罗斯同行DST

DST在俄罗斯拥有多项人气甚高的网络资产,包括游戏和社交网站
2010年4月13日

腾讯——中国互联网业的明星

腾讯飞速发展的主要原因是它有能力利用庞大的客户群赚钱,而这正是困扰Twitter和Facebook等其它互联网公司的问题。
2010年1月6日

互联网重塑中国商业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程苓峰:中国的互联网业与传统体制没有瓜葛,一降生就和西方资本市场相连,遵照其规则行事,致力于创新。诸如风险投资这样的创新体系、期权这样的激励制度、CEO/CFO/COO的权力制衡安排,都是经由互联网从西方引入中国的。
2009年9月29日
上一页‹‹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