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财政

“死亡税负”:无需再纠结于概念之争

张林:我们希望不再纠结于“死亡税负”概念,从意气之争中摆脱出来,转化为对实际问题和理论问题的严肃讨论。
6天前

中国为什么应当实行轻税制度?

张曙光:不论是绝对税负还是相对税负,中国税制都是一种重税模式,应当明确、迅速、不懈地向轻税模式转型。
2017年1月10日

中国首次将教育经费与儿童居住地挂钩

这将帮助城市承担日益升高的社会成本,但改革也要求地方预算对已登记流动人口承担责任,这可能更使城市限制人口流入。
2016年8月22日

中国推迟退休年龄势在必行

经济学者孙涤:比较主要经济大国状况,中国老龄化情势最为糟糕,抚养比在迅速滑落。逐步推迟劳动力的退休年龄,是改善社会抚养比势在必行的对策。
2016年3月17日

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政经悖论

刘明兴、陶然:中国改革的现实是,一旦经济下行,央行就会在各方压力下一次次放水,各部委也开始加速项目审批。不刺激变成刺激,去杠杆反而变成加杠杆,“调结构”所需的关键领域改革却难以实现有效的突破。原因何在?
2015年1月29日

中国财税改革的真实挑战

中国经济学家华生教授近些年在公共场所频频谈及财税问题,在这篇演讲中,华生系统解析了中国财政体制现存的三大问题,并区别了“新”“旧“两种城市化。他认为未来突破口首先应在于土地财政问题。
2013年1月5日

中国首先需要预算民主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韦森:不管是中国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还是政治体制转型,均要从“预算民主”这个关键点入手,否则讲自由、民主、法治、宪政就是空的。
2011年8月3日

美国财政向右转?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发表了极右自由主义的财政计划——《通往富裕之路》。该计划的真实影响:更重的税负即将到来;未来将纷争不断。
2011年5月9日

中国拟改革主权债发行体制

据悉,中国已重拟主权债合同,以反映对新融资框架的支持
2016年4月11日

中国财政口径隐藏多少秘密?

中共中央党校陈建奇:李克强与楼继伟所谈赤字率差异,揭示中国财政口径差异;“突击花钱”为何常态化?财政口径晦涩难懂,导致预算“内行说不清,外行看不懂”。
2015年3月13日

北京为何不担心经济放缓?

财经分析师张化桥:推出货币和财政刺激并不难,但就像中国官员现在发现的那样,甚至在计划缩减刺激之前,它可能早已停止发挥作用了。
2014年11月17日

读懂中国的财政体制

天则经济研究所张曙光、中国政法大学张弛:财政集中反映政府的意志,中国政府在资源配置上起着决定作用,财政就显得更加重要,也有其特别之处。
2014年5月13日

美财长:10月17日前必须提高债务上限

杰克•卢警告说,否则美国将有史以来首次无法履行全部支付义务
2013年9月26日

欧盟软化紧缩立场

它将允许法国、西班牙、荷兰三国超出预算赤字上限,并推行更广泛的改革
2013年5月29日

美国应走出财政争论

FT华盛顿分社社长卢斯:美国应将注意力从无休无止的财政争论中转出来,关注提高美国经济竞争力、鼓励新资本投资的具体行动。
2013年5月20日

学术观点不应成为紧缩政策的替罪羊

哈佛大学教授、前美国财长萨默斯:把紧缩政策归咎于莱因哈特与罗戈夫是很荒唐的。推行紧缩措施的政客首先做出了自己的政策选择,然后才去四处寻找学术支撑。
2013年5月8日

经济学存在“神奇数字”吗?

FT专栏作家布里坦:人类对神奇数字的徒劳探索永远不会停止,哈佛大学教授罗戈夫和莱因哈特的故事就是这种堂吉诃德式追求的最新一例。
2013年5月8日

美国经济首季增长2.5%

国防支出下滑使经济增幅减少0.6个百分点
2013年4月27日

财税改革的逻辑思考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财税改革是下一轮改革的重点领域。财税改革的关键在于财政收入和支出方面的结构调整,以及财政收支的透明化。
2013年3月21日

中国一些地方政府向钢企提前征税

中国钢铁业利润迅速下滑,但一些缺钱的地方政府仍向部分钢企预缴未来一到两年的税款
2013年2月1日

一味平衡财政赤字有害无益

FT专栏作家布里坦:国家预算在宏观经济层面的目标应当是帮助平衡经济发展,英国财相将国家预算与“有偿付能力的家庭”相比较是大错特错。
2012年11月13日

《预算法》修订为什么重要?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北京暴雨让“看不见”的城市真相裸露;而《预算法》修正,其目标正在于让“看不见的政府”变为“看得见的政府”。
2012年7月24日

中国地方政府拍卖公车补贴财政

从南方的昆明到北方的大同,中国各地方政府都在勒紧裤带,减少公款吃喝,缩减公费旅游次数以及缩小公用车队规模,以缓解经济放缓导致的收入下滑。
2012年6月26日

奥巴马欲与共和党就财税问题妥协

但白宫内部对能否达成一项全面协议深感疑虑
2011年7月8日

盖特纳安抚美国国债投资者

美国财长称,美国将严守财政纪律
2011年4月15日

财政“截流”更需“开源”

FT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欧元区财政整顿很大程度上在于缩减开支,然而,各国政府不应迫于眼前压力牺牲未来。
2010年12月7日

短线观点:欧元为何没有惨跌

欧元目前的人气没有希腊危机期间那么糟糕,汇率跌幅较小看似合理的一个解释是,这一次欧洲银行承受的压力较小。但市场的乐观情绪能维持多久?
2010年11月26日

特里谢:违反财政纪律就不得参与决策

欧洲央行行长提出这项动议,意在加强欧元区国家的公共财政自律性
2010年9月10日

财政“自动稳定器”为何失效?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陈建奇:当公共财政体系完备时,财政收支变化往往能够帮助“熨平”宏观经济波动。但中国政府过多介入生产投资,导致这个调节机制失效。
2010年8月26日

英国新财相公布首份预算案

明年起英国银行业将面临每年约30亿美元的新税收
2010年6月23日

复苏欧洲的必由之路

英国首相卡梅隆和瑞典首相赖因费尔特:要确保欧洲的繁荣与发展,必须控制债务水平、改革金融体系、创造增长条件并抵制保护主义。
2010年6月21日
12››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