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银行

法国财长:银行重新发放固定奖金“太可耻”

要求G20对此采取遏制措施
2009年7月22日

华尔街回归精品银行?

在华尔街一些大银行高利润业务陷入一团糟之际,以提供咨询服务为主的精品银行,似乎硕果累累。今年迄今,它们赚得14%的全球并购收费,份额之高前所未有。
2009年7月20日

让谁来管银行?

FT专栏作家约翰•凯:我们的银行可不是由笨蛋管的,而是由能人经营的。可是,如果这些能人的抱负超出其能力,那是因为其抱负也许超出了所有人的能力。
2009年7月14日

中国各银行为何竞相放贷?

FT驻华记者马利德:中国各银行向外撒钱的方式,说明政府作为银行正式拥有者的持久影响力。中国各银行外资股东的想法,是无关紧要的。
2009年7月13日

Lex专栏:中国放贷量堪忧

中国各银行在今年头5个月发放5.84万亿元人民币新贷款,几乎是去年同期的三倍。高盛预期,鉴于各银行急于提高季度放贷总额,6月份贷款量将再次飙升。
2009年7月9日

世贸总干事:银行纾困可能危及贸易

拉米预计,今年外国直接投资将下降50%
2009年7月6日

应该减少监管

Arcus Research分析师塔斯克:经过“失去的10年”,日本得出的结论是,应该减少监管,扩大股东影响力,建设更强健的市场。欧美当前主流观点与此形成鲜明对照。
2009年6月26日

美国金融监管白皮书的妥协

美国刚发表的金融白皮书中,没有恢复实施双重银行体系的迹象,也没有大规模整合银行业监管机构的痕迹。
2009年6月19日

欧央行:欧元区银行可能再亏2830亿美元

不良贷款已取代证券亏损,日益成为银行亏损主因
2009年6月16日

美十大金融机构获准偿还680亿美元政府纾困资金

引发市场对花旗、美银等其它大银行竞争力的质疑
2009年6月10日

美欧银行压力测试为何不同?(下)

欧洲各国银行面临的问题种类繁多,为其设计压力测试系统也很复杂。若在欧洲强力推行美国式压力测试,很可能行不通。
2009年5月22日

美欧银行压力测试为何不同?(上)

美国和德国对银行压力测试截然不同的看法,突显美国与欧洲之间的政治分歧——而这一次则与如何应对金融危机有关。
2009年5月21日

日本欲打造“全能银行”

利用金融危机提升投资银行业务技能,以参与全球竞争
2009年5月18日

盖特纳:美国金融体系开始愈合

美国财长承诺,将把大银行归还的纾困资金投入小型社区银行
2009年5月14日

为什么不让银行破产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教授马修•理查森、鲁里埃尔•鲁比尼:全球各国政府向金融体系投入数万亿美元,以避免出现系统性风险。但根据“创造性破坏”理论,为保障资本主义机制,应该让无力偿债的银行破产。
2009年5月13日

IMF:欧洲应对银行进行压力测试

称这样才能恢复人们对金融系统的信任

2009年5月13日

中国4月份新增贷款大幅减少

中国政府担心首季放贷过度,导致贷款质量恶化,形成新一轮资产泡沫
2009年5月12日

让问题银行破产

美国堪萨斯城联邦储备银行行长托马斯•赫尼希:受到政府援助的企业应将纳税人地位置于所有股东之上。对于没有生存能力的机构,要允许它们破产。
2009年5月7日

全球银行大幅削减海外贷款

国际清算银行数据显示,金融全球化出现严重倒退
2009年4月30日

美国财长:银行纾困结果“喜忧交错”

盖特纳表示,银行间贷款、企业发行和信贷息差均显示出一些信贷解冻的迹象
2009年4月22日

拯救国际化银行

FT专栏作家约翰•加普:我们在过去一年学到的一个事实是:有些银行的确太大以至于不能倒闭。我们或许尚未发现一个更加令人担忧的事实:即有些银行太大以至于无法挽救。
2009年4月2日

美国财长“劫贫济富”

哥伦比亚大学地球研究所所长萨克斯:盖特纳制定的公私合营投资计划核心是,以远高于市值的价格从商业银行手中购买问题资产,企图把巨额纳税人资金向这些银行转移。
2009年3月31日

分析:股市投资者重新盯上投行

美国清理有毒资产计划出台之后,投资者开始对银行区别对待:认为高盛和摩根士坦利会从中获利,而商业银行将蒙受损失。
2009年3月31日

全球大银行的衰亡与崛起

金融危机爆发后,西方一些大银行不是垮台,就是衰落了。与此同时,中国三大银行在世界银行排名上高居榜首。在一片混乱之中,银行业的重心正在发生构造性转移。
2009年3月27日

英国金融监管机构筹划国际监管方案

为许多国际性的金融监管问题设计可能的应对措施
2009年3月19日

美国即将公布银行不良资产剥离计划

财长盖特纳的公信力面临严峻考验
2009年3月18日

先救银行——然后再毙了银行家

FT专栏作家菲利普•斯蒂芬斯:几周前,我曾建议政府应该“毙了银行家,然后将银行收归国有”。现在这两种观点我都不反悔。不过,接管资不抵债的银行是其中更为紧急的任务。
2009年3月16日

在创新中迷失

21世纪的金融在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在过去20年中,过度的金融创新,改变了市场运作的方式,也摧毁了市场的信心。
2009年3月12日
上一页‹‹123456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