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权威人士”定调L型,经济驶入何方?
FT中文网首席财经评论员徐瑾:权威人士为何再谈宏观经济?这一次定调基准是做减法,意味着未来宏观调控风向可能出现取舍。中国道路的未来出路在于改革端。
中国债市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FT中文网首席财经评论员徐瑾:从表面上来看,中国债市上的违约不过是零星浮现。但从趋势来看,这只是违约潮流的开始,风险正在从中小企业蔓延到国企和央企。
2016年04月11日
债转股之后,超发的货币怎么办?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在中国,十多年前债转股被称为最后的晚餐,如今盛宴再来,看似银行企业双赢,但如何避免多数人为少部分利益集团买单?
2016年03月25日
上海最严楼市调控背后的“资产荒”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上海楼市最严调控政策仍走入行政限制老路。为什么大家还在继续选择一线房地产?本质还是“资产荒”,各类风险坍塌之下,投资人的预期回报最终将面对经济减速的冲击。
2016年03月22日
中国债务红线背后三大隐忧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中国政府本身债务占比不算太高,风险大体可控,但中国债务风险要点在于企业债务,不仅在于其比例甚至速度,更在于其成因。
2016年03月11日
机器赢了,人类输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人机对战无论胜负如何,AlphaGo已经证明了自己;未来充满不确定性,但未必需要末日恐慌。在规则不确定之下如何应对,可能正是人类的优势所在。
2016年03月01日
降准不是印钞,宽松并非原罪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全球印钞者共识或是宽松,海外继续负利率,国内则会加大放松。在保增长和保汇率之间,央行最终需要做出艰难选择。
2016年02月15日
周小川回答了什么与没回答什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周小川最有价值的三句话透露了什么信号?对人民币的乐观情绪能够维持多久?“印钞者”能否稳定市场,最终取决于能否与市场良好互动,引导预期与顺应趋势是央行的两只手。
2016年02月10日
BAT大战:春节红包的洗礼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互联网江湖没有定律,唯一的定律或许就是没有屹立不倒的巨头。在政治教化与BAT红包的双重洗礼之中,我们迎来了新的一年,这几乎可以折射出中国社会最新处境,商业与政治的和谐共谋酿就了新的转型景观。
2016年02月03日
房贷放松下的杠杆之痛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房贷放松为何搅动市场?房地产能否堪当转移杠杆之重任?房地产是中国经济的重要缩影,从中可以一窥债务与杠杆的真实图景。
2016年01月25日
方星海说什么,不如港币重要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比起官员清谈,市场已经释放了足够多信息。港币格局注定其对市场反应更为敏感,堪称矿井中的金丝雀,风吹草动也反映市场对人民币的担心。
2016年01月11日
2016:中国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除了熔断机制,更应反思公共政策制定如何得到有效讨论?链条总是最脆弱的一节破裂,股市风险只是引线,最大风险在于汇率。
2015年12月29日
万科宝能之争:如何做一个体面看客?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宝万之争中场,各路看客热闹上台。抛开 “赵家人”等传说,这是金融资本对产业资本的进一步控制,为何此刻出现杠杆式收购风潮?加杠杆下的中国式资产荒何去何从?
2015年12月18日
万科遭遇野蛮人,一切只是开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宝能系与王石的对峙一触即发,这也是不同企业文化之间的冲撞。我们更期待看到一场透明公正的收购大战,它将改写中国金融史。那么为何此刻出现了杠杆收购热潮?高杠杆下的赌局风险何在?
2015年12月07日
中国转型为何需要诺斯思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多数国际经济学家并不真正了解中国,但诺斯的研究却能指引中国转型。国家为何兴起?暴力如何终结?法治如何到来?从英美再到中国,都脱离不开诺斯的框架。
2015年12月02日
需求端,供给端,还是改革端?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供给经济学骤然走红,它能拯救中国经济吗?如不对以往无效投资进行痛苦清洗,那么不足以解决经济固疾,要点在于改革端。
2015年11月20日
人民币加入SDR:一场事先张扬的爱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人民币需要SDR,SDR也需要人民币。进入SDR更多一份责任,而不是权力。中国回归国际金融体系将是未来趋势,SDR只是预演。
2015年11月04日
“十三五”:神曲中的中国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 “十三五”规划可以看作是“中国梦”的意志在经济领域的体现,即维持中高速增长。目前的首要目标不是统计局数据,而是避免发生金融危机的可能性。回顾历史,中国能够得到什么启示?
2015年10月19日
中国经济没那么差?
中国经济已成全球热点,官方公布三季度GDP6.9%,第四季度能否反弹争议颇多。上海交大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院长张春认为,应该建立有中国制度特征的经济模型。
2015年10月09日
借TPP倒逼中国二次开放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对中国而言,真正的问题并非如何迎头痛击TPP,相反,TPP制度框架可起到珍贵的参照系作用。中国应抛弃冷战思维,以此作为再次改革的动力。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关于《经济人》
徐瑾,“资深”85后,FT中文网财经版块主编、首席财经评论员。经济,希腊语原意为管理家庭事务,中文则引申为经世济民。经济人,是经济学的逻辑起点,也应是其终极关怀。本专栏留心财经事件背后的人与事,立意将经济理论作为普遍常识加以推广。个人微信公号econhomo,近期出版《印钞者》、《凯恩斯的中国聚会》、《中国经济怎么了》等,《凯恩斯的中国聚会》入选“2015最受金融人喜爱的十本财经书籍”。

1/2

十大热门文章

一天
一周
一月
视频
更多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