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瑾经济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中国步入降息周期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降息标志着中国政策转折点的到来。贷款潜在收益下滑或令银行放贷意愿降低,结果可能与政策初衷相悖,因此降息的自然延伸是降准。
2014年11月22日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能走多远?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中国马歇尔计划要义在于复制中国模式,同时消化过剩产能及实现人民币国际化。一石二鸟的设想中,阿喀琉斯之踵在于投资回报率无保障。
2014年11月6日

法治
依法治国的经济视角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四中全会再谈依法治国,回归宪法不乏亮点,从法制到法治却仍在路上。经济学视角如何看法治?个人产权是法治基础,市场经济就是法治经济。
2014年10月29日

房贷
中国楼市调控转向背后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房贷放松及地方债务收紧,不仅关乎楼市变化,更代表中国经济政策的基调变化;楼市或中国,纸面与现实总是存在着巨大的空白。
2014年10月14日

马云
首富马云冒犯了谁?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马云成功属于小概率,但并非偶然。受人尊重和成为富豪在中国确实不是一件事,成功并不总能自证,更大的权力也意味着更大的担当甚至忍耐。
2014年9月26日

李克强的改革与创新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李克强将创新的定义从技术扩展到机制,称中国改革历程为一场宏大创新。按民间意愿来定义政府“权力清单”,改革把握将增大许多。
2014年9月11日

文明
中国新常态:走出GDP迷思?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中国经济第一”会重复日本被“捧杀”的遭遇吗?习近平的“新常态”应如何解读?一个多元化的世界本身就意味着对于经济低增长的高容忍度,而东西文明最终的关系,或许是共生互补,而非你死我活。
2014年8月18日

张维迎
张维迎林毅夫在争论什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张林之争与其说是学术之争,不如说是观念之争。公共议题更重要的是常识维度,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在中国情景下该如何解读,值得思考。
2014年7月18日

杨小凯
杨小凯:经济学家抑或思想家?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今天是杨小凯逝世十周年。作为思想者的杨小凯与作为经济学家的杨小凯,学术与思想如何取舍定位?“中国向何处去”的追问,仍在追求共识之中。
2014年7月7日

从存贷比调整看金融监管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存贷比调整的改革意义大于经济效果,可谓“挤牙膏”式微刺激的跟进。比起存贷比调整甚至存废,更值得思考的是金融监管的“可为”与“不可为”。
2014年7月2日

降准、微刺激,改革呢?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李克强的经济目标从年初“7.5%左右”到“7.5%”,中间发生了什么变化?对未来经济走势的判断,首先要厘清三点误会,放松是为了给改革留出时间。
2014年6月25日

皮凯蒂错在哪里?

F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皮凯蒂在合适的时间提出合适的问题,但数据、理论抑或出路,他可能都犯了些错误。比起财富的不平等,权利的不平等更为普遍隐蔽。
2014年6月6日

腐败
窖藏现金与贪官经济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亿元司长”引发官员窖藏现金与通胀关系的大讨论,更值得关注的是腐败对社会人心的侵蚀,如果人心涣散,社会也最终趋于溃败。
2014年5月23日

中国经济第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真实世界比黑板经济学更复杂,基于购买力平价的结论需审慎对待,“中国经济第一”头衔含金量显然不足。中国经济正迈向巅峰,但登顶不在此刻。实力的提升也意味着责任提升。
2014年5月7日

李克强
“微刺激”与“挤牙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中国经济下滑已成趋势,“微刺激”后,政策何去何从?比起通过短期政策熨平短期宏观波动,中国政府更应该尊重经济本身的运行规律。
2014年4月17日

中国必须打破产能过剩怪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产能过剩的根源,在于地方政府的经济增长冲动。中国必须一方面允许甚至鼓励有序破产,另一方面进一步约束地方政府对经济的介入。
2014年3月27日

中国财税改革三大难点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中国未来财税体制改革涉及税收、预算及划分中央地方的管理支出责任。纳税人缺位,是财税体制不可忽视的弊端之一。
2014年3月24日

“改革”的改革

FT中文网财经版块主编徐瑾:改革方向已在中共“决定”中写得明晰,但中外政商精英仍讨论“改革”的原因在于,如今“分蛋糕”的存量改革,不仅是经济问题,更是政治问题。
2014年3月22日

房价
中国房地产违约冲击波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如中国经济出现系统性违约风险,必然不是类似超日债的局部领域,而是关联银行信贷的重大领域。决定房地产市场命运的两个重要因素都在变化。
2014年3月20日

“7.5%”与“李克强经济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7.5%的目标意味着中国仍在延续稳增长思路,这显然是在就业等压力下的平衡之举。面对这个目标,以不刺激、去杠杆为特征的“李克强经济学”能否延续?
2014年3月6日

房价
人民币迷局与楼市拐点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人民币升值曾是房地产泡沫坚挺的大背景,近日有所变化。楼市步入十字路口,不仅长期人口周期与短期涨跌周期重叠,也与宏观经济的转向纠结。
2014年2月27日

信托
信托危机背后的银行危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一种形象说法是,中国信托业只不过是在银行碍于监管不便出面时替银行打工的小弟。比起信托业风险,更值得警惕的是暗藏其下的银行业风险。
2014年2月13日

2014:中国经济黑天鹅 ?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2014年的难题在于转型的被动进行,过去主动降低增长的筹码所剩无几,债务问题仍可能成为中国经济黑天鹅。真实利率的走高揭示可能而来的雪崩,今年投资者更该系好安全带。
2014年1月14日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真问题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经济下行、产能过剩、债务上升看似独立,恰是中国经济症结的三位一体:依赖投资的经济模式面临瓶颈,而过度投资在实体层面表现为过剩产能,在金融层面则表现为债务问题。
2013年12月16日
|‹上一页‹‹4567891011121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