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瑾经济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十三五”:神曲中的中国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 “十三五”规划可以看作是“中国梦”的意志在经济领域的体现,即维持中高速增长。目前的首要目标不是统计局数据,而是避免发生金融危机的可能性。回顾历史,中国能够得到什么启示?
2015年11月4日

中国经济没那么差?

中国经济已成全球热点,官方公布三季度GDP6.9%,第四季度能否反弹争议颇多。上海交大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院长张春认为,应该建立有中国制度特征的经济模型。
2015年10月19日

借TPP倒逼中国二次开放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对中国而言,真正的问题并非如何迎头痛击TPP,相反,TPP制度框架可起到珍贵的参照系作用。中国应抛弃冷战思维,以此作为再次改革的动力。
2015年10月9日

人民币保卫战:量与价的双重博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未来人民币保卫战,将陷入价与量的纠结与博弈。汇率为地,储备为兵,兵在则地在,兵亡则地失,人民币最终对赌的是人心与基本面。
2015年9月30日

中国总理的达沃斯叙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李克强达沃斯演讲有何信息量?鼓励创新能否挽救中国经济?监管者喊话鼓励信心是高难度策略。中国的应急计划,只有更多公开讨论之后,才有可能形成与完善。
2015年9月10日

人民币贬值三重冲击波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在全球资本回潮加剧的状态下,人民币贬值将是大事件。中国央行必须不仅考虑政策的第一层次影响,还必须考虑其产生的第二冲击波,甚至第三冲击波。人民币汇率也存在类似高估泡沫,央行对此采取行动十分有必要,但前车之鉴不远,央行也必须充分意识到其中的风险,做好万全应对。
2015年8月12日

中国人为何关注FT出售交易?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FT被日经收购在中国引发诸多关注,这其实映射中国媒体转型的集体焦虑。严肃新闻是否还有未来?谁将在变化中获得终极反脆弱性?
2015年7月27日

互联网金融搅拌中国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互联网金融指导意见意味着行业洗牌来临。互联网与资本的结合,带来了空前的想象空间与创造热情,也彻底搅拌社会生态和各个阶层,这是中国的沸腾年代。
2015年7月22日

中国股灾会影响实体经济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股市暴涨暴跌与实体经济的症结都在于杠杆,未来中国去杠杆之路是日本道路还是韩国道路?信息没有充分暴露之前,贸然断言乐观或带来误导。
2015年7月16日

中国应为金融冲击未雨绸缪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世界目光聚焦希腊之际,中国A股却在数周之内由牛转熊,蒸发财富超过十倍希腊GDP。如今,人们注意力转向A股救市之际,海外人民币汇率以及大宗商品市场已经起了变化。这意味着什么?
2015年7月8日

强力救市?还是末日清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任由股市下挫必然股灾深重,强力托市则可能酿成更大的泡沫。这次中国关于是否救市的大讨论,不啻于一次关于如何防范和挽救经济危机的预演,而中国股市与中国经济的核心症结可谓神似。
2015年7月6日

中国股市:中国人的造富之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暴跌是行情转折的开始还是短暂回调?对投资者而言,酒过三巡离场固然可惜,但贪杯到音乐停止之后则很危险。
2015年5月29日

中国经济学的痛点:学术,还是思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旧的经济理论能否应对新的经济形势,中国经济学的痛点与难点在于国际国内双重转折。中国经济学能否中国化?民国经济学家何廉的探索有何启示?未来经济学的“去魅”难以避免。
2015年9月21日

取消存贷比:变与不变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取消存贷比利好银行,但不会根本改变现有融资格局。银行冒险结果往往都是全社会承担,这是比股市泡沫更令人担忧的隐性炸弹。
2015年6月25日

汇丰归来:环球网络的本地麻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汇丰表示做“中国的国际银行”,业务重心重返亚洲,汇丰总部是否再度搬回香港?回顾历史与现实,汇丰应该重新思考,对自身最有利的资源在哪里。
2015年6月11日

中国地方债置换:不是QE,胜似QE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地方债是财政改革核心,也被视为最大金融隐患,缘何置换方案如此低调?“谁家的孩子谁抱走”并非市场化,不罚“坏孩子”,谁来约束乱花钱之手?
2015年5月14日

楼继伟式悲观与中等收入陷阱焦虑症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中等收入陷阱如“新常态”等话语,代表了中国转型期的集体焦虑,未来中国面临着刘易斯拐点、人口拐点、债务周期三者的结合。
2015年5月6日

中国风险:沉默通缩甚于喧嚣通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探究中国经济治乱循环背后,少不了货币的这一关键线索;公众对通膨和通缩反应截然不同,理解也存在偏差。
2015年4月20日

亚投行背后的中国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亚投行为何如此火?答案在经济之外。赢得更多国际话语权将是中国的下一步目标,如果以平和对话而非激烈冲突的模式达成,那么结果将是多赢。
2015年3月24日

存准金应该一降再降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降准不意外,意外在于时间及力度,这表示经济形势比预期差,央行有能力掌控人民币走势。最终中国不得不完成利率市场化这一艰难跨越。
2015年2月5日
徐瑾,FT中文网财经版块主编、首席财经评论员; 东京大学访问学者,经济人读书会创始人。 经济,希腊语原意为管理家庭事务,中文则引申为经世济民。 经济人,是经济学的逻辑起点,也应是其终极关怀。 本专栏留心财经事件背后的人与事, 立意将经济理论作为普遍常识加以推广。 徐瑾亦为得到《徐瑾•经济学大师30讲》与微信公号《徐瑾经济人》主理人。 近期出版《白银帝国》、《印钞者》等多部著作,入选“Kindle 上最值得读的 100 本书”、“最受金融人喜爱的十本财经书籍”、百道好书榜等;部分作品输出海外,其中《白银帝国》即将又耶鲁大学出版社推出英文版。
|‹上一页‹‹34567891011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