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会员,论坛门票领取倒计时
付费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互联网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互联网

谷歌擢升佩奇为首席执行官

谷歌终结了长达10年的“三人执政”的最高层管理架构,首次清晰任命一把手
2011年1月21日

谷歌:我们的中国营收还在增长

谷歌大中华区业务副总裁刘允在接受FT专访时,首次谈及将内地搜索业务移至香港带来的商业上的后果。他对在华业务表示乐观,但拒绝透露此举对市场份额的侵蚀。
2010年12月7日

避风港里的波浪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百度“道歉”后中国媒体发表的评论和报道,肯定不能令李彦宏满意,至少在媒体上,百度仍然以一个“负面形象”出现在被告席上。
2011年3月28日

互联网复杂性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环球时报》发表社评:“互联网、特别是微博也提供了传播谣言、召集非法街头政治的方便渠道,这些对中国的社会稳定构成直接的扰乱。”
2011年3月25日

FT社评:中国的网络自由

谷歌指责中国政府干扰了它在中国境内的电子邮件服务。这反映出中国政府对待互联网的态度:既醉心于它的经济潜力,又担心它的政治后果。
2011年3月23日

微博争霸战

中国的微博蓬勃发展,势将改变中国互联网行业的格局。搜狐的张朝阳表示,微博战已经打响。新浪的曹国伟则表示,当前重点不是赚钱,而是在竞争中领先。
2011年3月16日

分析:具有中国特色的互联网创新

对于中国互联网创新的说法,许多西方互联网企业高管不以为然。然而,中国门户网站新浪微博的发展,或许会改变他们的看法。
2011年3月16日

明星政客“新武器”:名誉澄清网站

明星和政客可以每年支付1000美元,在企业家邓永锵爵士新近创办的ICorrect.com上,就他们认为在媒体和网上流传的有关自己的不实信息做出回应。
2011年3月10日

新浪股价“野心太大”

新浪去年第四季度亏损达到1亿美元。尽管它正大力拓展其目前占据市场领先优势的微博服务,期望这块业务能在今年第二季度开始盈利,但其目前的估值显然过高。
2011年3月3日

优酷上市后首份财报不及预期

去年四季度净亏损3770万元人民币,该公司股价随即大幅跳水
2011年3月2日

Lex专栏:优酷凭什么那么贵

优酷并不赚钱,管理层也不肯说明何时能够实现盈利,但投资者似乎对此毫不在乎。按2013年预期盈利计算,优酷的市盈率高达173倍,比谷歌贵出13倍。
2011年3月2日

网络营销瞄准中国4.6亿网民

麦肯锡最新报告预测,中国网民数到2015年将激增至7.5亿人。在这个庞大人群中,由收入较高的专业人士和企业高管组成的“中度用户”是网络营销最看好的目标。
2011年2月25日

中国网上行动号召定期集会

活动领导者在网上号召每周末在十几个城市举行示威活动
2011年2月24日

中国微博培育“围观力量”

周末在中国互联网上传递的抗议号召,将中国正在成型的网上公共空间中的一个的核心现象——大量的围观群众——成功复制到了现实世界之中。
2011年2月23日

互联网不会让世界更平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十年前,许多专家希望互联网将创造一个更平、更平等的世界。然而,互联网是否可能只会创造新的不平等性?
2011年1月19日

中国网络监管酝酿变局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信海光:3Q大战最终靠行政之手化解,而中国工信部也通过颁行新法规强力介入到互联网市场监管,互联网管理正从信息内容延伸到企业竞争领域。
2011年1月18日

中国拟规范互联网企业竞争

规定草案称,互联网公司不得妨碍客户使用竞争对手服务,不得擅自更改用户电脑设置
2011年1月17日

中国国新办主任:网络文化环境明显改善

截至11月,中国清理文字、图片、视频等各类低俗信息3.5亿条
2010年12月31日

Lex专栏:Twitter估值为何如此之高

Twitter尚未实现盈利,但估值已达37亿美元,谷歌高价收购Gruopon未果,均显示了互联网市场豪气再起,盲目逐涨愈演愈烈,很可能导致大规模的现金浪费。
2010年12月17日

中国“网购热”持续升温

从阿玛尼到吉利汽车,各类品牌纷纷针对中国消费者开设网店,将使今年中国网络零售额比去年增长一倍。分析师认为,随着中国人网龄的增长,这一市场蕴藏巨大潜力。
2010年12月9日

优酷网美国上市募得2.03亿美元

投资者认为,营收正在激增的中国在线视频类网站具有巨大潜力
2010年12月9日

“水军”中国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信海光:公关公司纷纷主动认领一些网络事件,其目的无非是想打出知名度。但还没有任何一个有巨大影响力的网络事件能被足够证据证明是“网络水军”所为。
2010年12月6日

社交网络改变中国互联网生态

随着腾讯、新浪等门户网站敞开大门,欢迎第三方应用程序与网站“加入派对”,中国互联网企业的盈利模式正在悄悄地发生变化——从付费服务向线上广告延展。
2010年11月30日

谷歌在华搜索营收份额继续下滑

谷歌中国终止了为其服务4年的7家广告分销公司的合同,引发强烈抗议
2010年10月20日

调查:中国人与中东人最爱上网

突显在线营销商在亚洲拥有大量的机遇
2010年10月11日

分析:直通中南海?

中国共产党开辟了一个网络留言板,民众可以在这里给高层政治领导人留言,这是中国共产党将宣传工作与互联网时代的公关技巧相结合的最新尝试。
2010年9月14日

Lex专栏:技术与主权之争

谷歌离开了中国。黑莓可能不得不屈服于一些海湾国家的安全要求。曾被视作全球化代言人的大型科技公司遭遇到了主权政府,而后者仍旧比前者强大。
2010年8月23日

谁来挑战腾讯?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笨狸:有内功的都喜欢后发制人,有胜利果实,可出来摘,有地雷陷阱,有别人先趟。腾讯就是个例子。
2010年8月18日

FT社评:宽带之争

关于“网络中立原则”的一场长期争论,因为谷歌和Verizon达成的一笔交易而更加引人瞩目。这场争论将影响各国的互联网政策,甚至影响未来的互联网运作方式。
2010年8月10日

谷歌中国执照获延期

得以保留google.cn网站,短时间内不再面对被彻底逐出中国市场的威胁
2010年7月9日

ICP对谷歌的意义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谷歌希望通过中国的ICP年检,保全两个珍贵的域名,既不损伤中国内地的广告等主要业务,还不违背“拒绝内容审查”的承诺。
2010年7月8日
|‹上一页‹‹56789101112131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