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央行

低利率常态化:货币问题还是财政问题?

吴金铎:负利率合理之处何在?负利率政策和负国债收益率是货币问题还是财政问题?美国日本德国及瑞士低/负国债收益率反映什么问题?
2019年9月10日

各国央行陷入无望的货币战争

沙阿:10年前各国央行开始采取非常规货币政策,结果使得它们在下一轮衰退来临时只能暗中利用利率来针对货币做文章。
2019年9月5日

央行如何应对下一场衰退?

希尔德布兰德:贸易战是否又是一个历史性错误有待时间证明。但可以肯定,政策制定者已没有过去那种应对衰退的弹药。
2019年9月4日

央行改革LPR机制意味着什么?

张明、郭子睿:LPR报价改革可能只是利率市场化的过渡性选择,而非最终模式。未来更需要商业银行提升定价能力及监管指标考核体系的调整。
2019年8月20日

投资者预期各国会实施新一轮经济刺激

各国央行已开始采取行动应对正在酝酿的经济风暴,但由于许多国家的利率达到或接近历史低点,它们的选择严重受限。
2019年8月19日

人民币汇率波动可能影响亚洲其他货币

中国央行实行了更严格的资本管治,人民币“破7”可能不会造成人民币大幅贬值,而是给亚洲其他货币带来巨大压力。
2019年8月8日

央行应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

朗多:在数字化大大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之际,现金正在被淘汰,央行应该推出“央行数字货币”来取代它。
2019年7月3日

货币不紧,经济不兴

胡月晓:在既有的政策框架下,欧美货币当局都面临通胀过低的问题,继续走下去就不得不面临两个选择:是推高通胀预期?还是再扩大货币宽松?
2019年6月26日

Facebook数字货币Libra:能否改写金融史?

徐瑾:Libra已成为金融圈最热的词,反响不一;Libra的探索,如何加以重视都不为过。货币的问题太复杂,个体的智力与理性难以谋划。
2019年6月24日

包商被接管:去杠杆仍在“中局”

周浩:去杠杆、防风险和保增长这几个看似矛盾的选项,再一次成为选择题。包商银行是大胆也谨慎的新一步,也是金融去杠杆的延续。
2019年6月19日

“利率并轨”的务实选择

程实、钱智俊:渐行渐近的“利率并轨”,是采用以货币市场利率为基准的“成熟模式”,还是以LPR为基准的“初级模式”?
2019年5月30日

中国经济如何应对外部冲击?

徐瑾:出口对中国经济结构意味着什么?人民币的基础是什么?稳定而不激进的政策,将是未来的要点。
2019年5月14日

低通胀世界是如何“炼成的”?

沃尔夫:当今世界以超低实际和名义利率为特点,实际上,早在金融危机之前,实际利率就在下降,世界处于总需求结构性疲弱的“长期停滞”。
2019年5月9日

2019全球经济的三大灰犀牛

沈建光:全球经济面临治理结构变革、政治极端化、宗教文化冲突加剧挑战,值得警惕;中美双方多维度的大国博弈,将是未来的新常态。
2019年5月8日

各国央行正视气候变化挑战

邰蒂:两年前,英国央行携手法国和中国同行,创建央行与监管机构绿色金融网络。该网络对世界的影响将远超任何环保抗议活动。
2019年4月30日

降准:有人看力度,有人看效果

周浩:逆周期调控的思路下,降准是通过增加资金供给,迫使商业银行为资金寻找资产;眼下降准与否之争,已经超越了流动性是否充裕本身。
2019年4月3日

降准:有人看力度,有人看效果

周浩:逆周期调控的思路下,降准是通过增加资金供给,迫使商业银行为资金寻找资产;眼下降准与否之争,已经超越了流动性是否充裕本身。
2019年4月3日

中国央行报警 要求追查假新闻

一些社交媒体用户发布貌似新华社报道的截图,宣布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但中国央行很快辟谣,并请警方调查这则编造的报道。
2019年4月3日

增长担忧促使全球投资者买入债券

全球债券市场周三加速上涨。新西兰央行对经济增长做出悲观预测,同时交易员们更加相信美联储今年将开始降息。
2019年3月28日

后德拉吉时代的欧洲央行

在欧洲央行行长将要卸任之际,人们在感谢这位意大利人拯救欧元的同时,也担心他的继任者会不会有足够弹药来应对经济放缓。
2019年3月25日

货币政策已走到尽头

沃尔夫:低利率使预算赤字更可持续。这意味着就应对长期停滞而言,财政刺激是比货币政策措施靠谱得多的工具。
2019年3月15日

中国央行不再“冷淡”

周浩:与以往明显不同,中国央行变得越来越主动;市场对于中国央行的刻板印象,是时候做一些改变了。
2019年3月13日

天量信贷:无力和努力

周浩:1月“天量信贷”引争议,经济即将反弹还是信贷传导不力?贸然将眼下与历史来做对比,往往会刻舟求剑。
2019年2月26日

央行何时开启降息窗口?

刘利刚:人民币及资本管制将使中国获得更高货币政策独立性。除非PPI通缩且经济放缓超预期,否则央行不会将稳健货币政策态势改为宽松。
2019年2月13日

从“自然利率”到“实际利率”

韦森:货币理论是经济学中最艰深部分,货币制度也是市场经济运行轴心;要“实际利率”围绕“自然利率”制定政策,对中国来说还很遥远。
2019年2月11日

中国货币政策新取向:跃过“负债”端

周浩:中国货币政策已经出现了新的取向:央行更多考虑对银行资产端进行定向支持,如果见效,信用宽松将成为本轮货币政策宽松的最显著特征。
2019年2月2日

美联储应该抓住区块链的机遇

普拉萨德:美联储应该接受区块链这种新的金融技术来加强公众对其的信任,并利用它来提高金融市场的效率和稳定性。
2019年1月3日

央行和政界应各司其职

哈福德:金融危机后,央行行长开始手握更大权力,同时也背上更大的骂名。事实上,政治人士不应把责任转嫁给央行。
2018年12月17日

全球应该进行财政政策合作

布恩:如果各国能够协调一致地采取刺激措施,那么,各国就都能在承担较小财政压力的情况下收获更大的好处。
2018年12月13日

莫迪应学会与央行合作共处

加普:如果莫迪政府靠削弱印度央行的独立性来支持鲁莽的金融机构,可能有利于明年的选举,却不利于印度的未来。
2018年11月29日

IMF敦促各国央行发行电子货币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表示,各国央行应该认真考虑发行数字货币,以“填补现金使用量下降留下的空白”。
2018年11月15日
123456789››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