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私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隐私

欧盟承认实施GDPR有难度

官方报告透露,生效已两年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被证明难以实施,而且给中小企业和那些开发新技术的企业带来特别沉重的负担。
2020年6月24日

人脸识别的雷池之界

许可:在数字化社会,人脸信息一旦被搜集就可能被永远保存。随着时间流逝和信息控制者更迭,这些人脸信息被泄露、滥用的风险不可避免。
2020年6月23日

Lex专栏:“科技抵制”正在重启

美国科技巨头再度成为被批评的对象。与其期待全面的反垄断立法,不如预计会有更多罚单、更多自愿的企业行动以及更多游说。
2020年6月15日

我们该把健康数据交给谷歌吗?

谷歌有意彻底改变医疗保健行业,海量数据使这家搜索巨擘处于独特的有利地位,但它将需要说服患者交出一些最敏感的个人信息。
2020年5月25日

企业加强网络安全保护以防内部泄密

随着大量员工在家办公,而且解雇潮引发一些员工的不满,企业正在加强防范,用“老大哥”式的监控工具防止数据泄露或盗窃。
2020年5月21日

私营部门竞相开发应用来追踪员工

为了监控新型冠状病毒在工作场所的蔓延,创造安全的复工环境,许多公司正在竞相开发自己的监控工具,强制员工使用。
2020年4月27日

睁开的“全知之眼”:疫情中的隐私保护

李军:“隐私保护”与“透明管理”之间的拉锯战将长期存在。现在透明管理在病毒大流行的背景中赢了这一局,但显然并不会是比赛的结束。
2020年3月31日

印度个人数据保护法案引发广泛担忧

印度拟议中的首份个人数据保护法案为当局获取印度公民的个人数据规定了广泛的豁免,引发了广泛的担忧和批评。
2020年3月12日

危机时刻的公共利益与个人隐私

胡泳:新冠肺炎中,公共卫生监控对隐私权的侵犯可谓触目惊心。公共利益与个人隐私的平衡在世界范围内都是悬而未决的重大问题,但有三个原则应当遵循。
2020年3月5日

科技巨头不应寻求扮演政府角色

沙克:大型科技公司应对自己治理的领域负责,而不是扮演政府。它们应依据法治和民主原则确立使用条款和标准,并允许独立审查。
2020年2月27日

人死后社交媒体账户怎么处理?

科技使人在死后以新形式继续存在。如何处理死后在网上留下的大量个人信息以及基因记录,目前没有一致的规则。
2020年2月18日

大规模流行病中的个人信息保护

胡泳:疫情之下,“联防联控、群防群治”被作为一种有效的防御举措,还在各地普遍实施之中,但这种“严防”不能以损害个人信息权为代价。
2020年2月10日

数字主权应该属于人民

桑希尔:欧洲政治人士最近抱怨美国科技公司夺走“数字主权”,其实他们应该重塑数据经济的规则,贯彻“通过设计来保障隐私”的原则。
2020年1月19日

数据反垄断,难在哪里?

杨建辉:数据技术发展、数据种类众多、数据迭代迅速等原因,将使得界定数据相关市场成为非常困难的一件事。
2020年1月17日

2019年世界数据治理十大事件回顾

许可:从美欧到中国,从立法到执法,全球数据治理格局呈现出“不变中的变化”与“变化中的不变”。
2020年1月15日

TikTok面对保护青少年用户的难题

TikTok正在将内容审核工作下放给各个地方的当地团队,此前,它曾被怀疑按照中国政府的指导原则审查用户内容。
2019年12月30日

数据保护2019:野蛮掘金时代的结束

李军:2019年是个人数据隐私保护持续推进中承上启下的一年:2018年GDPR启用,2020年CCPA生效。针对个人数据野蛮掘金的时代已经结束。
2019年12月13日

调查显示中国用户高度担忧面部识别

一项调查显示,虽然用户表示面部识别技术便利了生活,但约80%的受访者担心个人信息泄露,并将此视为首要担忧。
2019年12月6日

如何保护我们的个人数据?

福鲁哈尔:对数据的收集、分析和“圈地”正在从搜索、电子商务和社交媒体扩张到经济的其他各个领域,个人数据保护刻不容缓。
2019年11月25日

网络安全与跨境旅客隐私保护

从社交媒体审查到生物特征识别,各国政府不断收紧的安检措施引发越来越多关于隐私和安全的担忧。
2019年11月18日

谨慎分享你的生物识别数据

作为享受便利的交换条件,消费者爽快提供并允许企业处理自己的独特生物识别数据,这令人担忧安全和数据保护。
2019年11月7日

科技巨头之变:从乌托邦到反乌托邦

福鲁哈尔:硅谷公司已经从满怀激情的创新者变为了监控资本家,但目前正在出现的三个变化将影响这些巨头以及我们所有人。
2019年11月6日

古老仪式帮助我们适应数字时代

邰蒂:面对人生的重大过渡,你会琢磨如何标记“阈限时刻”。但在国家面临过渡(比如英国退欧)之际,如何构建更广泛的“成年仪式”?
2019年9月18日

为什么我们必须保存“互联网古董”?

布拉德肖:虽然大多数人都不希望自己的信息被记录存档,但是对历史和后代而言,我们与互联网的互动具有长久价值。
2019年9月16日

应该暂停使用人脸识别技术

坎德:对于人脸识别,不仅应该辩论什么是合法的,还应该辩论什么是道德的。为了进行这种对话,应该暂停进一步部署这类技术。
2019年9月12日

谷歌被指秘密向广告商输送个人数据

提交给监管机构的新证据显示,谷歌秘密使用隐藏网页将用户个人数据提供给广告商,这违背了其自己的政策。
2019年9月5日

Facebook暂停对语音信息进行“人工审查”

Facebook表示,其音频审查只是为了帮助改进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产品,但在一周多前已暂停这种操作。
2019年8月14日

该不该与Apple Watch分享个人数据?

加普:如果生命和健康监测市场走上信用评分和行为广告的老路,那将是一场悲剧。数据越个人化,风险就越大。
2019年8月6日

Facebook50亿美元的教训

许可:从2018年起,“科技抵制”潮流逐渐取代了对数字经济的乐观主义和乌托邦想象,Facebook的重罚不过是其中浪花一朵。
2019年8月6日

FT社评:约束大型科技公司不能只靠罚款

要让大数据公司对隐私更加敏感,就必须改变它们与数据的关系。实现这一点,需要远远超出罚款的措施和制裁。
2019年7月23日

GDPR推行一周年 亟需改革

希沃:GDPR生效一年后,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该法规存在缺陷并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后果,正在对企业、消费者和创新造成损害。
2019年7月4日
1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