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度报告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如何拯救资本主义

沃尔夫:面对自由民主国家当今的种种问题,需要做的是以前做过的事情:改革资本主义。具体而言,可以从五个政策领域着手。
9小时前

华为舆论风暴的小天气与大气候

刘远举:更高强度、更长的工作时间让中资企业在市场中形成一种不对称的竞争优势,这种不对称的竞争力是否可持续?
9小时前

2020年:中国经济需要“保6”吗?

沈建光:明年不应“保6”,原因在于中国已经采取刺激措施,但效果不佳;外部环境仍存较大不确定性;过去强刺激措施留下诸多后遗症。
1天前

孟晚舟事件一周年:从“996”到“251”

刘裘蒂:在中国的“工程师红利”背后,“996”文化是否有相应的报酬来撑?“996”的代价是否还包括“251”的危险?
2天前

历史对当今美中博弈的启发

沃尔夫:目前最大的地缘政治事件就是美中摩擦,它结合了过去120年中3个冲突时代的特征,我们可以从中学到很多东西。
3天前

WTO改革2019新进展(上篇)

卢锋:去年各方注重讨论WTO改革原则,今年议题更为具体。美国率先出牌,中国系统表态,发展中国家频频发声。
3天前

FT年度报告:中国股市的巨大机遇

中国股市今年表现不俗,明年仍有巨大的上涨机遇,主要原因包括中国的金融市场改革和全球指数提供商对A股的扩容。
4天前

“印钞”式宽松能否救经济?

徐瑾:降准效果不会很大,印钞有效的前提,在于经济自身的活力。基建与减税的选择题,则考验政府的改革意志。
2019年1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