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IMF

拉加德呼吁尽快明确英国退欧事宜

IMF总裁拉加德呼吁英国和欧盟迅速行动,平息英国脱欧投票造成的不确定性。德国总理默克尔称,不会催促英国立即退欧。
2016年6月27日

IMF警告美国经济面临四大阻力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称,美国面临各种经济“逆风”和“有害”趋势,中产阶级的不断萎缩,或将长期削弱其增长势头。
2016年6月23日

IMF敦促日本把安倍经济学三支箭“再射一遍”

IMF二号人物表示,如果这么做在政治上不可行,为了维持政策的可信性,日本政府需要承认要花更长时间才能实现通胀目标。
2016年6月21日

IMF严厉警告中国债务风险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中国不断攀升的债务负担风险发出了迄今最严厉的警告,敦促中国采取力度更大的举措限制信贷增长,并让国有企业服从市场规律的约束。
2016年6月15日

IMF就中国企业债务问题发出警告

IMF二号人物利普顿警告,中国企业债务仍是一个严重且不断恶化的问题,须立即加以解决
2016年6月12日

FT社评:IMF不该批评新自由主义

IMF近期文章称“一些新自由主义政策没有促进增长,而是加大了不平等,从而危及经济的可持续扩张”。这种批评非常危险,并且偏离重点。
2016年5月31日

IMF敦促伊朗推行经济改革

访问伊朗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一副总裁利普顿还呼吁该国打击洗钱和恐怖融资
2016年5月18日

IMF:中国债务问题需更全面解决方案

IMF专家表示,只搞债转股和不良贷款证券化而不解决根本性问题,事实上会使问题恶化
2016年4月27日

IMF官员:应警惕“新平庸”增长

IMF发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勾勒出增长放缓、大宗商品价格低迷等一系列风险,但IMF官员认为金融危机不会重演,需要警惕的是新平庸增长。
2016年4月15日

IMF:各国公共财政恶化影响全球复苏

警告新兴经济体面临“艰巨政策调整”的同时,赞扬了中国为稳定经济而出台的财政政策
2016年4月14日

IMF下调2016年全球增长预测至3.2%

但IMF调高今年中国增长预测至6.5%,原因是中国政府出台短期刺激措施
2016年4月13日

美财长呼吁IMF对汇率操纵国更强硬

杰克•卢称IMF应提升成员国经济数据的透明度,特别是在外汇储备方面
2016年4月12日

数据:全球经济复苏可能“停滞”

市场普遍预期,IMF将再次下调2016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测
2016年4月11日

拉加德敦促推行改革以提振增长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称,全球增长依然过于缓慢、过于疲弱
2016年4月6日

IMF警告:“世界经济脱轨风险”正在加剧

IMF二号人物利普顿称,过去一年全球资本及贸易流动骤减令人不安
2016年3月9日

IMF敦促G20国家大胆行动促进增长

在G20财长和央行行长齐聚上海开会前夕,IMF警告今年全球增长已经逊于预期
2016年2月25日

拉加德敦促加强全球危机应对机制

IMF总裁警告,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可能在新兴经济体引发新一轮危机
2016年2月5日

美国向批准IMF改革迈出一步

根据目前预计将会落实的改革,中国在IMF投票权份额将从3.8%提高至6%
2015年12月17日

加入SDR将为中国带来多少外资?

联博布里斯科和Vincent Tsui:根据测算,人民币“入篮”以及中国配套的金融改革,将推动国际投资组合的再平衡,这可能导致到2020年近3万亿美元流入中国。
2015年12月17日

SDR意味着中国央行应提高透明度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教授史宗翰:人民币加入IMF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这要求中国央行提高透明度,让市场能够根据事实来理解它的资产负债表。
2015年12月10日

IMF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

人民币将成为特别提款权篮子中的第五种货币,权重超过日元和英镑。对于中国来说,此举认可了过去数年中国放开金融市场以及允许资金自由进出中国资本市场的努力。
2015年12月1日

从人民币纳入SDR寻找特别的意义

安邦咨询:人民币被纳入SDR,对中国金融改革和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件大事:中国在人民币纳入SDR之后,将走上一条不可逆的市场化改革与开放之路。
2015年12月1日

分析:预计IMF今日接纳人民币加入SDR

预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股东将以压倒性多数投票,支持人民币成为该组织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的一员。这将是对中国经济改革和人民币国际化努力的一张重要信心票。
2015年11月30日

人民币加入SDR:一场事先张扬的爱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人民币需要SDR,SDR也需要人民币。进入SDR更多一份责任,而不是权力。中国回归国际金融体系将是未来趋势,SDR只是预演。
2015年11月20日

再提中国重蹈日本覆辙

支点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戴维斯:中国步日本后尘进入长期通缩的风险究竟有多大?现在的中国与1995年左右的日本,确实存在某些明显的相似之处。不过,中国远未达到无法避免极糟结果的地步。
2015年11月19日

FT社评:人民币纳入SDR具有象征意义

人民币被纳入SDR将提振中国体制内推动开放、推动中国进一步融入全球经济治理结构的力量。但是,这个决定的政治意义超过它的经济重要性。
2015年11月17日

人民币加入SDR的真正意义

花旗新兴市场经济部卢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可能即将宣布把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的货币篮子,人民币将由此成为“储备货币”。但这对中国而言究竟是好还是坏?
2015年10月30日

IMF年会弥漫阴郁气氛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调降今年全球增长预测,并警告,严峻的金融风险正笼罩在全球经济之上。但与会各方感到宽慰的是,中国官员们似乎摆脱了今夏导致世界市场动荡的恐慌,重新掌控本国经济。
2015年10月10日

阿塞拜疆或接受40亿美元纾困

IMF和世行人员已前往该国开展磋商,这可能成为因油价暴跌引发的首次纾困
2016年1月28日

拉加德连任IMF总裁获多方支持

英国财长奥斯本早早行动提名拉加德。因支持人民币加入SDR,她看来也已获中国支持
2016年1月21日

分析:蔡金勇提前卸任的潜在影响

分析师们表示,中国在世界银行的最高官员——世行旗下国际金融公司CEO蔡金勇将提前卸任,这只会加深北京方面对世行和IMF治理方式的不满。
2015年11月12日
上一页‹‹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