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资本能否解亚洲新兴市场之忧?

FT首席金融记者桑晓霓:中国增加资本输出,或许将以不同的范式推动世界经济增长,但其4万亿美元储备是否足以让世界走出不景气还未可知。
2015年7月2日

谁在推动中国对外直接投资?

汇丰环球资本融资主管利子琛:未来几年内,中国将会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对外直接投资国。而中国私营领域投资者发起的并购,开始成为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主要推动力。
2015年7月2日

中国经济面临三大难题

英国宏观经济学家戴维斯:如今,中国面临三个相互关联的冲击波:股市泡沫、楼市见顶、信贷爆炸。对过去120年全球经济史的研究显示,这一组合曾给许多经济体带来严重后果。相比大量案例展示的国际经济史规律,中国的特色能否使其获得更好的结果?
2015年7月1日

A股:破除短期功利主义要从政府做起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潘英丽:本轮中国A股行情起始于政府动员与呵护,由此引发市场力量与政府间的功利主义博弈。打破短期功利主义,需要标本兼治。
2015年7月1日

中国地方债置换难助股市

朗伯德街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乔伊列娃:尽管A股最近大跌,中国经济也出现了结构性下滑,但现在还无需看空中国股市。不过,期望中国地方政府债务置换能够大幅提振股市是不切实际的。中国的地方债置换与其他国家央行实施的量化宽松存在着根本性的差异。
2015年6月30日

中共应该“正名”

清华大学教授贝淡宁:没有几个中国人相信中共会取缔市场经济,奔向共产主义高级阶段。事实上,鉴于共产主义在中国引起普遍反感,中共保持名称不变的观念是令人困惑的。
2015年6月30日

香港人的英语水平为何不如上海?

FT专栏作家斯卡平克:去香港时看到那么多人讲不好英语,我感到很吃惊。这跟新加坡、上海等地形成了对比。香港自视为一个世界性城市,而世界性城市都说英语。
2015年6月29日

我为什么在中国出书?

美国作家何伟:我在中国出书时接受了一些被认为是政治必需的改动,但我认为我在中国出书有更正面的意义。西方对此的讨论应更加平衡,应倾听不同的声音。
2015年6月25日

重提儒学无法根治腐败

美国媒体人舒曼:中国重新提倡儒家价值观,将其宣扬为治理腐败的良药。然而仅仅依靠几条古老的格言,并无法带来真正的政治改革。
2015年6月24日

IMF不应错失改革契机

重建布雷顿森林体系委员会曼登:IMF重估特别提款权,不只是一次货币篮子的调整,也并非一个是否将人民币纳入其中的决定,它反映的是IMF推动国际货币体系转型的意愿,并将对货币间互动和金融市场产生深远影响。
2015年6月24日

股市繁荣难当“稳增长”重任

上海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胡月晓:股市是一个实现经济长期发展目标的有效工具,却并不是一个维护短期增长稳定的适合手段。以股市促增长,在全社会干实业氛围不足的情况下,极易异化为创造概念、制造“泡沫”的投机行为。
2015年6月19日

何为中国的“软实力”?

哥伦比亚大学特洛吉:当美国在军事的“硬实力”与市场经济和民主的“软实力”之间摇摆时,中国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利基”所在:通过强大的经济实力在全球打造战略合作关系。把宣扬价值观作为扩大全球影响力的方法,从未真正成为中国的选择。
2015年6月18日

中国审查制度伤及中美关系

自由之家资深研究员莎拉•库克:中国审查制度的日趋收紧对中美关系是巨大挑战,这不仅破坏两国间的相互信任,为合作带来障碍,也为双方的经贸往来带来潜在的不公平感。
2015年7月2日

外企需迎接中国环境执法新常态

瑞生国际律师事务所戴维斯:中国新《环境保护法》预示了中国更严厉的环境监管,它首次提出可在污染案中拘留企业相关人员,参考葛兰素史克案例,对跨国企业标准不会比本地宽松。
2015年7月2日

修复中国资产负债表:杠杆乾坤九大挪移

中国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当前中国资产负债表出现了局部问题,如地方政府、高杠杆及过剩产能部门,如果不清理,就可能形成僵尸平台。
2015年7月1日

救市或不救:25年A股不变的话题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陆一:当前中国政策托市、行政干预的种种手段并不新鲜,早在25年前就已现雏形。股市改革在改变投资者的同时,更要改变中国监管者的思维方式和行为定式。
2015年7月1日

降息降准难以回避五大问题

麦格理证券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胡伟俊:小股灾后,中国央行宣布降息且定向降准,难脱救市之名,国家牛市将更加深入人心。如何处理股市里的杠杆?如何让股市从疯牛变慢牛?
2015年6月29日

中国需重塑对外话语体系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薛力:面对一带一路和中国主动走出去的诉求,军事色彩过于浓烈、重视大原则阐述而不重具体问题,核心话语缺乏稳定性的中国对外话语体系亟待重塑。
2015年6月29日

什么叫深谙中国国情的公司?

上海交通大学魏武挥:Uber事件的背后,是任何在华试图发展的美企必须深谙的,中国的“羞答答的资本主义”还是中国式的,在经济里起到裁判权的,并不是消费者。
2015年6月26日

“一带一路”看着诱人 分羹却不易

FT记者休斯:在“一带一路”计划推动下,中国加速布局跨境基础设施建设,预计会带来巨大投资机会。但银行和长期投资者们究竟能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却尚未可知。
2015年6月26日

中国工信部“196号文”的弦外之音

北京安理律师事务所王新锐:经营类电子商务外资股比限制放开,业内对其解读是VIE结构公司回归A股障碍已排除,但该类公司能否上市,还得证监会说了算。
2015年6月25日

如何用模型分析中国经济?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邹至庄:计量经济学家常用统计数据来估计模型参数。模型可分析和了解经济的运作,也可用来作经济预测。西方经济模型是否适用于中国经济?
2015年6月25日

再次避重就轻的中国国企改革

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翁一:对新一轮的中国国企改革,需要运用广义的政治经济学分析。目前虽然一定程度上触及既得利益格局,却无法避免新利益集团出现,更回避了根本的行政性垄断问题。
2015年6月24日

走出公司治理的六大误区

中国经济学家张维迎:公司治理理论应以企业家为中心,经理人和企业家完全是两类人。企业行为能不能独立于所有制?小股东是无辜的么?过度监管会导致什么结果?
2015年6月24日

中国的“大统战”应回归人民主权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笑蜀:目前中共针对党外人士的“大统战”,仍伴随着知识分子被抓,仍未走出维稳怪圈,与其如此,不如回到2010年提出的“权为民所赋”。
2015年6月23日

中国“一带一路”落实亟需细节

中国亚非发展交流协会理事曹辛:中国举国进入一带一路的落实时期,但国内相关省份却出现了同质化竞争问题,论坛、会议满天飞,却缺乏细节,这可能后遗症极大。
2015年6月19日

停不下来的宽松

中国国泰君安周文渊:中国利率市场化就欠临门一脚,市场化确实会提升金融机构的负债成本;中国货币政策已出现大规模放松,中美利率或会逐步接轨。
2015年6月18日

解决香港政改争议要回归基本法

苏州大学程雪阳:香港社会面临因政改而进一步撕裂的风险,但围绕香港特首普选标准和“爱国爱港”的争议,已无其他解决方式,只能回归基本法。
2015年6月18日

短线观点:“脱缰”的牛市?

眼下一个有趣现象是:其他新兴市场股票仍与中国经济紧密捆绑,但中国国内的股票却已经与本国经济脱钩。难怪有人提议,想获得对中国经济的敞口,不如押注他国股市。
2015年6月18日

中国利率市场化的名与实

麦格理证券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胡伟俊:以中国储蓄率之高,融资却如此之难,表明金融体系在配置资源上存在严重问题。利率市场化关键在于资金可以根据市场信号来配置。
2015年6月18日

上海国际金融中心:个税之痒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项目研究员于乎:香港工薪最高税率为15%,新加坡最高税率则不超过20%,而中国则可能需要缴纳40%以上的个人所得税,这使得很多金融业高管不得不两地奔波。
2011年6月2日
|‹上一页‹‹19419519619719819920020120220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