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与文化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在深秋的大地上造句

老愚:死亡并不会因为你的回避而放慢脚步,与其在忙忙碌碌的躲避中死去,不如仔细生活,从容告别人世。
9小时前

“学阀”现象加剧高校学术腐败

李江:凭借势力把持教育界或学术界的“学阀”,是中国学术体系中最大的既得利益者之一,但其危害性却未得到足够重视。
3天前

无人驾驶汽车如何处置险情?

阿胡贾:想象一辆全自动驾驶汽车的刹车失灵,这辆车载满了乘客,朝行人开过去。结果会是什么样子?
3天前

天宫一号将上演“失控式”坠落

1979年NASA的“天空实验室”重入大气层时曾发生过类似的一幕,多块大型残骸坠落在澳大利亚一个偏远的地区。
3天前

赵半狄的“萧邦”派对:中国“文化贵族”的新生活

老愚:这场艺术秀关注的是人的精神需求,赵半狄企图凭借匹夫之力,向迷醉在欲望熔浆里的中国人吹去一缕清新的风。
6天前

分羹互联网体育并非易事

互联网与体育产业的结合拥有巨大市场机会,然而这样一块人人都垂涎的“唐僧肉”,并非每个人都能吃得到。
2016年9月14日

当代城市:商业利益主导公共空间

当今的城市新空间面向消费,因为新的公共空间由商业需求决定,政府只是希望从批准开发项目得到合理回馈。
2016年9月8日

相声里的原始秩序与市场秩序

毛寿龙:相声“成也原始,败也原始”,但在扩展的市场秩序里,“成”会得到进一步放大,“败”的血腥味则会被对冲。
2016年9月8日

贪婪不利于积累财富

奥瑟兹:贪婪是任何金融行业的关键元素。正是通过许多人沉溺其中的非理性行为,市场才有了赚钱的可能性。
2016年9月7日

令人啼笑皆非的法国布基尼禁令

施特劳斯:很难看出穆斯林妇女的泳装有颠覆性。再说,无论你怎么看布基尼,都很难看出禁止它会有什么用处。
2016年9月6日

与FT共进午餐:原研哉

这位日本设计大师说,中国的商家和设计师尚难将艺术与商业和谐融合,若能找到那个平衡点,中国就是非常成熟的商业社会。
2016年9月5日

六铺炕的艰苦岁月(上)

老愚:我在夏热冬冷的铁皮屋里度过了八年时光。住在单位,万事从简,逍遥自在,不方便的是吃喝拉撒睡。
2016年9月1日

香港风水师创作粤剧《毛泽东》

李居明自掏腰包、自编剧本支持粤剧事业,但身为风水师的他承认,没想到新作《毛泽东》会招致香港市民谴责。
2016年8月29日

少女蔡林溪的美国留学经验

老愚:蔡林溪对中美教育的比较一针见血。她问:“我常想,为什么国内教育会导致我们对世界产生偏差性认知?”
2016年8月26日

为什么朋友圈总是谣言满天飞?

刘海龙:人们传谣的动机会被新媒体放大,谣言不死。即使未来朋友圈不再是谣言宿主,谣言还会找到更新的媒体。
2016年8月25日

中国留学生为什么更爱国?

李江:中国留学生出国后往往更加爱国,其情感动因比较复杂,有时爱国主义甚至成为他们砥砺自我的精神支柱。
2016年8月24日

FT社评:重在参与的奥运精神长存

里约奥运会上,中国游泳选手傅园慧等运动员获得赞誉表明,赢得全世界尊重的方式有很多,未必非得赢得金牌。
2016年8月23日

英国实现百年来最佳奥运成绩

英国队在里约奥运会金牌榜上位列第二,超过了中国队。英国体育局负责人表示,英国运动员已成为全世界羡慕的对象。
2016年8月22日

奥运奖牌榜上的进退

朱洁:里约奥运会上,“蕞尔小邦”英国为何金牌超越“泱泱大国”中国?综合国力的升降,不必用奖牌榜来书写。
2016年8月19日

里约奥运会:英国为何奖牌大丰收?

从亚特兰大奥运排名第36,到伦敦奥运跃居第三,再到里约奥运超过中国,英国为何突然崛起成为奥运奖牌大国?
2016年8月18日

赴美中国学生文化融入的挑战

吴冕:一些留学生可能会无意识地放大处境的困难,而美国学校及社会并未针对国际学生的融入做好充分准备。
2016年8月17日

“拆分北京”系列报道之五:谁能越过“积分落户”这座玻璃门

既要控制北京市人口,又要设出一座门槛让合乎标准的人能够迈进北京,这种左右互搏的要求,是一道天大的难题。
2016年8月15日

八十年代的理发师

老愚:如今,再也别想有人会恭恭敬敬执一面镜子在你身后,腰微弯,左照,右照,让你看见自己脑袋后面的形状。
2016年8月11日

“拆分北京”系列报道之四:将被折叠的北京城

黎岩:比科幻小说《北京折叠》更接近现实的是,生活在不同区域的人,将会以物质力和行政资源调动力进行区分。
2016年8月10日

中国摇滚的抗议年代

张铁志:中国摇滚的三十年,正是社会发展的映射。而今,中国摇滚只剩下讨好观众的嗓音。
2016年8月10日

“拆分北京”系列报道之一:东六环外升起的新北京

FT中文网推出“拆分北京”系列报道,梳理“北京迁出北京”政策出台的政治、历史渊源,并分析此举与一代人的生活轨迹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
2016年7月11日

大伦敦的未来

FT专栏作家库柏:包括巴黎、里尔以及布鲁塞尔在内的城市都已加入了伦敦生活圈。伦敦成为一个巨大的流动办公室,这也许会在20年内变成现实。
2015年4月20日

创意区与城市再生

创意区是城市重获新生的关键,但讽刺的是,创意区的兴起却要依赖经济危机、政治动荡制造出来的空余空间,它还需要丰富的文化内涵吸引创意人才的到来。
2014年6月10日

城市美学——以大为美

FT建筑与设计评论员希思科特:纽约、伦敦、迪拜等城市都在竞建摩天大楼;在中国,每个新兴城市都希望拥有足以与纽约、香港媲美的天际线。
2014年1月26日

纽约之美并非规划而来

FT专栏作家凯:城镇规划者自认为可以列出城市需要的所有功能,并通过规划让每种功能都各为所用,但这远远不能满足人类思想和现代生活需求的部分本质。
2013年4月7日
12345678910››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