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以健康心态看待国际难民问题

刘波:各国在难民事务上拥有近乎绝对的自主权。可以有不主张帮助难民的人,但不同主张者之间不宜相互道德绑架。
1天前

中国“一带一路”应避免成为豪赌

李江、李帅宇:中国不仅需要考虑如何在推进“一带一路”中获得显性收益,更需要切实保障国内资本和人员安全。
1天前

现在是加杠杆的时机吗?

蔡浩:因监管机构政策从长远看并无本质变化,且边际上已出现收紧迹象,金融机构现在加杠杆并非明智之举。
1天前

如何分析中国经济转型?

邹至庄:十多年来笔者在报纸上写文章介绍和分析中国和世界经济发展趋向;中国经济转型背后的动力是什么?历史因素是什么?
2天前

A股纳入MSCI是好事

苏培科:国人应积极看待A股纳入MSCI,但也不要放弃另起炉灶和图谋金融定价权的雄心。
2天前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真正原因

熊焰: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既是为能源集团打破紧箍咒,缓解美国制造业颓势,也有利于特朗普与共和党内保守派搞好关系。
3天前

中国企业家怕不怕到美国当“恶老板”?

刘裘蒂:福耀玻璃在美国跟员工和工会形成“文化之战”的新闻传遍美中两国后,中国企业家到美国投资还有戏吗?
3天前

“债券通”有何意义?

巴晴:成熟债券市场对人民币承担国际货币职能起到支撑作用。债券通为之提供国际制度和平台,减低交易成本和信息壁垒。
3天前

关于朝鲜的五个错误看法

邓聿文:五个错误看法一是血盟友谊,二是地缘缓冲区,三是意识形态一致,四是朝鲜内政说,五是朝核无害无关论。
4天前

利率曲线熊平后的演化路径

周文渊、毛毳:“去杠杆”政策驱动下,货币政策不会马上转向,但或出现长端利率下跌快于短端利率,债券投资者如何应对?
4天前

关于“数据垄断”的几点思考

杨建辉:数据产业刚起步,各种商业模式还在探索之中,暴露的问题还不彻底,解决问题的新方法、新手段也还在酝酿之中。
4天前

2017全球创新指数中的“创新特征”

石泽:宏观层面,全球投资增长率处于低点,除中国外的中等收入国家投资增长率降至接近发达国家水平,研发支出需要增强。
5天前

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南海?

薛力:作为崛起大国,中国有必要跳出南海看南海,制定新的方略,服务于中国崛起为综合性世界大国的战略目标。
5天前

债市熊市交易性机会如期到来

蔡浩:近期市场对债市乐观情绪渐浓,不过谈熊市拐点为时尚早,目前情形更可能是漫漫熊市中出现的交易性反弹。
2017年6月16日

在华外企与本土初创公司的中国式创新答卷

在移动互联、社交媒体和电商主导的时代,在华外企如何在中国市场调整策略?初创企业如何在创新中找到痛点?
2017年6月16日

ICO融资让IPO望尘莫及?

蔡凯龙:ICO(虚拟币首次公开发售)是技术创新驱动融资方式变革的有益探索,这或对当下处于左右为难的监管者有所启发。
2017年6月16日

解码内容传播的秘诀

窦文宇:在信息爆炸、时间碎片化、注意力稀缺的时代中,“酒香也怕巷子深”,所以企业要掌握内容传播的规律。
2017年6月15日

从公共政策视角看中国反腐

孙晶:中国这一轮反腐是对几十年来依靠旧体制“疲劳驾驶”的一次大修,目标是增强中央政府和最高层的执政权威。
2017年6月15日

中国应积极填补美国的领袖空缺

黎蜗藤:美国退出后中国继续支持巴黎协定展示领袖风范。在接收难民和参加世界军事治理方面中国也应有所作为。
2017年6月14日

亚洲再通胀交易进入新阶段

陈敏兰:中国增长放缓意味着本轮周期的蜜月期或许已经过去,但是留给投资者的机会仍然可观,投资者可借机调整自己的投资组合。
2017年6月14日

中国应抓住时间窗口推行南海新方略

薛力:中国应调整南海应对思路,制定新方略,从“维权维稳之争”转向“设计多边共赢方案并主导争端解决进程”。
2017年6月13日

航行自由行动为何重要?

康奈利:特朗普政府决定在美济礁附近进行航行自由行动,标志着美国的这项长期政策具有连续性。但它也带来两个风险。
2017年6月13日

中国风险之辩:“降级”之后,“去泡沫”更重要

周浩:对于已经显露出泡沫迹象的人民币资产价格来说,穆迪的降级可能意味着资产价格回归正常化的开始。把坏事变成好事,才是相对成熟的心态。
2017年6月13日

中国未来的人口红利在哪里?

沈凌:中国经济是否已不再有人口红利?计算人口对经济增长作用力时,除了需要考虑人口数量红利,还需要考虑质量红利。
2017年6月13日

菜鸟:阿里流量变现的道具

聂日明:“快递公司越成功,菜鸟越成功”并不准确,在菜鸟联盟中,快递公司的成功将依赖于菜鸟的“厚爱”,这并不是四通一达想要的结局。
2017年6月13日

中国经济之辩:新周期到来了吗?

何帆、朱鹤:如果中国政府希望维持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要么采取传统的“强刺激”,要么及早推出“强改革”。
2017年6月12日

治理大城市病不能以新“城市病”为药方

徐立凡:一些城市对大城市病的治理,也导致感染新城市病的新生危险出现:即以机会平等的退化为代价换取城市的空间优化。
2017年6月12日

中国应对年轻人更宽容

李江:青年人需要经历价值观逐渐成熟的过程。只有年轻人能够冲破藩篱地思考,国家的未来才拥有更多的可能。
2017年6月12日

本轮债市调整深度已超2013年“钱荒”时期

蔡浩:随着经济下行压力显现,将对债市基本面形成利好。若强监管、去杠杆的力度仍不断加大,则债市还将保持目前的高压调整局面。
2017年5月11日

债市收益率上行何时见顶?

蔡浩:债市收益率的上行是有“顶”的,这个“顶”就是实体经济依赖的信贷市场利率,那么债市收益率的上行空间还有多大?
2017年4月20日
12345678910››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