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地方债置换难助股市

朗伯德街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乔伊列娃:尽管A股最近大跌,中国经济也出现了结构性下滑,但现在还无需看空中国股市。不过,期望中国地方政府债务置换能够大幅提振股市是不切实际的。中国的地方债置换与其他国家央行实施的量化宽松存在着根本性的差异。
2015年6月30日

中共应该“正名”

清华大学教授贝淡宁:没有几个中国人相信中共会取缔市场经济,奔向共产主义高级阶段。事实上,鉴于共产主义在中国引起普遍反感,中共保持名称不变的观念是令人困惑的。
2015年6月30日

香港人的英语水平为何不如上海?

FT专栏作家斯卡平克:去香港时看到那么多人讲不好英语,我感到很吃惊。这跟新加坡、上海等地形成了对比。香港自视为一个世界性城市,而世界性城市都说英语。
2015年6月29日

我为什么在中国出书?

美国作家何伟:我在中国出书时接受了一些被认为是政治必需的改动,但我认为我在中国出书有更正面的意义。西方对此的讨论应更加平衡,应倾听不同的声音。
2015年6月25日

重提儒学无法根治腐败

美国媒体人舒曼:中国重新提倡儒家价值观,将其宣扬为治理腐败的良药。然而仅仅依靠几条古老的格言,并无法带来真正的政治改革。
2015年6月24日

IMF不应错失改革契机

重建布雷顿森林体系委员会曼登:IMF重估特别提款权,不只是一次货币篮子的调整,也并非一个是否将人民币纳入其中的决定,它反映的是IMF推动国际货币体系转型的意愿,并将对货币间互动和金融市场产生深远影响。
2015年6月24日

股市繁荣难当“稳增长”重任

上海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胡月晓:股市是一个实现经济长期发展目标的有效工具,却并不是一个维护短期增长稳定的适合手段。以股市促增长,在全社会干实业氛围不足的情况下,极易异化为创造概念、制造“泡沫”的投机行为。
2015年6月19日

何为中国的“软实力”?

哥伦比亚大学特洛吉:当美国在军事的“硬实力”与市场经济和民主的“软实力”之间摇摆时,中国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利基”所在:通过强大的经济实力在全球打造战略合作关系。把宣扬价值观作为扩大全球影响力的方法,从未真正成为中国的选择。
2015年6月18日

IMF应欢迎人民币登上世界舞台

IMF中国部前负责人普拉萨德:正式认可人民币崛起,对IMF而言十分重要。由于迟迟没有改革、也未给予新兴经济体应得的投票权,IMF的合法性已遭质疑。人民币成为世界货币,可推动中国及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应当受到欢迎。
2015年6月17日

外资离场之忧

FT中文网撰稿人张小彩:在资本账户尚未完全开放的当下,中国或面临外汇资产流动性和货币错配的挑战。外资希望在人民币贬值前撤离,现在是“候鸟”飞走的时候吗?
2015年6月16日

新兴市场之舟难载中国鲸

FT投资编辑奥瑟兹:中国A股就像在一小潭水里扑腾的鲸鱼,它多久会被引入全球市场的大海?MSCI明晟决定暂缓将A股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等候中国改革。一个股市在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的准备期会获得上涨助力,但对A股来说可能助长泡沫。
2015年6月16日

降息降准难以回避五大问题

麦格理证券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胡伟俊:小股灾后,中国央行宣布降息且定向降准,难脱救市之名,国家牛市将更加深入人心。如何处理股市里的杠杆?如何让股市从疯牛变慢牛?
2015年6月29日

中国需重塑对外话语体系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薛力:面对一带一路和中国主动走出去的诉求,军事色彩过于浓烈、重视大原则阐述而不重具体问题,核心话语缺乏稳定性的中国对外话语体系亟待重塑。
2015年6月29日

什么叫深谙中国国情的公司?

上海交通大学魏武挥:Uber事件的背后,是任何在华试图发展的美企必须深谙的,中国的“羞答答的资本主义”还是中国式的,在经济里起到裁判权的,并不是消费者。
2015年6月26日

“一带一路”看着诱人 分羹却不易

FT记者休斯:在“一带一路”计划推动下,中国加速布局跨境基础设施建设,预计会带来巨大投资机会。但银行和长期投资者们究竟能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却尚未可知。
2015年6月26日

中国工信部“196号文”的弦外之音

北京安理律师事务所王新锐:经营类电子商务外资股比限制放开,业内对其解读是VIE结构公司回归A股障碍已排除,但该类公司能否上市,还得证监会说了算。
2015年6月25日

如何用模型分析中国经济?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邹至庄:计量经济学家常用统计数据来估计模型参数。模型可分析和了解经济的运作,也可用来作经济预测。西方经济模型是否适用于中国经济?
2015年6月25日

再次避重就轻的中国国企改革

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翁一:对新一轮的中国国企改革,需要运用广义的政治经济学分析。目前虽然一定程度上触及既得利益格局,却无法避免新利益集团出现,更回避了根本的行政性垄断问题。
2015年6月24日

走出公司治理的六大误区

中国经济学家张维迎:公司治理理论应以企业家为中心,经理人和企业家完全是两类人。企业行为能不能独立于所有制?小股东是无辜的么?过度监管会导致什么结果?
2015年6月24日

中国的“大统战”应回归人民主权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笑蜀:目前中共针对党外人士的“大统战”,仍伴随着知识分子被抓,仍未走出维稳怪圈,与其如此,不如回到2010年提出的“权为民所赋”。
2015年6月23日

中国“一带一路”落实亟需细节

中国亚非发展交流协会理事曹辛:中国举国进入一带一路的落实时期,但国内相关省份却出现了同质化竞争问题,论坛、会议满天飞,却缺乏细节,这可能后遗症极大。
2015年6月19日

停不下来的宽松

中国国泰君安周文渊:中国利率市场化就欠临门一脚,市场化确实会提升金融机构的负债成本;中国货币政策已出现大规模放松,中美利率或会逐步接轨。
2015年6月18日

解决香港政改争议要回归基本法

苏州大学程雪阳:香港社会面临因政改而进一步撕裂的风险,但围绕香港特首普选标准和“爱国爱港”的争议,已无其他解决方式,只能回归基本法。
2015年6月18日

短线观点:“脱缰”的牛市?

眼下一个有趣现象是:其他新兴市场股票仍与中国经济紧密捆绑,但中国国内的股票却已经与本国经济脱钩。难怪有人提议,想获得对中国经济的敞口,不如押注他国股市。
2015年6月18日

中国利率市场化的名与实

麦格理证券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胡伟俊:以中国储蓄率之高,融资却如此之难,表明金融体系在配置资源上存在严重问题。利率市场化关键在于资金可以根据市场信号来配置。
2015年6月18日

留守儿童悲剧呼唤中国基层社会重建

FT中文网撰稿人才让多吉:留守儿童之殇是发展的悲剧,但更是中国社区治理现代化失灵的表现,问题在基层原因在上层,留守儿童权益保护,更多要让基层网络重建并发挥作用。
2015年6月18日

中国提高核武战略预警意味着什么?

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赵通:中国首次在国防白皮书中正式提出提高核武器战略预警能力,但对于是否要采用“基于预警的发射”,及要发展怎样的战略预警能力,中国仍需谨慎。
2015年6月17日

一位中国律师被捕引发的涟漪效应

自由之家资深研究员莎拉•库克:中国律师浦志强今夏面临审判,很可能因言获罪。严惩一位始终在中国现有政治和法律框架下行事的律师,会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信号。
2015年6月17日

网络言论的自由与边界

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张千帆:坚持言论自由并不表明我们认同刘清平辱骂儒家的立场,更不是纵容辱骂,而是因历史上已经有太多次血的教训,让我们看到国家干预言论带来的灾难。
2015年6月16日

中国股市与楼市的关系

中原集团研究总监刘渊:股市和楼市,一个是当前的热点,一个是过去十年的热点,两者到底有何关联?数据分析显示,股价涨则房价必涨,这一规律贯穿于过去10年。
2015年6月16日

上海国际金融中心:个税之痒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项目研究员于乎:香港工薪最高税率为15%,新加坡最高税率则不超过20%,而中国则可能需要缴纳40%以上的个人所得税,这使得很多金融业高管不得不两地奔波。
2011年6月2日
|‹上一页‹‹209210211212213214215216217218››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