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这是投资的好时代,还是坏时代?

黄凡:股市低迷状态,对于心态淡定的价值投资者,却是进入一个开始积极留心去寻找好的投资标的“好的时代”。
22小时前

谁该为机器人负责?

弗洛里迪:如果我的机器人打破了邻居的窗户,谁该为此负责?机器人生产商、销售商、我本人、还是机器人?
22小时前

从丽江法官一事看中国法治困境

常红晓:法官作为特殊职业群体应忠诚于宪法和法律,法律之外,其职业行为不应受干预,这是法治国家的要求。
22小时前

中国金融统一监管趋势明确

苏培科:近日中国证监会宣示监管理念和保监会严惩险资机构,意味着新的监管架构和更高层面监管机制即将落定。
22小时前

朱民:全球经济面临三大结构性变局

朱民:全球劳动人口增长下滑,经济越来越“轻”,加上投资长期低迷,这些是影响全球经济的三股结构性力量。
22小时前

与FT共进下午茶:鲁白

清华大学教授鲁白谈中国的大学、高考、教育和希冀。中国教育改革可从西方借鉴许多经验,却应注意避免盲从。
1天前

北京竞争台湾“二二八”史观

朱建陵:国民党不得台湾民心,让北京不再顾虑国民党的立场,出手竞争“二二八”史观。此举具有多重意义。
1天前

特朗普会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吗?

周浩:在全球贸易好转的大背景下,如果这个时候来一场“贸易战”,那么特朗普到底希望达到怎样的目的呢?
1天前

新资本主义更应以人为本

斯劳特:在人工智能日益发展的今天,我们更应该关注资本主义自身的进化。我们应该设想几种不同的未来。
1天前

经济的锚在哪里?

秦勇:既然全球化能在意识形态盛行的时代砥砺前行,又何以在淡化意识形态经济利益至上的今天无疾而终?
1天前

“政治正确”是穆斯林的护身符吗?

刘波:穆斯林作为美国平等公民的身份,是由宪法确认、由法治保障的,这不是政府也不是其他公民的“恩赐”。
1天前

特朗普政府如何利用信息碎片化?

利思:在信息媒介多样化和碎片化的环境中,领导者如何有效传达信息?特朗普政府的策略从长期来看风险很高。
4天前

马琳•勒庞不再是黑马政治家

哈扎里辛格:法国大选意外频出,在右翼失势、中间派地位不稳、左翼内讧的情况下,唯一的受益者是马琳•勒庞。
4天前

人工智能是一种“全新生产要素”

桑希尔:人工智能正缔造一种新的“虚拟劳动力”,与其他生产要素不同,人工智能不会随时间流逝而贬值。
4天前

“美国优先”的前生今世

沙玛:对移民问题,美国向来呈现分裂特质。美国的力量和道德权威源于其异质性,但本土主义者的偏执从未远离。
4天前

中国会爆发债务危机吗?

陈艾亚:中国债务激增日益引发投资者疑虑,但应注意到中国债务并不依赖外国资本,央行也能较好控制货币状况。
5天前

我们如何纪念肯尼斯·阿罗?

徐瑾:阿罗既奠定了古典经济学的基础,又能超越于此。是少年得志的他还是年老狐疑的他,更能代表经济学未来走向?
5天前

价值投资在A股市场是否适用?

侯延琨:散户主导的A股与机构主导的发达国家市场有诸多差异。散户大军偏好高波动性和高风险股票,所以小盘股跑赢市场不足为奇。
5天前

谁能驯服特朗普?

寿慧生:特朗普不会轻易与制度妥协。对此事的剖析有助于深入了解特朗普及其团队的执政逻辑和可能后果。
5天前

社交网络对我们的记忆做了什么?

刘易斯:几周前,我读到一篇自己曾经写过的文章,结果发现我不记得写过它了,根本一丝一毫都想不起来。
5天前

社交媒体的“焦虑黑洞”

雅各布斯:社交媒体让人们习惯于把所有事情都当成危机来对待,实时更新的新闻进一步催生了内在的危机意识。
5天前

特朗普:美国民众套向跨国资本“野马”的缰绳

张小彩: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盛行40年,但所带来的问题也到了无法回避的程度,存在诸多“政治正确”的无解难题。
5天前

特朗普唤醒“水门记忆”

德鲁:从忌惮泄密、怀疑政府员工,到敌视媒体,尼克松和特朗普的类似之处很多。美国重现宪法危机并非不可能。
5天前

港警判决争议中的“后真相”困境

赵剑飞:假如人们都看过警察殴打曾健超的视频,争论恐怕就会少很多。我们常犯的错误是未了解真相就早早下判断。
6天前

金正男之死的启示

曹辛:金正男被暗杀,反映了当前中国在朝鲜半岛面临的严峻现实。中国对朝鲜要有个符合当前实际的基本战略。
6天前

如何让节日内容营销出彩?

窦文宇:节日是营销行业从业者做内容的绝好时机,但不少企业的节日内容营销缺乏思路、主题,沦于平庸。
6天前

大学生村官政策的成就与反思

何国俊、王绍达:大学生村官被称作“新上山下乡运动”,这一政策对中国农村的发展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6天前

如何让人工智能造福人类?

沃特斯:人类往往无法界定自身想要什么,所以确保人工智能在不带来意外后果的情况下造福人类是很难的。
2017年2月21日

中新关系进入反思与调适期

薛力:古人言,小事大以智、大事小以仁。新加坡的应对方式不够“智”,中国的做法在“仁”上也有改进空间。
2017年1月24日

撤稿声明

2017年2月27日本网发表撰稿人李佳佳的《La La Land: 全民自恋时代的爱情注脚》一文后,有读者向我们反映,文中部分段落与英国《卫报》对La La Land的影评文章有雷同之处。
1天前
12345678910››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