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栏目近期更新

《市场的边界》

“马桶盖”现象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中国国内制造产能过剩,但中国的中高收入消费者却纷纷出境购物。与赴日购买马桶盖的热情相比,中国人对在国内消费热情不高。

《经济观察者》

无需高估中国经济面临的困难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刘利刚:中国在“两会”前降息,加剧了人们对经济下滑程度的担忧,但我认为担心有些过度。在外部环境出现的改善状况下,中国政策应保持定力。

《中国股事钩沉》

万国证券的最后一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陆一:对于万国证券在327合约上的结果,管金生非常清楚,要么等待结算、公司破产,要么砸盘,钻交易规则漏洞。最终他做出了铤而走险的决策:违规反击。

《中间论坛》

被边缘冲击的“中国梦”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中国梦”里最难实现的部分,是中心北京和边缘地区港台的良性互动。“中国梦”一定要有足够开放的空间,容纳马克思站在世界历史高度赞赏的那些普世主义价值,因为那是人类进步的大方向。

吉莲•邰蒂

伦敦能涌现出硅谷吗?

FT专栏作家邰蒂:硅谷的高科技企业已异常拥挤,而且被严重高估,因此,美国投资者转向海外的欲望日渐增加;欧洲投资者也希望投资于能产生高效益的地方。

约翰•加普

汇丰:失控的全球扩张

FT专栏作家加普:汇丰在20年内崛起,成为一家世界级跨国银行。但它是否因扩张得太快而失去掌控力?还是其掌控力始终就没有那么强?

《中外对话》

书评:从全球产业链看中非贸易

“中外对话”北京办公室编辑刘琴:中非交往是市场经济体制在世界范围内传播扩张的必然,唐晓阳在书中预测,高能耗、高污染的制造企业有可能从中国转移至非洲。

露西•凯拉韦

经理们为何不愿炒人?

FT专栏作家凯拉韦:经理们总是善意地认为,不称职者将会改变,同时他们不愿承认自己选错了人,也害怕面对被迫解雇他人带来的不愉快。

约翰•凯

财富和不平等的代际转移

FT专栏作家凯:美国经济学家克特里考夫曾提出过一个“代际核算”体系,我们应发展这一框架,以便更好地理解我们今天的行为将会以何种方式影响后代福祉。

《简化字不讲理》

简掉聲符失讀音(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邊字用臱字作声符。臱bīn乃賓之异体字,蓋自金文讹变而来。简字边,声符丧失。类似的尚有還简成还。

《中国纪事》

循环的历史?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赫尔岑和“十二月党人”都是俄国史上的“异端”,是专制下的自由派。从戈尔巴乔夫到叶利钦的15年,只是俄罗斯历史另一个“自由的幻象”吗?

吉迪恩•拉赫曼

希腊协议难治欧元痼疾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希腊与欧元区债权人达成的协议暂时化解了一场迫在眉睫的危机。尽管我仍然认为欧元终会崩溃,但我更知道,欧元无序瓦解必定是场灾难。

FT中文网专栏
FT专栏作家

1/2

十大热门文章

一天
一周
一月
视频
更多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