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栏目近期更新

吉迪恩•拉赫曼

中俄地中海军演的深层含义

FT专栏作家拉赫曼:中俄似乎打算通过地中海军演传递这样的信息:如果北约能在两国周边巡逻,他们也能在北约中心地带巡逻。但在这种表面“示武”的背后,却是中俄基于“势力范围”理念力图重组国际格局的尝试。

《智库》

人民币将迎来年度贬值

中国安邦集团研究总部:人民币汇率下一步是升是贬,需要综合考量经济发展与对外投资两方面因素;将决定权交还给市场,做实“一篮子货币”,是最佳策略所在。

露西•凯拉韦

伦敦金融城里的痞子

FT专栏作家凯拉韦:很多外汇交易员都举止粗鲁、为人刻薄,大搞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无论是金融大爆炸还是金融危机,都丝毫没让他们作出任何改变。

戴维•皮林

中国经济“有升必有降”?

FT亚洲版主编皮林:美国两位经济学家认为,有关增长的“唯一最强大和惊人的事实”是回归大约2%的均值;尽管中国大陆经济超高速增长所维持的时间超出了常规,但增速终将降至4%。中国能打破回归均值的“宿命”吗?

吉莲•邰蒂

“布什三世”低调登场

FT专栏作家邰蒂:小布什的弟弟杰布•布什最近在伦敦露面。外界对他极感兴趣,兴奋地猜测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时他会不会与希拉里•克林顿一较高下。

《中间论坛》

中国对日并非“黑船来航”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黑船来航”比喻19世纪美国对日本的冲击,代表先进文明对落后文明的影响。当今中国崛起的确让日本感受到猛烈冲击,但这与当初的美日互动不同,中国的影响基本是“规模”冲击,而非“文明”冲击。

马丁·沃尔夫

全球需求不足的诅咒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全球各大经济体都患上了慢性病,美国经济康复的可能性要大于欧元区和日本。作为一个具有追赶潜力的经济体,中国应当会经历可以应付的调整。

《一知半解》

哪儿来的这么多混球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何帆:混球和色盲、耳聋不同,并非来自遗传,而在很大程度上受环境熏陶、文化影响。有些文化能制造更多混球。资本主义会带来混球,特权意识也会。

《经济人》

中国步入降息周期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降息标志着中国政策转折点的到来。贷款潜在收益下滑或令银行放贷意愿降低,结果可能与政策初衷相悖,因此降息的自然延伸是降准。

《2014:中国纪事》

加州与乌镇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整个世界都在沉浸于“加州意识形态”,用高度技术化的方式来应对世界难题,硅谷的科技与洛杉矶的娱乐业,象征着未来的精神结构,却让人陷入机器的新奴役。

《简化字不讲理》

輿是板車与與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輿可能是载货物的平板大车,四轮,推的人皆苦力也。这些苦力地位比仆人还低。他们偶有说三道四,就叫舆论。

约翰•加普

欧美银行纾困计划并不完美

FT专栏作家加普:欧美监管机构和政府敲定了下次出现金融危机时为银行纾困的计划。尽管纾困的工具都已齐备,但操作空间将大幅减少。

FT中文网专栏
FT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