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联储的大胆实验

陈稻田:此次疫情救助,美联储已经深入到社会的中小企业和家庭;美联储不仅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央银行,法治是经济达到高水平发展的基石。
2020年5月12日

FT社评:印度现在必须帮助民众复工

印度采取的封锁措施非常严厉,而财政应对十分有限,这令许多民众陷入困境,对经济造成的影响也不可估量。
2020年5月11日

年长者并不完全等同于新冠高危人群

凯文迪什:过去20年里,时序年龄与生理年龄之间发生了戏剧性的脱钩。有些人60岁时在生理上就“老”了,而有些人到80岁还精力充沛。
2020年5月11日

疫情中隐私保护应让位于集体行动

高博德:疫情肆虐期间,放宽人们对待数据隐私的态度似乎是可以接受的,但从中能否得到一些在正常情况下也适用的经验?
2020年5月11日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世卫要来中国调查新冠病毒起源了?

曹辛:中国已经就世卫来华调查此轮新冠起源、以及中国是否对此轮病毒传播负有责任等重大问题做好心理准备了。
2020年5月11日

IP先行:海外品牌开拓中国教育市场新思路

Amanda Jia:打造耳熟能详的IP是当下海外教育机构进入中国市场的“跳板”和捷径,在中国本土教育品牌尚未出现成熟IP的情况下,也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教育市场的空白。
2020年5月9日

恐惧因素可能破坏股市的“抗疫”表现

华尔街经济学家们警告,公众对新冠病毒的恐惧可能会破坏重启经济的努力,使全球股市近期的强劲复苏陷于脆弱处境。
2020年5月9日

迷惘时该读什么书?

罗伊:有意识的阅读能否改变我们的精神状态,或是构建应对逆境的韧性?我有一个小书架,我时常向它寻求灵感与反思、成长与慰藉。
2020年5月9日

当前美国财报季的启示

埃尔-埃利安:当前美国财报季提供了有关企业现状和未来前景的重要信息,投资者既要关注企业本身,又要密切关注更广泛的经济教训。
2020年5月9日

企业沉醉于债务如何破解?

阿姆斯特朗:新冠疫情对高杠杆企业构成了特别大的经济风险,它们只能继续举债以度过危机,但这会让债务水平越来越危险。
2020年5月9日

可转债暴跌带给我们什么启示?

施启元、蔡浩:出于转债市场复杂性,是否应该对投资者门槛加以限制?在转债规模较小而易于操控的情况下,是否应该向加强投资者集中度披露?
2020年5月9日

投资可转债有哪些风险?

伍治坚:由于“两全其美”的特性,可转债受到不少投资者的青睐,但在泰晶转债例子中,投资者为什么会在一天之内亏损了将近一半?
2020年5月9日

疫情下的德国汽车业,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张冬方:在敏感脆弱的疫情时期,汽车业一边分红一边哭穷。而纳税人的钱在众行业嗷嗷待哺之下,优先分配给汽车行业,这合理吗?
2020年5月9日

新冠疫情治好了我的末日悲观主义

奥康奈尔:如果新冠疫情是一场灾难,它却给了我对未来的希望,我看到的是人们为了集体事业放下自身安危,看到了人与人之间的强大纽带。
2020年5月9日

“王冠政治”的复兴?或“公民政治”的回归?

赵寻:“当代医学”不仅不能对权力免疫,过度的医学权威造成的“医学正确”,正成为新的“政治正确”,对全球公民政治形成越来越沉重的压制。
2020年5月8日

FT社评:研发新冠疫苗需要全球合作

目前有一些“疫苗民族主义”迹象。一些国家为境内研发提供支持,同时要求让本国公民优先获取疫苗。这种做法可能会适得其反。
2020年5月8日

疫情经济:如何度过“U型复苏”?

刘劲:疫情经济下任何国家都不可能独善其身。对于企业来讲,正确的战略是防守而非扩张,把“活下来”作为最基本的目标。
2020年5月8日

如何看待阅文“作家合同”争议?

傅蔚冈:签约作家和平台之间的著作权争议只是导火索,争议的焦点在于:文创类门户网站需要何种生态,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
2020年5月8日

新冠疫情将永久改变企业经营方式

席卷全球的疫情加速了互联网的发展,并将我们抛向未来。2020年3月,许多企业在一个月时间里快进到了2025年。
2020年5月7日

什么是美国的宗教立场?

张千帆:美国的超越之处不是在于特定的宗教,而是在于克服了政教不分的冲动,这让美国踏入了政治文明的门槛。
2020年5月7日

英国不能听任大学破产

威利茨:大学在当下的英国不受欢迎,但高校是英国的重要收入来源之一。英国政府应考虑一些拯救大学的新方法。
2020年5月7日

“向富人征税”为何行不通?

阿兹曼诺娃:真正的问题是经济不稳定,而非不平等。新冠危机的影响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个国家的公共部门有多么强大。
2020年5月7日

性别偏见阻碍女性从事科学职业

FT的分析显示,世人对男女从事科学相关职业抱着截然不同的态度,这些成见影响学生职业选择并导致女性错过高收入职业。
2020年5月7日

央行的性格

周浩:放眼全球,主要央行都有自身的独特性格。中国央行难以捉摸,保持一定程度的神秘感,事实上可以增加在关键时刻的博弈能力。
2020年5月7日

让私募资本参与抗疫

格雷:批评者利用当前危机呼吁禁止或限制私募股权投资。这种做法即使在正常时期也会严重损害经济,在危机期间更是如此。
2020年5月7日

我们能依靠创新走出当前危机吗?

桑希尔:危机往往能酝酿出创新,但创新不能提供走出危机的蓝图。危机的解决之道在于重建意识形态与政治。
2020年5月7日

疫情主题债券五问

邱慈观、张旭华:市场参与者对主题债券有一些疑惑:这些主题债券有何特别之处?主题债券由谁发行?买方是谁?存在发行溢价吗?未来发展趋势如何?
2020年5月7日

中国的“健康码”如何影响人们出行?

苏琳:疫情下中国的接触追踪系统被外界视为通过数据大规模地规范人们,但从用户反馈来看,这套系统并非万能。
2020年5月6日

Lex专栏:香港股市承受重压

港元正处于其交易区间的强势一端,香港的利率仍高于美国。但这两个经济势头良好的标志都将确保香港股市复苏缓慢。
2020年5月6日

我们该向巴菲特学什么?

黄凡:89岁的巴菲特,花了近5小时回答了投资者的数十个问题。我们可以从中学到哪些投资理财真谛呢?
2020年5月6日

让巴菲特也头痛的投资难题

伍治坚:既然看好股票,为什么持有那么多现金?又说股票好,又觉得没有股票可以买,巴菲特究竟是什么意思?
2020年5月6日
|‹上一页‹‹23456789101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