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获得最佳的阅读体验?免费下载FT中文网iPad应用程序,全球财经精粹尽在掌握!
北京没有“纸牌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吴晓波:中国的“两会”,就创办的初衷而言,正是“人们起来监督政府,人人起来负责”,只是我们的监督和负责模式不是“纸牌屋”式的。
对凋零者的纪念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吴晓波:改革开放时为经济炸开缺口的人们已老去。也许可以在某个角落为马胜利、吴仁宝们塑一个像,不需太高太大,只以真人的规格,凝固一段历史。
2014年01月22日
王石和他那代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吴晓波:与晚清商人相比,王石们不再以企业家身份为耻,积极探寻“企业家精神”;与民国商人相比,王石们不再视自我为政府的依附及寄生物,积极参与社会重建。这一景象,可谓最近十年中国社会最重要的公共事件之一。
2014年01月15日
“不划算”的褚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吴晓波:1998到2004年中国企业界国退民进的产权清晰化运动,就像车辆过“安检”,都有“违规动作”,但“安检”部门从未公布“非违规法则”。
2013年03月05日
中国国企应如何存在?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吴晓波:“两会”让国企改革话题再成焦点。不少人认为,要成为一个完全的市场经济体,中国就必须让国有经济退出历史舞台。但“存废论”只是将改革简单化。
2012年02月16日
李途纯:被剥夺与被释放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吴晓波:李途纯的释放仅仅是一个侥幸——他的“无罪”恰恰是建立在对手“有罪”的前提之下,对双方而言,这都是一场“法罪错位”的残酷游戏。
2012年02月07日
是谁要吴英死?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吴晓波:对吴英的死刑判决是制度性行为,无论是投机倒把罪、贪污行贿罪,还是集资诈骗罪,其核心主题在于探索如何全面遏制现行体制外的民间金融业。(编者注:本文是吴晓波在完成《浩荡两千年》一书后恢复本专栏写作的第一篇文章)
2011年11月01日
传媒投资热的隐患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吴晓波:传媒业天生有社会公器的属性,它与资本的逐利属性将构成矛盾。在未来,有哪一种力量和制度可以对之进行均衡?
2011年10月18日
要不要救溺水民企?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吴晓波:今天若到浙江温州、广东东莞和佛山去调研,你会看到十分惊恐的景象:激流之中,一群又一群的“溺水者”百般挣扎。溺水的是民营企业,受伤的是整个中国经济。
2011年10月10日
中国为何难产乔布斯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吴晓波:要回答“中国什么时候才能出现一个乔布斯”,其实只要回答另外一个问题就行了――“为什么在中国做民营企业总是那么难?”
2011年07月27日
“中国模式”独特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吴晓波:在是否存在“中国模式”这个命题上,人们形成了不同的阵营。如果以“中国模式”独一无二为由,拒绝更深层面的改革,将是危险的。
2011年07月20日
中国工人阶级的忧伤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吴晓波: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产业工人,技能高超,忠于职守,男人个性豪爽,女人温润体贴,他们没有犯过任何错误,却要承担完全不可能承受的改革代价。
2011年07月12日
中国需要金融市场化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吴晓波:如果从工商经济和金融业的关系上看,在一个缺乏金融自由市场的国家,民间资本的壮大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2011年07月06日
中国历史上的政商博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吴晓波:在中国两千余年的历史中,国家机器对商业的控制、干扰及盘剥,是阻碍工商文明发展的最重要因素。在高度专制的中央集权制度下,中国企业史归根到底是一部政商博弈史。
2011年03月22日
中国国企的去留问题(中)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吴晓波:对于中国国有企业在国民经济中应扮演的角色及其作用,我们曾经捅破过三层纸。而“第四层纸”至今仍立在我们面前,坚硬如铁。
2011年03月08日
中国国企的去留问题(上)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吴晓波:在一个以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为变革目标的国家中,国有企业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已经形成了强大盈利能力和产业控制能力的国有企业该如何变革?
2011年03月04日
企业家的改革使命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吴晓波:在中国“两会”上,企业家代表问政将会成为一道热闹的风景线。当代中国企业家阶层应该有组织、不依附、结同盟,求独立——以此改变自己,进而改变中国。(这是作者撰写的“两会”期间谈改革系列文章之三。)
2011年03月01日
改革共识的七个误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吴晓波:中国经济改革原本就缺乏“蓝图”,完全是靠一系列的全民共识所维持的。但改革行程过半,共识已然需要激浊扬清。
2011年02月22日
渐进改革的五个误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吴晓波:中国经济改革的渐进特征,模糊了人们对改革迫切性的认识。很多人认为,“今天无法完成的事情,明天就自然会改变”。这样的观念背后,存在五个认识误区。
2010年08月10日
中国人真的“轻商”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吴晓波:古往今来,中国轻视的其实是商人,却从来不轻视商业。当中国直接进入到产业经济之后,国家资本集团就与民营资本集团构成了竞争之势,后者自然就遭到打压。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关于《中国公司观察》
中国企业是是非非、磕磕绊绊、浮浮沉沉。 作者吴晓波,1968年出生,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常年从事公司研究,其著作《大败局》被评为“影响中国商业界的二十本书”之一,《激荡三十年》被评为“2007年度中国最佳商业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