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琐碎的冲突》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山寨鸟巢”如何出世?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长平:被戏称为“山寨鸟巢”的蒲子文化宫是如何立项的?倘若审批程序是真实且公开的,争论就应该发生在动工之前,而不是等到某网民上传一组“雷人”图片,舆论大哗。
2010年7月19日

为“罢工”正名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长平:尽管仍有媒体按照“中国没有罢工”的思路,坚持使用“停工”二字,但是更多的媒体上,“罢工”正在难以阻止地为自己正名。
2010年6月7日

我们很爱孩子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长平:儿童节的意义不仅是呈现儿童的快乐,用来证明成人已经很爱他们,更是警示要保护儿童,包括他们的生存、健康和受教育的权利。
2010年5月24日

校园安全保卫战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长平:中国接连发生的几起校园惨剧,在人们心中投下沉重的阴影。一场被中国央视称为“校园安全保卫战役”的斗争在全国范围打响。
2010年5月10日

“扔五毛”与抗议的权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长平: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到人民大学演讲,一名青年男子走上讲台,掏出一叠面值五角的人民币朝他扔去,并大喊:“伍皓,五毛!”随即扬长而去。
2010年4月26日

作协的名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长平:我看到《重庆时报》用头版头条刊登《致中国作家协会的致歉信》时,才知道比报道更夸张的是道歉,比道歉更夸张的是对涉事编辑记者的处分。
2010年4月16日

神秘的矿难名单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长平:中国官方数据:在山西王家岭矿难中,153人被困,目前已有115人获救,33人死亡。那么,这些人是谁呢?
2010年4月12日

中国需要网络特区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长平: 在深圳举行的IT领袖峰会的一个热身活动上,中国IT业的两位高管建议将深圳设成互联网监管特区。但我们很难想象Google会提出建立信息特区的构想。
2010年3月29日

李省长的误判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长平:“鸿忠抢笔”事件背后折射出的,是领导们对媒体“自律意识”的经验判断。但李省长的失误在于,误判了中国媒体的市场化和职业化程度。
2010年3月15日

党纪何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长平:对于中国民众来说,中共的党纪与伦理、国法的重复并非坏事,俨然起着双保险的作用。但是,站在党的建设的角度,有学者提出,这种重复其实是一种浪费。
2010年3月1日

暧昧的驻京办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长平:通过撤销驻京办来反腐,就跟四川禁止男领导用女秘书、湖南聘用夫人任“家庭纪委书记”等一样,是反腐的旁门左道。
2010年1月25日

不义之财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长平:只有在当下的中国才有这么多人对谷歌的口号感到困惑。无论在中国古代,还是当下西方,人们对“不义之财”都是十分谨惕的。
2010年1月18日

Twitter在中国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长平:Twitter改变了游戏规则。你不必再“翻墙”出去找它,它会“翻墙”进来见你。
2010年1月11日

评选最好是一种推动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长平:许多人和事是在边界线上。你投一票,就拉进来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和关注;你放弃,就等于推了一把,参与了将其边缘化的过程。
2010年1月4日

谁给了截访者强暴的权力?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长平:究竟是什么造成了安徽上访女子李蕊蕊被强暴的恶果?在上访者与截访者之间,究竟是谁给了后者强奸有理的支撑?
2009年12月28日

断裂中的重庆打黑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长平:打黑中,律师与官方互相指责,用意都在法律之外。而媒体充当宣传工具的同时,又遭到了专业主义的阻击。
2009年12月21日

不被承认的抗议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长平:抗议实际上是社会矛盾的缓冲剂,如果极端抗议都不能起到这个作用,那么民怨将会寻求别的出路,更多隐患就此埋下。
2009年12月14日

广州“接访”(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长平:我到达城管委的时候,已经九点半了。首先看见的,是过街天桥上的围观者。隔着天桥和马路,听见喊口号的声音。
2009年12月8日

广州“接访”(上)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长平:在广州番禺垃圾焚烧发电厂建设的争论中,民众和地方政府似乎开始探寻公共政策决策的规则和良性互动的方式。
2009年11月30日

民意何以对民心?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长平:在一些官员看来,为政府决策提供支持的,一是政府官员自己的判断,二是有关专家的意见。却很少谈及“民意”。
2009年11月23日
琐碎的人世纷争,并不琐碎的人生感悟。 作者长平,专栏作家,资深媒体人,曾任《南方周末》新闻部主任、《南都周刊》副总编,现任南都传播研究院首席研究员。在多家媒体开设时事及文化评论专栏。
123››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