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时代的传统阅读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电子阅读会取代传统阅读吗?这个问题不仅在于阅读本身,而在于电子网络时代在人类精神生活中究竟起到怎样的作用。
那些被遗忘的书和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汪精卫的《双照楼诗词稿》古诗词造诣极高。因叛国,他被长期取消了作品存在的权利。因人废言的事,屡屡发生。
2012年11月05日
乌鸦的热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如今人们狂欢于娱乐,很像喜鹊。写出《大江大海1949》的龙应台和《血是热的》的钱理群,则是不合时宜的乌鸦。
2012年10月29日
民国,就是那扇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血是热的》、《中国1927》等有关民国的书,揭示出真实的民国:政治独裁,贫富分化,文化黯哑,战乱遍地。
2012年10月22日
在大革命的旗帜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广东作家叶曙明的《中国1927•谁主沉浮》,试图探寻中国政治基因。以个人、党派理想替代国家制度,是基因之一。
2012年10月15日
阅读古典的十八个理由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中国多数文学经典,其实都是政治论文或政治思想。可惜我们的小学、中学或大学老师,只把它们当成语文教材。
2012年10月08日
霸业何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美国教授许倬云所著《大国霸业的兴废》,讲中国历朝与罗马帝国的兴亡与霸业。但现代的霸业,又是什么呢?“四方来朝”的现代意义,是一国政治自由开明、教育科技先进、人才储备丰富、市场灵动繁荣,这才是今日世界之王道。
2012年09月24日
先爱同胞,后爱国家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华裔日本作家陈舜臣在《日本人与中国人》里写道“只有日中友好,本书作者才有安住之处。”他也是中国人的同胞。
2012年09月17日
如何理解日本?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我一向不惮于承认自己对日本的无知。对于我而言,日本几乎是一个无法理解的国家,而大和民族几乎是一个无法理解的民族。
2012年09月10日
重新审视“忠奸”之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美国教授傅葆石的《灰色上海,1937-1945中国文人的隐退、反抗与合作》一书,对中国抗战时期文人的评判提供了新视角。
2012年09月03日
在自由与平等之间
自由与平等之间充满了极大的矛盾,而整个欧美的国家政策重点,几乎就是在这二者之间寻找平衡道路的过程。已故美国教授托尼•朱特在遗著《沉疴遍地》中,便为资本主义开了一剂社会民主主义的药方。但这剂药方似乎并不适合中国。
2012年08月27日
武侠世界的消失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现代世界惟有金钱的沙场,才是绝杀胜负的江湖。商业替代了江湖,商人替代了侠客。武侠,已经是不再必要的想象。
2012年08月20日
重启中国发展动力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中国必须使已经普遍化的“个人化进程”固定化与彻底化,不仅让个人从国家严格管控中脱离出来,并且建设公共化的秩序与价值观,实现公民自治的社会。
2012年08月13日
中国社会个体化的正与邪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阎云翔在《中国社会的个体化》中,探索了中国个体化的诸多因素。中国个体化进程所带来的正邪效应,几乎相等。
2012年08月06日
官场无义战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二号首长》意图砍杀中国制度结构的深层矛盾,但还是落入中国传统政治思维的窠臼,无法指向现代政治文明的通途。
2012年07月30日
人人都爱鬼故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王溢嘉在《中国文化里的魂魄密码》中指出,中国鬼故事被用来做道德教化。其实国人还借此表达不满,寻找安慰。
2012年07月16日
该如何阅读历史?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咪蒙的《圣人请卸妆》揭发了诸多圣人。中国历史擅长把伟人变成圣人。但也许“妆”没卸去,却涂上一重油彩。
2012年07月09日
恶性循环的出版业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中国实体书店,三个方面做得极差:一,分类不够细。二,排列不科学。三,没有翻阅的便利性,禁止读者细读。
2012年07月02日
如何摆脱地理决定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美国教授戴蒙德在系列著作中指出,一个国家或一种文明的兴亡,更多地取决于其自然环境及与自然之间的相互消长。
2012年06月25日
人是万物之灵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连清川:美国加州大学教授戴蒙德在《第三种黑猩猩》中用科学证据证明:人是黑猩猩和倭黑猩猩之外的第三种黑猩猩。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关于《我是书虫》
连清川,70年代人。曾任南方报业《21世纪环球报道》副主编,其后游学美国三年,任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中心和新闻学院访问学者。后在私营、国营、合资,印刷、电视、网络媒体均有短暂停留。唯好读书写字。读书无挑拣,只要有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