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获得最佳的阅读体验?免费下载FT中文网iPad应用程序,全球财经精粹尽在掌握!
中国可以避免“明斯基时刻”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尽管中国经济已经出现诸多矛盾,但因此判断大危机将至难免过于草率。本届中国政府危机意识空前增加,这是把握防范危机的最关键因素。
中国改革的“解与未解”之惑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的讨论上,当前中国决策层对经济增长已有危机感。房地产今年分化格局将更加明显,而金融改革与财政改革协调性无太多改变。
2014年03月06日
对李克强报告的三点疑惑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中国总理李克强任后的首个政府工作报告显示,北京希望继续释放改革红利,促进经济增长,但在增长目标、房地产政策、财税改革等方面仍存疑问。
2014年02月21日
中国金融改革五大矛盾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金融改革与国企改革、财政改革等配套改革存在步调不一致,大量预算软约束企业仍存在,这将增添经济与金融运行的不确定性。
2014年01月29日
信托警报解除是谁的胜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信托“刚性兑付”不破结局看似皆大欢喜,但显示决策层未对应对首次债务违约做好准备,长期解决思路还需从规制设定上努力。
2014年01月15日
2014:中国资本市场前瞻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A股在去年全球十大主要股指中表现最差,今年能否一改颓势?三中全会发出的改革信号能否落实、并释放资本市场的改革红利?
2013年12月18日
中国式宏观调控的终结年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中国经济周期已明显缩短,宏观调控的难度越来越大。传统以需求管理为手段的宏观调控作用越来越受到制约,宏观经济政策对增长的作用显著缩小。
2013年12月03日
深化改革协调性至关重要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当前金融改革可谓领先一步,但如果其他改革不能有效推进,单兵突进效果恐怕很难令人满意,如何协调推进诸多改革措施方面缺乏明确指引。
2013年11月13日
全面深化改革的源泉是“以人为本”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三中全会提及改革力度略超笔者预期,例如强调市场决定性作用、司法改革、组织成立深化改革小组等,但在国企改革方面变化不大,显示改革仍然面临利益困境。
2013年10月29日
上海自贸区的四大难题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上海自贸区成立至今,总方案对金融改革部分却措辞谨慎。自贸区虽承担了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的重任,四大问题也反映了实施困境。
2013年09月24日
美联储不退市加大中国政策难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美联储推迟退出QE引发市场积极反应,投资者仍依赖非常规货币政策;但这并不值得欢呼,美国不确定性会对中国的经济政策产生负面影响。
2013年09月05日
上海自贸区应成为升级版特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中国政府大力推进上海自贸区,意义绝不仅仅在于推行金融、贸易改革试点,其对法律、行政管理模式的探索,与深圳特区有异曲同工之处。
2013年08月20日
反思“四万亿”恐惧症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四万亿”该受诟病之处到底在于反周期的宏观政策,还是经济体系本身存在的缺陷?二者本质不同,应对方式也大相径庭,一旦混淆不仅不利于总结经验,反而容易矫枉过正。
2013年08月07日
应告别“稳健”的货币政策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钱荒”之后,央行依旧用“稳健”来阐述未来货币政策。笔者无意咬文嚼字,只是希望决策层能提高政策透明度,及时准确地将政策导向传递给市场。
2013年07月30日
如何反击“唱空中国”?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投资者对于中国经济增长底线认识模糊,市场对反周期经济政策是否推出、何时推出也判断迥异。回击唱空的最好方式在于提高政策透明性与一致性,同时发挥逆周期的宏观经济政策。
2013年07月16日
克强指数显示经济或破下限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中国第二季度经济增速或引发决策层与市场担忧,真实情况可能更糟。若宏观经济政策难有作为,7.5%的增长率下限无疑将被突破。
2013年06月25日
中国央行缘何冷对“钱荒”?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中国金融市场恐慌,主要源于资金面紧张而央行坐视不管。央行冷静观望或传达了上层意图,但收紧流动性不仅加大了恐慌情绪,也对实体经济有负面冲击。
2013年06月05日
“安倍经济学”的五个解读误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安倍经济学”充满争议,日本股市大跌是否意味着安倍经济学的失败,日本真正的风险点又在哪里?中国国内对其评价或过于草率。
2013年05月21日
M2激增的风险在于资产泡沫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中国M2与GDP比重接近200%,创下全球新高,各界议论纷纷。M2/GDP比重激增原因和风险何在?是否会给今年的通胀带来压力?是央行失职导致货币超发吗?
2013年05月06日
幼稚的“做空中国”阴谋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沈建光:影响股市的最关键因素在于基本面,基本面良好,做空自然只能是昙花一现。很难说“做空中国”导致了股市下跌,也许是4万亿后遗症导致了投资者信心不足。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关于《沈时度势》
沈建光,瑞穗证劵亚洲公司首席经济学家,赫尔辛基大学经济学博士。少时曾求学欧美,希望纵横四海,游历全球;如今重心回归中国,专栏立意审视中外经济,建言宏观大势。曾任国际经合组织顾问和欧洲央行资深经济学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芬兰央行经济学家,现亦为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客座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