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简化字不讲理》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半边街上砍一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彳亍等于踯躅,一词两写,以见汉字语词丰富。纵有不好,政府也无权妄杀无辜字,听其自家演变淘汰即可。
2013年3月1日

所谓鬥争你不懂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上世纪40年代,延安搞阶级斗争,嫌鬥字笔画繁,把斗字改音dòu,拿去做鬥字的简写,而斗之本义被遗忘。
2013年4月19日

党国二字要认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黨字简成党字,拉古代的党项羌人入黨,岂不滑稽?何况还有姓党和黨的,强迫两姓并成同一姓,未免太霸道了吧。
2013年4月12日

践踏国名一枝花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篆文华,顶上草头,中间象花枝下垂形,底下于字做声符用,一讲解,儿童都懂。简化的华,则无道理可讲。
2013年3月29日

女头淋水龄无齿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先民造“龄”字,以可见之齿推定不可视之年纪,何等智慧。若将龄简成令,看似简易书写,实则增添了识字难度。
2013年3月22日

土羊觸墙僚变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僚字从人从尞,僚亦声。尞简化成“了”,掌故丧失,亦文化损失。何况篆文“了”象男根之形,亦即屌字古写。
2013年3月15日

修什么,怎么整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流沙河:怎样“整”?第一,束。束字圆圈绕木,就是捆柴。第二,攴,就是扑打的扑。第三,束了攴了就端正了。
2013年3月8日

请来丑字考教授

流沙河先生今日起在FT中文网上开设《简化字不讲理》新专栏。首篇请出上世纪70年代中国国务院颁布的第二批简化字中的几位,“虽已作废,却仿佛前生结拜的狐朋狗友,又想再看他们一眼。”
2013年2月22日

《白鱼解字》两则

流沙河先生最近出版的《白鱼解字》一书,是他几十年古汉字研究的精粹。FT中文网经授权发表该书作者自序,以及其中的两则《川与水灾》与《源泉流演成派》。
2012年11月26日
流沙河,1931年生在成都。汉族,蒙古裔。小时习《诗经》、《孟子》,诵古文,背古诗,做文言。青年时做新诗。1957年为《星星诗刊》编辑人员,因诗诖误,以致劳作达二十年。终被改正,回原单位四川省文联,仍做该刊编辑工作。七年后遣去做专业文学创作,美称一级作家。1989年后著有《Y语录》、《庄子现代版》、《书鱼知小》多种。此前尚有诗集五种,诗话一种,随笔一种。近年攻古文字,著有《白鱼解字》和《文字侦探》。现年八十二了,还在工作。
上一页‹‹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