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蒙•库柏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西方政客们忽视了什么?

库柏:大多数政客们喋喋不休地谈论着身份认同,却忽视了自动化、气候变化以及医学领域即将到来的革命。
6天前

不要用单一身份标签加剧分裂

库柏:没有人“只是”穆斯林,或者“只是”加泰罗尼亚人。将众多有着种种差异的人仅仅归于某一类是很荒唐的。
2017年11月13日

东南亚拯救英国?做梦去吧

库柏:英国退欧阵营寄望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取代欧洲国家,成为英国的关键贸易伙伴。我最近的东南亚之行表明这有多么可笑。
2017年10月24日

人类的好运也许到头了

库柏:我们享受了72年的和平与繁荣(当然有人称之为“精英的失败”)。然而近期事件表明,我们走运的时期很可能快到尽头。
2017年10月19日

专家如何重获大众的信任?

库柏:我们永远需要专家,因为大多数人几乎什么都不懂。这是必然的——冰箱的工作原理尚且很复杂,更别说经济或气候问题了。
2017年10月18日

巴黎将成为全球首个“后汽车时代”大都市

库柏:2024年的巴黎,无人驾驶出租车将连续运载乘客,几乎不泊车,停车场将变成自行车道、露天咖啡座或运动场。
2017年10月5日

脱欧实验是英国给世界的礼物

库柏:英国为了人类利益拿自己做了一项实验,并已给其他国家带来一些教训,只是这些教训对英国自身来说太晚了。
2017年9月30日

巴萨是加泰罗尼亚的非武装部队

库柏:巴萨的座右铭是“不只是一家俱乐部”。如果加泰罗尼亚有一天独立了,那么巴萨必然在其中发挥了作用。
2017年9月30日

从德国新词解读德国大选

库柏:在德国,把两个已有词汇拼起来就构成一个新词。解读德国大选的一种方式,就是看看德国现在流行的政治词汇。
2017年9月8日

精彩而危险的“特朗普秀”

库柏:每天观看“特朗普秀”的最新剧集,已成为一个全球习惯,但这转移了我们对一些事关生死存亡的危险的关注。
2017年8月15日

退欧暴露英国根本缺陷

库柏:赢得退欧公投的善辩者无力解决退欧难题。“口才治国”、统治阶层与世隔绝、妄自尊大,是英国的三大缺陷。
2017年8月14日

从特朗普粉到科尔宾粉——“政治追星族”的崛起

库柏:儿童会用泰迪熊作为自己与外部世界之间的“过渡空间”,对于政治追星族而言,候选人就是他们的“泰迪熊”。
2017年7月31日

小城市才是明日之城

库柏:本土出生的美国人正在离开大城市,“搬到人口在50万到100万之间的小城市”。最受青睐的是一些大学城。
2017年6月19日

谁是文化精英?

库柏:请想象地球上几乎任何一座大城市的一间咖啡店,里面满是穿着入时、身形健美的人,在喝着5美元一杯的咖啡。
2017年6月6日

民粹主义要的是惩罚

库柏:民粹主义者对特朗普掌权未表现出狂喜,因他们不关心解决方案,他们要的是惩罚——让别人像他们一样痛。
2017年4月25日

白人工人阶层理应重新得到尊重

库柏:西方国家的电视节目已经不再拿黑人、同性恋或犹太人取乐,但白人工人阶层却享受不到这种保护。
2017年4月5日

普京之友——俄罗斯的西方精英网

库柏:如果勒庞当选法国总统,那么,西方三大军事力量中的两个将由亲俄人士执掌。斯大林做梦也想不到这点。
2017年4月1日

推销未来:反制怀旧民族主义的唯一办法

库柏:从特朗普到英国退欧,推销往昔成为当今最容易的拉票方式。法国总统候选人马克龙将尝试唯一可行的反制策略:推销未来。
2017年3月29日

放心,特朗普不会创造未来

库柏:多数历史学家如今认为,国王和总统对普通人的生活相对没什么影响。人口结构、气候和技术要重要得多。
2017年3月28日

阿里安娜•赫芬顿的睡眠革命

库柏:赫芬顿善于把握时代大势中的商机。在《赫芬顿邮报》的成功之后,她创立了健康公司,“出售”睡眠。
2017年2月22日
西蒙•库柏(Simon Kuper)1994年加入英国《金融时报》,在1998年离开FT之前,他撰写一个每日更新的货币专栏。2002年,他作为体育专栏作家重新加入FT,一直至今。如今,他为FT周末版杂志撰写一个话题广泛的专栏。
12››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