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FT大视野

千禧一代将改变世界杯

库柏:千禧一代很少全神贯注地看完一场90分钟的比赛,他们所热衷的种种新看球方式正在改变这一重大赛事。

26岁的伦敦人奈德•纽厄尔-汉森(Ned Newell-Hanson)狂爱看球,但尽量不在这上面花钱。他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在切尔西(Chelsea)比赛已经结束数小时后在移动设备上观看录播,最好是能在自家阳台上边喝葡萄酒边看,不过如果情况不允许,在公交车上看也行。(他会不遗余力地避免提前听到比分。)

这样的时间安排让他既可以照常生活,又丝毫不会错过自己心爱球队的比赛。他用亲友们的天空体育(Sky Sport)和BT体育(BT Sport)账号登录自己的设备,这样就可以免费观看比赛了。他说:“我用的是PlayStation,这样可以在电视上流播。我从不看电视直播。”

除了观看真实比赛,他还会花大约同样多的时间来玩足球视频游戏。纽厄尔-汉森说自己与千禧一代的其他人之间的一个很大不同就是,其他人很少全神贯注地看完一场90分钟的比赛:“我的很多朋友实际上得有半场比赛的时间都在手机上干别的事。”

纽厄尔-汉森刚刚搬到纽约,他打算在酒吧观看本届世界杯(World Cup)。但他的同代人所热衷的种种观看新方式正在改变这一人类最喜爱的电视盛事。

数字化颠覆已经严重影响了娱乐、营销和广告行业。例如,过去20年,音乐业的收入因流媒体取代了CD而大幅下滑。最近,流媒体又引发了电视革命,英国年轻人现在看Netflix的时间超过了英国广播公司(BBC)所有节目的总和。

咨询公司Futures Sport称,全球体育节目收视率在2012年见顶。但世界杯仍作为最后一个“看电视之约”——让人们打开电视的一个理由——坚守着阵地。现在终于连它也遭到了颠覆,虽然还没到彻底沦陷的地步。今年夏天俄罗斯世界杯所吸引的观看人数可能会超过以往任何一届比赛,而且甚至可能超过人类历史上其他任何一场活动。就连年轻人也会在电视上观看这届世界杯。但千禧一代也将以2014年上届世界杯时还十分稀罕、甚至尚不存在的方式体验本届世界杯。

电视机,这一过去30年处于足球经济核心的设备,如今正面对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这对传统广播公司和国际足联(FIFA)——足球的国际管理机构——等体育赛事转播权的所有者来说是可怕的,但让一长溜希望获利的新企业振奋不已。

世界杯在大多数国家都是在免费电视频道上播放的,这项一度几乎只属于欧洲和拉丁美洲的赛事如今已感染了地球每一个角落。据Futures Sport全球董事总经理凯文•阿拉维(Kevin Alavy)预测,今年夏季世界杯的全球电视观众累计将达108亿人次,比2014年巴西世界杯高出14%。他说:“俄罗斯为东道国,意味着比起巴西当东道主的那届世界杯,本届世界杯将有更多比赛在更方便欧洲和亚洲观众观看的时间举行。”Futures Sport的估计甚至不包括在线流播放——随着智能手机观看质量的提高,这种观看方式已经变得越来越普遍。

多屏幕体验

位于伦敦的Copa90是一家专注于球迷文化的在线媒体公司,其首席执行官汤姆•瑟尔沃尔(Tom Thirlwall)表示,对于许多年轻球迷来说,他们可能会同时在看好几块屏幕,世界杯只占其中一块。尤其是小比赛或在工作时间进行的比赛,千禧一代几乎没人会盯着球员脚下的每一个动作。瑟尔沃尔说:“一群人坐在客厅电视机前,这种习惯基本已经要消失了。”在智能手机时代,年轻人很少连续看什么超过几分钟。如果俄罗斯世界杯上有人进球了,不管是在合法网站还是盗版网站,他们都会很快找到射门视频剪辑。他们可能甚至不知道该视频是否是盗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