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分析:中国就业市场出现压力征兆

中国领导人最担心的经济问题是:失业是否在控制之下。分析师们表示,就业市场前景将是决定中国领导人是否会出台大规模刺激措施的因素之一。
2012年7月12日

余永定:人民币路线图存在缺失

这位中国经济学家在最近一篇论文中表示,中国不仅缺乏将人民币变成一种国际货币的合理途径,而且目前很多表面上的成功都是一种假象。
2012年7月11日

保增长重回首位

上海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胡月晓:近期CPI指数走低,而中国政府在1月内连续2次下调利率,表明中国政府的宏观政策指向中,保增长又重新回到首位;物价形势也已不再是年初的控通胀,而是“反通缩”。
2012年7月11日

中国6月进出口增长双双放缓

显示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正面临强劲“逆风”
2012年7月11日

中国进口下降压低大宗商品价格

油价跌破每桶100美元的关键价位
2012年7月11日

中国通胀骤降引发通缩担忧

一些人警告,若政府刺激措施力度不到位,中国经济可能会陷入通缩
2012年7月10日

历史传统与当代中国经济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荣誉教授邹至庄:从历史视角考虑,能让我们更好地了解中国经济,譬如,在中国历史上,哪些机构是银行和金融机构?
2012年7月10日

中国6月CPI涨幅回落至2.2%

使政府有更大的政策余地来刺激增长受阻的经济。
2012年7月9日

地方政府发债风险几何?

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师刘利刚:中国不允许地方政府发债,但地方政府又通过各种方式欠下巨额债务,这一症结的出路在堵不在疏,好的机制可防止过度发债。
2012年7月9日

中国维持高速增长的动力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罗天昊:中国保持高速增长有可能,但需要以均衡战略造就东西城市的崛起,以内需造就大陆型强国,以制度变革释放创造力。
2012年7月9日

中国股市为何不振?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刘胜军:上半年上证指数微涨26点,在亚洲主要股指中列倒数第一。这是在警示中国经济的病症。药方并不复杂,但也许很苦。
2012年7月6日

经济学家担忧中国信贷增长

经济学家指出,中国完全可以采取传统的财政刺激政策,一定不能仅仅以促使本国银行增加信贷来解决问题
2012年7月6日

中国一月内再度降息

中国在不到一个月内第二次下调利率,表明政府对经济增长乏力十分担忧;与此同时,中国央行还告诫金融机构“继续抑制投机投资性购房”,此举可谓不同寻常。
2012年7月6日

Lex专栏:中国降息发出什么信号?

中国再次降息,原则上对大宗商品投资者是利好消息。但大宗商品在中国的“特殊功能”和影子银行体系,意味着放松货币政策并不是买入信号。
2012年7月6日

中国经济风险:通胀,还是通缩?

中国建设银行研究员张涛:中国央行连续两次降息,似乎已在为化解未来可能出现的通缩局面做准备,中国资本市场或将迎来一次“大熊”。
2012年7月6日

中国特色的“非对称降息”

中国农业银行高级宏观分析师王静文:中国央行本次降息令人意外,或是一次 “伪非对称降息”;相比欧洲央行弹药库的匮乏,中国货币政策连续放松是可期的。
2012年7月6日

何妨再来个“万亿”投资?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教授余淼杰:在中国,是“保增长”重要?还是“调结构”重要?主流看法是结构调整为纲,但我认为,为了保持社会稳定,增长是首要条件,不应牺牲增长调结构。
2012年7月5日

我为何看好中国经济增长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姚洋:许多人认为中国将告别经济高增长时代,但在我看来,中国至少在2020年前仍有望保持年均8%的增速,有利因素包括教育水平的提高等。
2012年7月4日

中国将出台新刺激措施?

订单减少和出口疲弱使中国经济继续放缓:6月份官方PMI跌至50.2,表明该月制造业扩张速度是七个月来最慢的。中国制造业持续疲弱,增加了北京方面出台新措施提振增长的几率。
2012年7月2日

城市化:中国发展的关键一步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张帆:如何实现从外需向内需的转变?国内需求如何才能支撑中国制造业?城市化是一条路,城市化滞后是外向型发展模式的原因或结果。
2012年6月28日

中国经济减速与治理思路

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军:要阻止中国增长减速,就必须确保竞争性行业生产率的可持续增长。这就要求竞争性行业的非国有部门和中小企业能够实现跨行业的资本流动。 (注:本文为张军在FT青岛国际经济高峰论坛上的主题演讲)
2012年6月27日

启动中国新一轮经济改革

博源基金会理事长、前招商局集团主席秦晓:中国持续30多年的增长模式已走到尽头,中国已进入新一轮改革的关键时期。为改进质量、调整结构,中国改革应设定七大目标。 (注:本文为秦晓在FT青岛国际经济高峰论坛上所做的主题演讲)
2012年6月26日

基建投资接力中国增长

中国农业银行高级宏观分析师袁江:在当前内外交困的经济形势下,中国政府借力基建投资杠杆拉动经济增长,不仅符合政策调控逻辑,更符合社会发展逻辑,难题在于如何保障资金来源。
2012年6月26日

中国双速楼市的政策困境

在最大的发达城市,只有最有钱的市民才买得起房子。但在其它的绝大多数城市,人们比前几年更能负担得起房价,这使得开发商不太愿意更多建房。对以干预遏制房地产投机的政府而言,双速房地产市场导致了两难困境。
2012年6月25日

希腊退出与中国放缓

FT亚洲版主编皮林: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几乎所有国家都会受到冲击。而中国需求放缓的影响可能更加复杂,某些国家的“神奇时刻”可能因此走到终点。
2012年6月25日

秦晓:重启中国改革的七个目标

博源基金会理事长、前招商局集团主席秦晓在FT青岛国际高峰论坛上表示,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已达到一个拐点,需要以实现国际收支平衡、扩大内需等为目标,重启改革。
2012年6月20日

张军:中国经济为什么减速?

复旦大学教授张军在FT青岛国际经济高峰论坛上表示,中国经济减速主要是因为劳动生产率下降,这又是因为生产要素的跨部门流动受阻,因此需要打破垄断、撤销管制。
2012年6月20日

计划生育罪与罚

FT中文网财经评论员徐瑾:无论从经济合理性还是人道角度,计划生育政策都应反思;毒树不结善果,陕西安康引产案之后,任何辩解都显得苍白和伪善。
2012年6月15日

根本改革才能化解风险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刘海影:目前中国经济的主要问题,都与地方政府权力不受约束息息相关;各项重要的经济制度改革,都应以地方政府受到约束为前提条件。
2012年6月15日

中国5月出口增速反弹

进出口双双提速,增幅均高于预测,似乎显示增长势头保持良好
2012年6月11日

分析:中国似无需大举刺激经济

上周末发布的5月份经济数据只是有些疲软,而并不是灾难性的。中国经济的整体局面似乎远远不像很多人曾经担心的那么阴暗。
2012年6月11日
|‹上一页‹‹120121122123124125126127128129››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