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毛泽东逝世40周年纪念日在沉默中度过

毛泽东的平均主义经济思想与今天中国的自由资本主义形成鲜明对比,这使得官方极其警惕人们对他过多缅怀。
2016年9月13日

全球钢铁贸易再平衡与中国调整

卢锋:近年中国钢铁业面临内忧外扰,折射当代全球钢铁产业转移背景下历史性机遇,是中国钢铁从规模扩张向全面提升转变的必经调整过程。
2016年9月13日

最佳反恐利器是文明共识

李昊:人类社会的理解、同情、共识、团结是消除国际恐怖主义的根本武器,所以各国需消除基于国别、族群的偏见与歧视。
2016年9月12日

文革:世界文明史独特的政治现象

许成钢:讨论文革的性质,不可回避的问题是文化革命会不会重演,或者更宽泛一点的问题是:类似于文革的这样的悲剧会不会重演。
2016年9月12日

如何打造中国本土的超级体育IP?

在娱乐圈大火一把之后,IP概念又横扫体育产业。好的体育IP需要良好的生态土壤来培育,资本只是其中之一。
2016年9月9日

杭州G20:阻止全球化逆转

邵宇:全球化有可能正在日益变为一个零和博弈,中国的担当有着自身的义利观和现实主义的态度。
2016年9月9日

围绕G20峰会组织的外交风波

由于中共对G20峰会筹备已久,活动规划也是它的强项,这些风波不太可能是纯粹偶然事件,也反映了中国体制的某些特点。
2016年9月8日

大数据的阴影

刘远举:这是一个大数据的时代。某些令人忧虑的领域,却很可能比令人兴奋的领域,更早获得大数据的优势。
2016年9月8日

相声里的原始秩序与市场秩序

毛寿龙:相声“成也原始,败也原始”,但在扩展的市场秩序里,“成”会得到进一步放大,“败”的血腥味则会被对冲。
2016年9月8日

香港与大陆应建立IPO跨市免检机制

苏培科:利用好港股市场,既可疏导境内企业IPO问题,也可盘活香港股市,同时也会倒逼内地监管体制改革。
2016年9月8日

当创业成为一种“全民运动”

创业成为新的“上山下乡”运动是值得警惕的,它可能会洗劫中产阶层,助长整个社会浮躁、贪婪、功利的风气。
2016年9月7日

中国助推多边开发银行机制创新

顾宾:这是自2013年倡议成立亚投行以来,在基础设施投融资领域,中国再一次为全球经济治理提供公共产品。
2016年9月7日

G20应关注全球经济新框架G3

鞠建东、余心玎: 既不是美国试图恢复的G1,也不是美中对抗的G2,与全球鼎足三立相适应的G3,才是全球经济新框架未来。
2016年9月7日

创业公司的“期权纠纷”如何避免

王新锐:互联网行业内的期权纠纷大多不是一方“处心积虑”的结果,而往往是企业与员工在设计过程中没有充分博弈所致。
2016年9月7日

和米资本谷懿:中国创业者不必对创新有执念

谷懿认为,中国创业者与其纠结于面面俱到的创新,不如想想如何把别人的想象力合法“拿来”,更好地为己所用。
2016年9月7日

中国应警惕房地产泡沫

刘陈杰:当前房地产市场的火爆背后是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过低,资金不愿意进入实体经济,都在追逐资产泡沫。
2016年9月6日

中美为何不会发生新“冷战”?

张勇:所谓中美陷入新“冷战”乃至“必战”的宿命论是迷思。中美之间不存在陷入“冷战”对抗的条件或现实。
2016年9月6日

中国还会继续推进改革吗?

陶景洲:中国政策制定者不愿进一步开展以市场为导向的改革,自由市场在中国经济生活中的角色将会日益弱化。
2016年9月5日

G20峰会应关注全球贸易新常态

鞠建东、余心玎: 全球贸易结构巨变,“美国核心”的旧结构已被中美德新结构取代,各国应关注四大核心问题。
2016年9月2日

学者为何穿上学袍?

毛寿龙:思想和思想家都是危险的,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或许我们应该希望学者穿上学袍,为学术赢得一片天地。
2016年9月2日

新兴市场难逃美联储影响

桑晓霓:无论基本面如何,这是一个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仍掌握危险影响力的世界。新兴市场的回暖可能是暂时的。
2016年9月2日

网贷新规:P2P平台的异化和回归

王新锐、罗为、郭君磊:P2P的冬天是不是也要来了?网贷新规对P2P平台来说,是“为你好”还是“要你命”?
2016年9月2日

G20峰会能否释放开放与改革信号?

德国驻华大使柯慕贤:在“通过创新驱动增长”和共同反对保护主义这两个重点问题上,G20仍有许多挑战需要克服。
2016年9月2日

宜家在华网购平台为何姗姗来迟?

杰夫科特:宜家在华试水之举表明,西方零售商终于对中国消费者购物行为转变做出反应。可它们怎么才有所行动?
2016年8月31日

中国海外并购步伐缘何放缓?

王碧珺、张明、马剑文:中国海外投资情况如何?中国企业海外并购近期完成投资额环比下降41%,原因何在?
2016年8月31日

中国智库应参与东南亚“第二轨道”外交

张骏:亚太地区局势变化,“南海问题”日益突出,中国智库参与东南亚智库的“第二轨道”外交时颇有为难。
2016年8月31日

里约奥运会将给中国留下什么?

刘波:里约奥运会尽管呈现出一些新现象,但唯成绩论以及与之密切相关的“举国体制”,并未得到系统深入的检讨。
2016年8月31日

811汇改:潘多拉盒子与汇改成本

郭磊:如果没有汇改,不去打开潘多拉盒子,在锁定汇率的情形下去推供给侧改革和房地产去泡沫,结果会怎样?
2016年8月30日

G20峰会:谁来承担改革的代价?

周浩:解决全球经济发展困境,必须实施大规模结构性改革,但过去经验表明,结构性改革中掺杂过多的“逆周期性政策”。
2016年8月29日

楼市政策的异化与救赎

张立伟:混乱的决策体系、消极的官僚系统、传统的干预手段、藐视调控的资本,显示出地产政策失效与市场失控的迹象。
2016年8月29日

人民币的韧性恐难持续太久

毛希丁:在“贬值风波”一年之后,人民币汇率看似稳健。但境外人民币存款不断缩水,显示各方信心依然脆弱。
2016年8月29日
|‹上一页‹‹22222322422522622722822923023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