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沃尔夫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新常态”面临四大挑战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未来五年中国经济将发生什么转变?这对于关心世界发展前景的人而言是最重要的问题。中国当前面临增长模式转变、增长放缓、与世界经济对接和政治方面的四大主要挑战。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如何予以应对,将产生全球性影响。
2016年3月24日

印度是全球经济低迷中的曙光?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印度一直被誉为世界政治奇迹之一,其经济表现过去却并不尽如人意。如今,印度已成为世界增长最快的大型经济体。那么,印度的未来将会是什么样呢?
2016年3月18日

信息科技能否颠覆金融业?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信息科技颠覆金融业的时机似乎业已成熟,并且可能会让金融业的三大基本功能——支付、中介和保险——发生彻底变革。然而,断定这场变革一定会带来好处还为时尚早。
2016年3月10日

如何看待特朗普的崛起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美国是自罗马以来最伟大的共和国,是民主体制的堡垒,是全球自由秩序的保障。如果特朗普最终成为美国总统,那将是一场全球灾难。
2016年3月3日

全球经济需要“直升机撒钱”?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世界经济正在放缓,负利率从天方夜谭变为现实,央行下一步不仅可能实施财政扩张,还可能出台直接的资金支持,包括最激进的政策,即弗里德曼所建议的“直升机撒钱”。
2016年2月26日

大学不是一盘“生意”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大学是人类文明的骄傲。大学既不是企业,也不是培训学校。由政府支持、但市场化的高等教育容易产生弊端。英国政府拟通过监管消除风险,这不太可能成功。
2016年2月24日

银行仍是全球经济链条的薄弱环节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近期欧美银行股跌幅均大于整体股市,凸显银行的脆弱。人们有理由担心这些高杠杆、复杂且不透明的庞然大物的健康。
2016年2月18日

精英不能漠视大众利益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西方民主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针对精英阶层的叛逆已经全面展开。个人经济自由可能造成巨大的不平等,这使民主理念的现实意义空心化。如果精英与大众之间的鸿沟无法弥合,选民将转向局外人来清理体系。
2016年2月6日

失败者的反击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失败者也是有投票权的,这就是民主的含义,而且也理应如此。如果失败者觉得自己受到了十足的欺骗和羞辱,就会把票投给特朗普、勒庞和法拉奇等民粹主义者。这可能带来灾难性后果。
2016年2月5日

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尚未开始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中国需要审慎调整经济结构,让信贷助推的投资占GDP的比重下降,消费占GDP的比重上升。遗憾的是,中国急需的这种经济结构转型并没有发生,或者至少可以说发生得太慢了。
2016年1月21日

全球市场动荡传递了什么信息?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新兴市场已难再扮演世界经济引擎角色,不仅遭遇大规模资金外流,信贷泡沫也迅速破裂。作为新兴世界的最重要成员,中国目前的经济困境并非技术官僚可以快速解决。陷入泥潭的世界经济,能否找到强有力的新需求引擎?
2016年1月14日

全球性经济灾难不大可能发生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有三类事件可能让全球经济遭遇灾难:战争、通胀冲击、金融危机。从经济学角度来说,重要的不在于是否会管理好这个世界,更为重要的是能否避免灾难。
2016年1月11日

呼唤南非的“邓小平”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我在15年前曾经主张,南非应该让其贫穷部分借助低成本竞争走上发展道路,做中国在邓小平时期做过的事情。
2015年12月28日

美欧央行政策差异的挑战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为了完成各自的使命,美联储和欧洲央行应该出台不同的政策,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采取的行动正确。说到底,这两家央行都过于保守。
2015年12月16日

廉价石油僵局说明了什么?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石油价格为何下跌?是暂时现象,还是全球石油市场的结构性变化?如果是后者,又会对世界经济、地缘政治以及气候变化产生何种影响?
2015年12月10日

在大衰退的长期阴影下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美欧本来可以通过更有力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减小金融危机的影响。然而即便是现在,欧元区也缺乏这种意愿以及所需的机制。
2015年11月20日

美国劳动力市场怎么了?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美国壮年男女劳动参与率持续下降,表明美国劳动力市场严重失灵,是什么导致越来越多的美国壮年人口选择退出劳动力市场?
2015年11月13日

不应对全球气候挑战过于悲观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巴黎气候会议不太可能成为应对气候变化风险的决定性转折。但从长远来看,相对务实的方法和技术变革的加速,正在增大全球排放这艘“超级油轮”调整航向的可能。
2015年11月2日

中美打喷嚏,世界经济怎么办?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过去美国一打喷嚏,全球经济就感冒;现在中国一打喷嚏,全球经济也感冒。今天的世界经济已经失去最后一个重要的需求引擎。未来几年,全球需求将更加疲软。政策和思维都必须适应这一现实,从现在开始。
2015年10月15日

低利率为何存在?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如今高收入国家中最重要四家央行的干预利率全部接近于零。高度刺激性的货币政策、名义和实际利率超低以及没有通胀迹象缘何得以共存?
2015年10月14日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是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及首席经济评论员。为嘉奖他对财经新闻作出的杰出贡献,沃尔夫于2000年荣获大英帝国勋爵位勋章(CBE)。他是牛津大学纳菲尔德学院客座研究员,并被授予剑桥大学圣体学院和牛津经济政策研究院(Oxonia)院士,同时也是诺丁汉大学特约教授。自1999年和2006年以来,他分别担任达沃斯(Davos)每年一度“世界经济论坛”的特邀评委成员和国际传媒委员会的成员。2006年7月他荣获诺丁汉大学文学博士;在同年12月他又荣获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科学(经济)博士荣誉教授的称号。
|‹上一页‹‹678910111213141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