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苏格兰会再次寻求独立吗?

凯:2014年苏格兰独立公投以微弱劣势告败后,我曾认为在有生之年再也不会看到苏独,但我现在改变了想法。
2016年7月5日

我以身为欧洲人而自豪

FT专栏作家凯:即便欧洲一体化是一场通向未知目的地的旅程,我仍将投票支持继续这场颠簸但令人兴奋的旅程。
2016年6月23日

直升机撒钱的表象与本质

FT专栏作家约翰·凯:直升机撒钱的表象令人困惑,但本质是依靠短期借款融资的赤字财政。我不认为它是个馊主意,但鉴于实际利率这么低,更好的办法是依靠长期借款融资的赤字财政。
2016年6月3日

英国去留欧盟不应通过公投决定

FT专栏作家凯:乍看上去,公投过程堪称民主实践的典范。但重温政治家伯克对代议制民主的阐释就会明白,不应采用这种方式做出重大决策,因为民粹和民主不是一回事。
2016年5月31日

巴菲特模式:广受崇拜却无人能效仿

FT专栏作家凯:巴菲特的天赋不体现在善于挑选股票,而是体现在他对企业本质有无比清晰的认识,并创建了一种基于这种认识的商业模式。
2016年5月25日

银行业的真正危险

FT专栏作家约翰•凯:可怜的桑德斯,如果你不了解负责监管全美银行的美联储和财政部,如果你不清楚银行业的真正风险,你怎么能够当美国总统?
2016年4月25日

准备迎接第二个“特别世纪”

FT专栏作家凯:罗伯特•戈登认为1870年至1970年是一个“特别世纪”,而过去50年令人失望,IT技术虽然迅猛发展,但生产率增速却在放缓。这种观点或许过于悲观了。
2016年3月7日

资产负债表未必可信

FT专栏作家约翰•凯:从资产负债表和资本充足率计算获得的表面信息,未能充分道出全球金融体系的复杂性和依赖性。市场参与者对银行感到紧张,合情合理。
2016年2月24日

纺织业革命对优步的启示

FT专栏作家凯:当年的飞梭发明者遭到纺织工围攻,所幸他最后得到法国保护。如今优步的遭遇说明同样道理:限制竞争有损创新和公共利益。
2016年2月23日

“全美最可恨的人”

FT专栏作家约翰•凯:史克雷利将达拉匹林从13.5美元一片涨到750美元一片,被封为“全美最可恨的人”。既然国家控制了药品上市和市场准入,是否应该也对药物定价进行控制?
2016年2月6日

股东并非公司所有者

FT专栏作家凯:股东是公司所有者,在此基础上,董事义务是让股东价值最大化。我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次被人告知“这是法律”了,但这不是法律。
2015年11月18日

智能手机时代的生产率奇迹

FT专栏作家凯:过去10年的技术进步将家庭(而非企业)的效率提高到一个不同寻常的高度,这对政府的传统经济统计框架构成了不小的挑战。
2015年9月21日

欧洲一体化走得太远了

FT专栏作家凯:欧盟扩张计划的地域界限,是否已超越了它能够合理维持的限度?历史上的帝国通常都是因为过度扩张而灭亡,过度扩张会导致外围国家人口难以驾驭。
2015年7月17日

为什么说丹麦才是全球“顶尖国家”?

FT专栏作家凯:我最近参加了一次会议,与会者热烈讨论21世纪全球“顶尖国家”究竟是中国还是美国,有人认为,这个桂冠其实应归于北欧国家丹麦。
2015年7月1日

单调银行业卷土重来

FT专栏作家凯:几乎同时宣布的德意志银行领导层换血和汇丰全面重组,也许意味着银行业终于向冒险、投机时代告别。单调保守的银行业将会重回人们的视线。
2015年6月23日

聪明人搞砸金融

FT专栏作家凯:以往金融业由擅长同客户打交道的人主导,21世纪的现代金融业则由玩转衍生品的数学高手主导。问题在于,当年的银行四平八稳,偏偏是现在这些聪明人酿成了金融危机。
2015年10月19日

这么多现金哪去了?

FT专栏作家约翰·凯:在英国,发行的现金总量相当于每个男人、女人和儿童都持有1000英镑,美国的数据是超过2000美元,但这些钱都没有进入你我的钱包。
2015年10月12日

通才教育永远让人受益

FT专栏作家凯:基础教育的目标应该是让学生掌握批判性思考、数字演算、写文章和观察的能力,以便在未知的未来环境从事富于回报的职业,有一个充实的人生。
2015年9月23日

聪明的投资者不扎堆

FT专栏作家凯:谨慎投资离不开多元化,但现代投资者的“跟风行为”,意味着短期内几乎所有种类的资产之间都相互关联。这导致的结果就是,谁也赚不到钱。
2015年6月8日

我看经济学教学改革

FT专栏作家约翰·凯:宏观经济理论在金融危机中暴露了不足,现在很多年轻人要求老师讲授非主流或非正统经济学。对此,我是不敢苟同的。
2015年4月24日
约翰•凯(John Kay)从1995年开始为英国《金融时报》撰写经济和商业的专栏。他曾经任教于伦敦商学院和牛津大学。目前他在伦敦经济学院担任访问学者。他有着非常辉煌的从商经历,曾经创办和壮大了一家咨询公司,然后将其转售。约翰•凯著述甚丰,其中包括《企业成功的基础》(Foundations of Corporate Success, 1993)、《市场的真相》(The Truth about Markets, 2003)和近期的《金融投资指南》(The Long and the Short of It: finance and investment for normally intelligent people who are not in the industry)。
12345678910››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