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向垄断企业问责
中国中山大学经济学系教授王则柯:中国的垄断企业都非常“牛”。但以“消费者权益”和“垄断者责任”这两个普世价值观念为底气,还是该做抗争。
出让“大礼包门票”可以多赢
中山大学经济学系教授王则柯:一些人心理上不接受有价出让“大礼包门票”的做法,可以回溯到中国士大夫阶层“君子不言利”的迂腐传统。
2010年10月12日
排队的制度要求
中国中山大学经济学系教授王则柯:科学文明的排队制度,是“一种业务排一个队”。这是贯彻“先到先得”或者“先到先办”原则的保证。
2010年08月27日
排队的制度环境
中山大学经济学系教授王则柯:排队是一种按照“先来先得”的原则配置资源的制度。只要专门的禁令,那么老板请下属员工代为排队,也就无可非议。
2010年08月06日
替人开车比替人排队高贵?
中国中山大学经济学教授王则柯:不要一牵涉“穷富”关系,就被情绪左右。认为存在“歧视”的人,是自己先把工作分了高低贵贱,歧视那些“贱”工作而已。
2010年07月09日
富人雇穷人排队是双赢
中国中山大学经济学系教授王则柯:时间更值钱的富人,请时间不那么值钱的穷人排队,对双方都有好处,且不会损害他人,这在经济学上被称为“帕累托改进”。
2010年06月04日
君子当言利
中国中山大学经济学系教授王则柯:实践“消费权益在你手,据理力争要开口”的行为规范,是要勇气的,特别是在历史上一直渲染“君子不言利”的中国。
2010年05月14日
“索赔”的意义
中国中山大学经济学系教授王则柯:“消费权益在你手,据理力争要开口”。索赔与投拆,是促进内需的功德无量的大事。
2010年04月30日
猴子也有“损失厌恶”
中国中山大学经济学系教授王则柯:经济学中的需求定律,不仅适用于人类,而且对于懂得使用硬币的猴子也同样成立。
2010年04月16日
别让“损失厌恶”毁掉合作
中山大学经济学系教授王则柯:李政道杨振宁最终分道扬镳的导火线是合作论文的署名次序。他们都认为自己的贡献比对方大。
2010年04月02日
巴士总是姗姗来迟?
中山大学经济学系教授王则柯:为何偏偏是你等的那路公共汽车姗姗来迟?这是“损失厌恶”的心理在做怪。
2010年03月19日
代币券的前世今生
中国中山大学经济学系教授王则柯:从十年前发文严禁“代币券”,到如今代币券的大量发行和使用,让人不禁怀疑这是否是“纠风办”和有关企业在唱双簧。
2010年02月26日
火车车次有讲究
中国中山大学经济学系教授王则柯:中国的铁路运输服务,至今属于计划经济色彩最浓的一类行业,各个铁路局之间,基本上就是不许竞争。
2010年02月05日
“标签放错”的营销花招
中山大学经济学系教授王则柯:所谓“标签放错”,恰恰是一些不规范的企业拙劣的营销手段。放错了就要认账,才能体现负责任的企业精神。
2010年01月29日
吉祥号码卖给谁?
中山大学经济学系教授王则柯:公开拍卖其实最公平。如果因为拍卖吉祥号码有助长迷信之嫌而坚持所有号码同价,一定会激励走后门和贿赂的腐败现象。
2010年01月22日
卓越亚马逊“降价”风波
中山大学经济学教授王则柯:卓越亚马逊取消顾客订单的方式令人无法接受。如果企业自己出了差错,却要消费者买单,这是什么逻辑?
2010年01月15日
印度哪里胜过中国?
中山大学经济学系教授王则柯:因为中国不承认石油等资源开采前的价值,因此乐得拼资源消耗追求增长,所以过去几十年中国的增长是“资源消耗型”增长。
2010年01月08日
邮票何以身价不菲?
中山大学经济学系教授王则柯:8分钱的邮票40年后竟涨了四千多万倍。能够解释这一现象的不是“使用价值”,也不是“劳动价值”,而是市场的供求关系。
2009年12月31日
“不讲道理”的消费者
中山大学经济学系教授王则柯:消费者爱买什么不爱买什么,是个人的自主选择,可以“不讲道理”。只要目标明确,就被经济学认为是理性的。
2009年12月25日
“炒作”大蒜有什么错?
FT中文网专栏作家王则柯:蒜商增加大蒜的收购量,属于商品市场正常的买卖行为。他们承担风险,当然理应获得利润。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关于《生活经济学》
王则柯教授为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于196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数学专业,导师是江泽涵教授和姜伯驹教授,1978年开始在中山大学任教。近年来,主要致力于经济学教育现代化的工作,偶尔对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发表观察和提供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