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守望者》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上环风波

FT中文网专栏作家章蓉娅:上环这种避孕方式本来“无辜”,只因为在中国常被强制使用,让很多人痛恨。一场微博论战后,我自己去上了个环,想证明它并非那么可怕。
2012年9月7日

“母乳保卫战”为何沦陷?

FT中文网专栏作家章蓉娅:“抹黑母乳”的各种传言不断、新妈妈们在公共空间哺乳困难、加上奶粉公司的强大攻势,让许多新妈妈轻易向奶粉投降了。
2012年7月27日

谁动了我们的奶酪?

FT中文网专栏作家章蓉娅:三聚氰胺事件让中国国产奶粉几乎全军覆没。信奉“最贵就是最好”的年轻妈妈们,最安全的其实还是母乳。
2012年7月13日

选择适合孩子的“起跑线”

FT中文网专栏作家章蓉娅:不少朋友赶在9月前把孩子剖腹生出来,只为让孩子早上一年学。但过早上学,可能让孩子在“起跑”之后后继乏力。
2012年7月6日

“号贩子”背后的经济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章蓉娅:为何医院的号贩子屡禁不止?只因利润太高!我一上午10个号,每个号5块钱,号贩子只需50块钱的成本,就能坐收5950块的回报。
2012年6月29日

行医路上理想与现实

FT中文网专栏作家章蓉娅:做医生需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忍得住痛苦。坚守之后,回报必然很丰厚,但过程中首先要经历精神和物质的“双重磨难”。
2012年6月15日

闲话体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章蓉娅:朋友对单位组织的体检提出各种疑问:测量身高体重血压脉搏,是否只是走过场?体检医生能有好医生吗?不如自己花钱另做体检?
2012年6月8日

乐观是一剂良药

FT中文网专栏作家章蓉娅:病房是个小社会,我在这里接触来来往往的病人,他们心态各异,有绝望自杀的,也有坚强面对的,乐观者的疗效往往比悲观者好很多。
2012年6月1日

生病就得去医院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章蓉娅:医疗科普与家庭医生的缺失,让很多中国人动不动跑医院,不仅折腾奔波,花钱多,还可能交叉感染,医患关系恶化更会导致“过度检查”。
2012年5月25日

闲话中美医生

FT中文网专栏作家章蓉娅:美国医生技术超前、规范负责、又从不拿红包,为何我在美国定居的朋友却要回国看病,而且坚决反对中国借鉴美国式的医疗模式?
2012年5月18日

病人要不要给医生送礼?

FT中文网专栏作家章蓉娅:中国的病人给医生送礼,一般有四种情况,最普遍的是谋求特殊照顾和跟风。这两种送礼都该尽量杜绝。索要礼物的医生则应该受到严惩。
2012年4月13日

收礼的故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章蓉娅:从见习医生、实习医生到正式医生,我收到过的病人的礼物形形色色、千奇百怪,从病人亲自纳的鞋底、画的画,到大蒜、小米和诗歌。
2012年4月6日

让医生与病人并肩战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章蓉娅:哈尔滨发生又一起恶性伤害医生事件,让我痛心。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明白,医生和患者共同的敌人是病魔,而非彼此。
2012年3月30日

让医生有尊严地活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章蓉娅:我的同学或同事中,离开医疗行业的越来越多,不少医学院也开始招不进学生。要让医生们有尊严地活着,首先就要提高他们的收入。
2012年3月23日

天价月嫂的价值

FT中文网专栏作家章蓉娅:月嫂良莠不齐,但身价动辄上万,远远“贵”过我这样受过多年专业培训的医生,不禁让人感叹,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
2012年3月16日

生孩子:顺产还是剖腹产?

FT中文网专栏作家章蓉娅:中国近50%的剖腹产率高居全球第一,除了医学上的原因外,恶劣的医患关系是其根源(此文为新设专栏《杏林守望者》首篇)。
2012年3月9日

要不要坐月子?

协和医院妇产科医生章蓉娅:我从一怀孕,就坚定了信念——决不屈从于月子里不准洗澡、不准吃盐、不准看电视的陈规,而要坐一个科学的月子。
2012年2月29日
章蓉娅,医学博士,新晋“辣妈”,毕业于清华大学及北京协和医学院,现就职于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在微博上记录工作和生活点滴,被誉为国内孕产育儿科普先锋,2011年新浪亲子“微博达人”(@协和章蓉娅)。“杏林”一词源自三国董奉行医济世的故事,后代指医道。从医路上痛并快乐着,但无论有何荆棘,愿以乐观心态坚守,做一个“杏林守望者”。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