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百家》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应竞逐IFC领导权

世界银行前工作人员常盛:世行行长竞选尘埃落定后,中国应积极争取获得世行集团下属的国际金融公司(IFC)的CEO职位,这是现阶段扩大中国“软实力”的绝佳舞台。
2012年4月26日

中国如何和平领导亚洲?

南京大学-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中美文化研究中心教授艾大伟:中国要恢复昔日在东亚的领导地位,就应推动建立对有关各方都更好、也更可靠的机制。
2013年1月16日

新结构经济学的核心

美国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王健:很多人错误认为林毅夫教授主张计划经济或政府强制干预经济;尽管面临执行细节的质疑,新结构经济学核心仍认为市场是最有效的分配资源方式。
2012年11月2日

追问增长根源:政府的罪与罚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刘海影:政府权力对其心仪项目的介入与干预,往往不能加快发展,反而是经济陷入停滞之因。政府滥权与无能之罪,社会却承担贫困匮乏之罚。
2012年11月1日

从技术转移看“中国模式”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刘远举:中国在一定程度上已走出纯承接技术转移的阶段,遇到另一个拐点的门槛,过去30年经济增长的贡献因素,正在逐渐变成障碍。
2012年11月1日

“林增长”命题:强政府+强市场

吉林大学学者孙兴杰:从经济史来看,林毅夫提出的发展经济学3.0版更贴近历史,市场并非自发产生,而是与政府共生的。强政府与强市场才是经济增长的制度保障。
2012年11月1日

克鲁格曼的自私药方

中国《第一财经日报》徐以升:在新书《现在终结萧条!》中,克鲁格曼开出以高通胀来削减美国债务的药方,丝毫未考虑对别国的影响,而QE3也是在迈向这个方向。
2012年9月26日

一百年前,那场没约的架

中国学者杨早:一百年前,北京的两拨文化人因政治观点不同,打了一场大架。这场文人之间的不约之殴,也许揭示了始于辛亥革命的中国第一次民主转型失败的某些祸因。
2012年7月9日

萨勃拉曼尼亚的预测

中国财经评论员徐以升:美国学者萨勃拉曼尼亚在《大预测》一书中称,中国会在2030年主导世界,但真正关心中国命运的读者,将会发现这难以企及。
2012年6月8日

反垄断法“勾结定价”之辨

中国财经评论人周克成:最高人民法院对《反垄断法》的最新司法解释,意在遏制厂商的“勾结定价”,但勾结定价不应视为违规行为,新解释是在为难企业经营者。
2012年5月11日

中国改革需要集权

中国内地撰稿人张立伟:中国将面对一场交错复杂的危机。当务之急是强化中央政府的控制能力,保持秩序的稳定,并以实际的改革行动凝聚社会。
2012年4月28日

“劳动”的中国故事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刘远举:中国人从来不缺乏劳动的权利,中国人缺乏的是拥有自己劳动、并平等、公正地交易自己劳动的权利。茅于轼的言论具有积极、开拓性意义。
2012年4月16日

敬答茅于轼先生:劳动是第一产权

美国波士顿萨福克大学薛涌:文革时之所以能够动员那么多人挖防空洞,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挖得起”,劳动无值,政府在这样折腾时基本上可以不计人力成本。
2012年4月16日

茅于轼、弗里德曼奖与中国自由主义

美国美利坚大学研究生李华芳:茅于轼获得“弗里德曼奖”引发了争议,其中存在一些明显的误解。在一个不如西方自由的社会里,一个自由推进者获奖,具有积极意义。
2012年4月12日

茅于轼与中国自由主义的误区

美国波士顿萨福克大学薛涌:茅于轼先生对于打破中国传统的计划经济意识形态有着卓越的贡献,但他的许多言论却违反了自由主义的基本原则。
2012年4月10日
《新百家》不是由某个固定作者撰写的专栏,而是为见解各异的学者或读者提供的一个学术争鸣、思想交流、观点对撞的“擂台”。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