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鲁•希尔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朗普和美国商界“对撕”会吃什么亏?

希尔:特朗普的商界顾问委员会解散事件,使人们对他自吹的商业头脑产生怀疑。但他还可能因此而损失更多东西。
2017年9月6日

混合万岁:让专才和通才各得其所

希尔:研究发现多元化团队胜过有才华的个人,这类发现是对经验、以及性别和民族多样性投下的另一张赞成票。
2017年8月30日

恐怖主义危及欧洲城市的漫步传统

希尔:如今,“可步行性”是欧洲城市规划的中心原则。但是,随时可能遭受袭击让这种步行传统陷入危险之中。
2017年8月29日

笼罩特朗普政府的阴谋论气息

希尔:给阴谋家太多空间,将让工作场所变成一个严重让人不快的地方,用阴谋诡计来治理国家也是没有帮助的。
2017年8月3日

企业需注重留住中老年员工

希尔:即便自动化可以部分弥补未来的技能缺口,不能吸引和管理中老年员工的企业将会吃亏,因为它们将与中老年客户存在代沟。
2017年6月7日

商学院不要老想着改变世界

希尔:在本世纪剩余的时间里,我建议商学院瞄准一个更平凡的目标:训练学员在商界做正确的事,并把事情做好。
2017年5月22日

21世纪的后台部门什么样?

希尔:高盛在印度班加罗尔的后台部门在2004年起步时,拥有近300名员工。如今这里有5000名员工,覆盖该行几乎所有部门。
2017年5月10日

高才低就未必没前途

希尔:一项新研究表明,一旦资质良好的员工对本职工作轻松掌握之后,通常会富有成效地运用他们的剩余时间。
2017年4月5日

优步老板重返课堂有用吗?

希尔:“教育特拉维斯”就像电影《窈窕淑女》中希金斯教授让言语粗俗的卖花女冒充公爵夫人一样,困难重重。
2017年3月6日

优步遭遇“管理路障”

希尔:快速成长的公司都会经历一个时刻:从野蛮发展向正规管理转型。有时这种变化需要一场危机来推动。
2017年2月22日

技术爆炸时代,论广告人的自我修养

希尔:在数字技术让营销无孔不入的今天,广告从业者为何还要保持“出于自身利益的自我克制”?
2017年2月14日

企业领袖还能重拾公众信任吗?

希尔:达沃斯论坛一向是企业领袖们对时局发表主张的安全之所,但在此之际,他们的公信力正备受拷问。
2017年1月17日

雅虎更名“Altaba”有感

希尔:历史经验表明,只要企业取得成功,人们就会习惯于它的新名称,无论这个名字起初听起来多么古怪。
2017年1月12日

该淘汰组织结构图了

希尔:金字塔般的组织结构图已经过时,但不管我们喜欢与否,变革的主要障碍不再是组织结构图,而是其中的人。
2017年1月9日

从登山灾难看团队差异重要性

希尔:登山队若忽视个体差异,可能冒危及队员生命的风险。在职场中,不承认成员差异的团队,效率则可能更低。
2016年12月28日

学徒特朗普树立的坏榜样

希尔:特朗普不是像乔布斯那样的指挥控制型领导人,他属于自恋型领导人。他登上总统之位的方式树立了坏榜样。
2016年12月22日

大数据并非万能

希尔:有太多的时候,计算机生成的“事实”几乎碾压人类常识。其实,大数据并不能告诉你关于客户的一切。
2016年11月30日

外企为何需要适应印度国情?

希尔:有人曾说,等待印度搞定一切的外资企业会失败,而那些惊叹印度是如何生存下来的公司会做得更好。
2016年11月7日

不接地气的销售目标对企业有害无益

希尔:目标和奖励是销售激励的重要元素。最近爆发的一系列丑闻表明,实现宏大目标的压力也是导致灾难的原因。
2016年10月14日

牢骚满腹的千禧一代令人失望

希尔:“惯坏的千禧一代”没有能力也不愿意踏踏实实去做前辈们做过的基础工作,还爱在离职时发讽刺告别信。
2016年9月26日
安德鲁•希尔(Andrew Hill)是《金融时报》副总编兼管理主编。此前,他担任过伦敦金融城主编、金融主编、评论和分析主编。他在1988年加入FT,还曾经担任过FT纽约分社社长、国际新闻主编、FT驻布鲁塞尔和米兰记者。
12››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