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治理新视野》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从“价格改革双轨制”看国企混改理念与逻辑

郑志刚:国企改革理念和逻辑与35年前张维迎教授所倡导的“价格改革双轨制”的理念和逻辑是一致的,即引入竞争,积极推进,务实改革。
6天前

国企改革:与其“并”,不如“混”

郑志刚:“并”只能解决国企改革的一时之痛,想从根本上解决国企经营机制的转换问题,只能通过“混”来实现。
2019年4月30日

国企混改:只有“混”,才能“改”

郑志刚:新一轮国企改革的成果,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实践中能否坚持以“混”促“改”的既定方向。
2019年4月16日

工业互联网平台会成为新经济时代下一个“风口”吗?

郑志刚:工业互联网要想成为新经济时代新的风口,只有工业互联网带来的交易成本的节省大于传统形式下的交易成本才会真正兴起。
2019年3月26日

中国热衷高学位背后的制度根源

郑志刚:翟天临“学位门”再次激发公众对国人热衷高学位现象背后原因探究的热情,其中不仅有文化因素,也有现实制度根源。
2019年3月5日

中民投“雷暴”暴露的公司治理问题

郑志刚:众筹理念使中民投暴雷事件对参与的股东公司经营不会产生太大影响。但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民营投资也会犯国有企业“扩张太猛”的问题?
2019年2月25日

中国国企改革的困境与出路

郑志刚: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带来的专业化分工和在此基础上实现的效率改善,是所有企业治理结构成功的关键。
2019年1月15日

国企混改的现实榜样:国有上市企业

郑志刚:从“管人管事管企业”向“管资本”的国有资产管理体系改革,是2019年国企改革推进重点,这也构成与上一轮“国企股份制改造”最具标志性的差异。
2018年12月25日

从联通到北方信托:国企混改的不变与变

郑志刚:从联通为代表的央企混改试水,到北方信托为代表的地方国企全面铺开,为我们评价国企混改过程中,公司治理制度设计理念的不变与变带来新的契机。
2018年11月30日

从特斯拉看如何防范“野蛮人入侵”

郑志刚:既然特斯拉并未发行双重股权结构股票,那么,在“一股一票”治理构架下,马斯克如何做到“非常高兴继续领导特斯拉成为一家上市公司”?
2018年11月8日

从深圳实践看“产业政策之争”

郑志刚:若我们需要新的历史决议总结改革开放四十年的经验,即以某些省市的产业政策实践,来反思政府宏观经济干预究竟给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带来些什么。
2018年11月1日

国资入主民资后,公司治理发生怎样变化?

郑志刚:对于新一轮“国资并购潮”,此举究竟是通过并购重组改善资源配置效率,还是“国进民退”在中国资本市场上的显现?
2018年10月23日

如何看待新一轮国企并购浪潮?

郑志刚:本轮并购浪潮中资金困难的民资被迫让渡控制权是一种理性选择,而国企并购民企,解决自身的体制和机制问题才是此举获得成功的关键。
2018年9月25日

阿里合伙人制度与马云的传承

郑志刚:合伙人制度与双重股权结构股票相比,将有助于一个企业的自然传承。这是未来需要通过围绕马云的退休和阿里的传承进一步观察的。
2018年9月11日

民企的“混改”

郑志刚:近期中国发生的民资控制权转为国资现象,是否意味着上市公司治理制度建设今天出现了某种程度的倒退?
2018年9月6日

新经济时代:赢者通吃VS赢者分享?

郑志刚:带着“赢者通吃”这样的抽象印象和现实担心,我开始了新零售之旅。随着观察和思考的深入,一些新的印象和判断逐渐在我的脑海中形成。
2018年7月31日

阿里现代合伙人制度的历史痕迹:晋商大盛魁的“万金账制度”

郑志刚:无论几百年前大盛魁的“万金账”还是如今阿里的合伙人制度,遵循的逻辑显然不是“股权至上”,而是“长期合伙”。
2018年7月2日

国企混改理论基础:从现代产权到分权控制

郑志刚:国企改革面临两大问题:一是“一股独大”下监督过度问题;二是所有者缺位引发的为经理人设计激励机制的设计者的长效激励机制缺失问题。
2018年6月20日

20年后国企改革理论再“争论”

郑志刚:当前国企混改理论基础并非来自新产权派鼓吹的现代产权理论,也非来自新激励派鼓吹的激励合约设计理论,而是来自二者的深度结合。
2018年6月12日

国企改革的轮回

郑志刚:对混合所有制企业再继续严格界定国有和民营已经失去了意义,政府应该弱化直至取消按企业所有制成分区别对待的政策。
2018年5月21日
郑志刚,中国人民大学金融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盘古智库学术委员。该专栏专注于剖析中国资本市场进入分散股权时代公司治理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阐述股东、董事以及机构投资者在治理结构中所应扮演的角色,旨在为中国公司治理实践改善提供思路和参考。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