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台湾解严

从同志文学看台湾解严

纪大伟:不少人认同台湾今日同志文化荣景是解严最亮眼成果之一。但冠冕不该一直留在政治名人头上,而应回归无数小民。

编者的话:今年,是台湾宣布解除戒严30周年。FT中文网邀请学者和媒体人撰稿,尝试从不同角度去分析,是什么样的社会文化形塑了台湾这一代人,以及80年代留给台湾社会的资产和限制。以下是本系列的第二篇文章,从台湾同志文化来看,戒严之下,同志文学的迂回,以及背后的无数小民。

台湾在1987年宣布解除戒严以来,至今已届30年。这30年的解严经验交出来的成绩单如何?对关心同志的人士来说,今日的同志文化荣景几乎是解严最亮眼的成果之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