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中国经济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Lex专栏:中国应赋予央行更大权力

如果中国希望在新的一年中避免硬着陆,那么有两项当务之急:更好地为信贷定价,以及更好地掌控通胀压力。两项都需要给央行赋予更大的权力。
2010年12月29日

中国必须应对经济挑战

瑞银投行高级经济顾问玛格纳斯:虽然中国宣称将实行审慎货币政策,但鉴于稳定较快增长在政治上的重要性,以及领导层将在2012年换届,中国央行在收紧政策方面可能仍将“慢一拍”。不过,如果通胀继续上升,力度较大的回应将不可避免。
2010年12月27日

中国加息抗击通胀

一年存贷款基准利率分别上调0.25个百分点,为两个月来的第二次加息
2010年12月24日

中国增长模式不可持续

中国学者、前央行政策委员会委员余永定为《中国日报》撰文时指出,中国增长模式不可持续,除非立即进行经济和政治改革,否则中国经济可能突然减速。
2010年12月24日

社评:中国适度通胀有助纠正全球失衡

FT社评:只要中国继续抵制人民币名义升值,那么国内一般通胀率高企就不可避免,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可取的。美国与中国通胀率持续保持一定差距,也许正是消除两国间失衡的出路。
2010年12月16日

中国抗通胀遭遇政治阻力

物价的持续上涨将让温家宝无法回避一些艰难的抉择:是选择较低的增长速度,还是较高的通胀和可能破坏稳定的泡沫;是选择实际利率为负,还是提高名义利率;是选择出口商,还是家庭。
2010年12月15日

中国发展模式面临的风险

FT专栏作家加普:中国希望从世界工厂转变为先进经济体,并正利用它手中的市场权力,走“消化吸收他人”知识产权的捷径。但如果中国不致力于真正的创新,就有可能在转变为先进经济体的途中抛锚。
2010年12月13日

对外投资的“中国模式”

人们通常认为,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对象多是力拓这样的资源型企业。但数据分析却显示,资源型和制造业在中国对外投资总量中的比重并不高,且中国对外投资并不集中在自己擅长的领域。
2010年12月9日

中国经济转型并非易事

要让消费在中国经济中发挥更大作用,中国政府必须实施一系列讨论已久的结构性改革。但问题在于,中国政府能否突破各种障碍,加速实施改革计划?
2010年12月2日

“通胀不是中国今年面临的主要威胁”

经济学家威廉姆斯指出,中国政府正提高收入补贴,为低收入家庭提供帮助
2011年1月5日

中国下一站:机遇与选择学术研讨会

2011年1月8日,北京市刘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经济观察报》和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将在上海联合举办“中国下一站:机遇与选择”学术研讨会,聚海内外专家学者、业界精英,汇于上海,共同分析困境症结、探讨未来出路。
2011年1月4日

12月份汇丰中国PMI降至3个月低点

但经济学家表示制造业增长的放缓不足以减轻中国的通胀压力
2010年12月31日

为何低利率会催生股权融资?

北京大学中国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宋国青:当存款利率相对于买房投资报酬率偏低时,就会催生“买房合作社”,比如父母帮助筹集首付。低利率催生股权融资是同样道理。
2010年12月30日

岁末答问

FT中文网总编辑张力奋:年底,一家中国媒体向我提了六个问题,这是我的答案。FT中文网声音多元,顺耳不顺耳的都有,相信读者自有判断力。只有声音多元了,独立判断才有可能。
2010年12月30日

北京最低工资标准上调21%

法定最低月工资将上调至1160元人民币,居中国全国之首
2010年12月29日

Lex专栏:中国央行的圣诞礼物

中国央行在12月25日宣布小幅加息。此举应有助于缓解全球货币紧张局势,但恐怕不足以为中国的货币和财政“高烧”降温。
2010年12月28日

中国明年新增贷款目标可能不低于今年

这意味着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启动的信贷热潮将得以延续
2010年12月15日

2011:转型年的政策难题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刘利刚:2011年是中国刺激政策的终结年,十二五的起始年,也是最高层换届之前的过渡年。在这个转型年中,严峻的通胀将使得经济形势变得更复杂。
2010年12月15日

中国将加大抑制通胀力度

致力于处理好保增长、调结构和控通胀三者之间的关系
2010年12月13日

Lex专栏:中国货币政策“稳健”吗?

本月中国货币政策从“适度宽松”转向“稳健”。然而,在通胀攀升到5.1%、数据也表明经济正出现过热的情况下,中国央行迄今没有上调存贷款利率。对此,市场应感到担忧。
2010年12月13日

中国再度上调存款准备金率

11月贸易数据显示出口快速增长,加深了对中国经济过热、通胀压力上升的担忧
2010年12月10日

中国出口飙升 抬高加息压力

11月出口同比增长34.9%,远高于预期水平,使贸易顺差达到229亿美元
2010年12月10日

中国2011年新增信贷目标

市场猜测,若通胀鹰派占上风,该数字可能会低至6万亿元人民币;若支持增长的阵营占上风,则将接近7万亿元。
2010年12月9日

中国发达省份将“富可敌国”

中国的许多省份或许还不为西方人所知,但他们很快就会对这些地区有所耳闻:汇丰预计,到2020年,中国至少6个省份的年GDP规模将赶上俄罗斯、加拿大等国。
2010年12月9日

刘永好:把中国农民变成农业企业主

中国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我们的农民朋友在农村养猪养鸡,年收入能够达到两三万甚至十万,因为他们走了产业链结合的道路,大规模生产的道路。
2010年12月7日

中国靠什么引领全球重构?

吉林省常务副省长竺延风:全球经济在重构。中国引领这一潮流要靠几个要素:最大的一个就是中国拥有巨大的市场。我在市场当中做过,我知道13亿的力量。
2010年12月3日

PMI调查:中印制造业活动显著增强

11月PMI同时显示,日本和亚洲多数新兴国家转弱或持平
2010年12月2日

亚运会遮掩中国增长“锋芒”?

2008年奥运会,让众多分析师错过了中国经济受全球危机拖累而出现的低迷信号。刚刚落幕的亚运会则恰恰相反:中国经济的实际增长速度或许比最新数据显示的更快。
2010年12月2日

中国治理外部失衡须增紧迫感

北京大学中国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卢锋:外部失衡使我国经济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高风险游戏中。这一游戏持续时间越久,规模越大,我国国民储蓄的风险就越高。
2010年12月2日

量化政策的中美剧本

北京大学中国宏观经济研究中心李远芳:美国量化宽松,是不得已而为之。而中国冒着扭曲经济结构的风险大规模动用数量控制型工具,只为苦守汇率稳定这个悲壮目标。
2010年11月25日

Lex专栏:中国的政策困境

通胀远非北京的唯一担忧。中国政府还需要推动增长、创造就业、避免贸易战、遏制房价等,一处失手,也许会引发接二连三的困境。
2010年11月23日
|‹上一页‹‹11311411511611711811912012112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