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从周小川表态看存准金

在今天中国央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行长周小川表示,存款准备金率下调,并不代表放松货币政策。FT中文网财经评论员徐瑾认为,随着负利率的终结,存准金实需一降再降。
2012年3月12日

向中国学习宏观调控

前摩根士丹利亚洲区主席罗奇:中国不会像许多人担心的那样很快迎来硬着陆,那些唱衰中国的人只会自讨没趣。中国在管理经济方面的表现远胜过多数人。这方面中国甚至可以给世界上一课。
2012年3月9日

中国不再“保八”

中国总理温家宝在全国人大开幕式上作报告时表示,2012年全年GDP增长目标为7.5%。这是中国8年来首次下调年度增长目标,对中国、对世界其它国家来说,此举意义重大。
2012年3月6日

温家宝总理的经济账

FT中文网财经评论员徐瑾:温家宝对2012年经济目标的制定,从官方层面认可了经济增长放缓的前景。更务实的经济目标,也为未来改革预留了腾挪空间。
2012年3月5日

中国两会前瞻:立足民生

瑞穗证券亚洲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两会是中国全年宏观政策走势的风向标。立足“民生”观察宏观政策,宽财政无疑是防止硬着陆的重中之重。货币政策上,宜降准不宜降息。中国与美、法等国进入政治换届期,应对危机的速度或加快。
2012年3月2日

中国金融开放急不得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下一场全球金融危机将源自中国(虽然没有十足把握)。很少有国家能在金融自由化和全球融合之后避免危机。想想上世纪30年代的美国,90年代初的日本和瑞典,以及如今的美国和欧洲。
2012年3月1日

中国经济走向再平衡

北京大学黄益平:产品市场放开但要素市场扭曲,造成了中国经济结构失衡。改革的关键在于真正实现生产要素市场化,事实上,经济再平衡已经开始。
2012年3月1日

世行:中国必须加快改革

世界银行昨日发布报告称,中国即便只想把经济增长率维持在5%,也必须赶紧实施经济和政治改革。世行警告,如不应对从政府干预经济,到社会不平等、法治薄弱和环境污染一系列问题,中国将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2012年2月28日

全球铜市等待中国买家

在全球铜市上,削减库存、回避高价的中国买家与看多基金再次展开角力,情形与一年前十分相似。但此轮交手不同之处在于,中国货币政策走向可能与去年正好相反。
2012年2月21日

中国降存准率支持放贷

继去年11月首次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之后,中国央行周末宣布再度下调存准率,此举有望为4000亿元人民币资金“松绑”,使其流入经济,促进增长。
2012年2月20日

中国经济的围城与穿越

中国证监会研究中心主任祁斌:未来10年将决定中国能否突破中等发达国家陷阱,而资本市场的作用十分关键。它要像《非诚勿扰》一样让企业和资金找到彼此,也要让老百姓真正享受经济增长的果实。
2012年2月17日

预测中国经济:看水泥还是挖土机?

考虑到中国近一半的GDP增长由投资拉动,渣打银行的王志浩决定物色一个能够真实反映信贷增长的先行指标。但多番尝试之后他发现,这个指标不好找。
2012年2月14日

中国化解地方债危机

巨额债务即将到期,而债务人无力偿还,因此政府同意延长到期日。这不是在描述希腊,而是在描述中国。但这是否意味着中国将成为另一个希腊?远非如此。
2012年2月13日

Lex专栏:中国通胀放缓可能提振消费

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一个好处是,2月份通胀率降至20个月低点。问题在于,消费价格下降是否导致政府放松财政政策。
2012年3月12日

中国2月CPI降至3.2%

预计政策基调近期内不会发生重大转变
2012年3月9日

市场对人民币失去兴趣?

唱多中国的人要小心了,人民币远期市场正发出悲观信号。自1月中旬以来,人民币NDF价格首次次反映出市场对未来12个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涨幅为零的预期。
2012年3月8日

中国预算里的隐形赤字

仔细阅读中国的预算草案,会发现一些会计技巧。中国真正的赤字规模可能比官方数字大。但投资者可以放心,中国愿意部署的财政火力比财政部愿意让你相信的更多。
2012年3月8日

对外改革,对内开放

北京大学副教授余淼杰:“改革开放”无疑是中国在过去三十年中最耳熟能详的一个词组。今日之中国,经济要继续发展,更应逆其道而行之:对外改革,对内开放。
2012年3月8日

2012如何调结构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温家宝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主要经济指标符合市场预期。2012可能会是相对平淡的一年。调结构方面的努力和成效值得关注。
2012年3月7日

Lex专栏:“保八”与中国银行业

中国政府昨天宣布今年经济增长不再“保八”后,四大银行股价打破了此前持续上涨趋势。经济增长放缓就意味着贷款增长放缓,投资者有理由表示担忧。
2012年3月6日

中国经济如何重回“内平衡”?

澳新银行刘利刚:中国经济仍需要内部再平衡,并以此作为新一轮经济增长的基础。中国结构性改革应该以内部改革作为基石,外部需求不振,事实上为中国经济提供了改革的催化剂。
2012年3月5日

出口增长推高中国2月PMI

2月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升至5个月新高的51.0,新增出口订单上升尤其明显
2012年3月1日

改革行百里者半九十

北京大学中国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卢锋:中国渐进式改革的逻辑意味着,实质性改革会面对日趋强大的既得利益制肘。如何克服改革疲劳症是中国下一步发展的真正挑战。
2012年2月23日

对中国投资热的两种解读

汇丰中国经济学家屈宏斌认为,对于正处于城市化进程中途的中国来说,现在的投资并非过度,而是不足。但对过度的担忧,确实能从一些地方政府的挥霍中找到原因。
2012年2月22日

降存准勿再迟到

FT中文网评论员徐瑾 :中国央行下调存准率可谓迟到,暗示了当局对于放松的迟疑。目前经济处于下行周期,应继续下调存准金,甚至可以考虑放大利率浮动区间。
2012年2月20日

贷款增长较慢倒逼央行降准

澳新银行刘利刚:超额存款准备金率变化、外汇占款变动及实体经济指标变动都将对存款准备金率政策产生影响。对于中国央行来说,保持货币政策相对灵活性是唯一选择。
2012年2月20日

“松货币”,更要“松市场”

安邦咨询:若想影响中国市场预期,松货币当然是便捷的政策信号。但是,在松货币的同时,更重要的是“松市场”和“促改革”。
2012年2月20日

中国“黄金热”的背后

悉尼大学兼职副教授John Lee:人们在热议“中国主宰的亚洲世纪”,而这个国家的现代版“黄金热”却催人清醒:中国国民可能正日渐对本国增长奇迹丧失信心。
2012年2月20日

资本市场改革是个结晶过程

中国证监会研究中心主任祁斌近日在一个关于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的内部讲话后,在问答环节中,对中国发展后劲、发行体制改革和养老金入市等问题一一作答。
2012年2月17日

我眼中的几个中国经济“先行指标”

读者清水一滴可:中国经济并非神秘莫测到“只有上帝才知道”。据近20年来的观察,我总结出几个中国经济的“先行指标”。
2012年2月16日

中国指示银行滚转地方政府贷款

这意味着中央政府无须立即应对各地政府的巨额债务
2012年2月13日
|‹上一页‹‹11611711811912012112212312412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