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政治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失衡时代的美国盟友与对手

当特朗普总统对美国主导创建的战后全球秩序不屑一顾,美国的亲密盟友们该如何面对这种窘境?中国和俄罗斯又该如何消化这份地缘政治大礼?
2017年7月6日

谁能领导世界?

战后历史上,全球领导地位之争从未如此激烈和充满不确定性。美国、中国和德国在风格上的鲜明对比,将定义G20峰会上的领导力竞赛。
2017年7月5日

如何对战民粹主义?

库柏:民粹主义和主流社会之间的争斗就像一场拳击比赛。如今主流社会已搞清民粹主义的出拳套路,可以反击了。
2017年6月29日

做空全球“民主市场”

卢斯:伊拉克战争败坏了民主的声誉。此后作为“民主样板”的美国,又连续选出了两位摒弃推广民主信条的总统。
2017年5月17日

特朗普,埃尔多安和民主面临的危险

拉赫曼: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有许多相似之处,他们都是民族主义者,都把国家治理变成了家族生意。
2017年5月17日

“一带一路”论坛上普京被奉为上宾

俄罗斯总统借机推广自己的欧亚经济联盟,但有人称,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并未给俄带来实惠,两者亦难对接。
2017年5月15日

从全球治理改革到重塑国际秩序

何亚非:当前对“全球自由秩序”利弊和存续的辩论是新世纪国际秩序重塑进程的先行。中国需要发出自己的声音。
2017年3月27日

美国贸易逆差归咎于中国?

黄育川:美国的贸易逆差在中国成为出口大国之前就存在很久了,而且巨额贸易逆差对美国来说也是不可避免的。
2017年1月24日

达沃斯日记:中美贸易战的危险,真实而迫近

王丰:知名投资人索罗斯在今年的达沃斯媒体晚宴上,对中美贸易前景发表悲观看法,预言中美必然发生贸易战。
2017年1月20日

新兴大国能够成为全球自由秩序拯救者吗?

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引出了一个重要问题:新兴大国会保护现有安排,还是会充当终结现有安排的最后推手?
2017年1月20日

FT大视野:通向世界失序的痛苦旅程

一个分裂、自我封闭并且管理不善的西方世界可能制造极大的动荡,但未来中国能承担起更重要的新全球角色吗?
2017年1月20日

特朗普时代的机遇、挑战与中国应对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我们提出了中美两国在特朗普时代的八大挑战与八大机遇,并给出了十大建议与对策。
2017年1月20日

英语为何成了英美的劣势?

库柏:一个说英语的社会就像玻璃房:它会让你变得透明;对于只会说英语的英国人和美国人而言,外国却是不透明的。
2017年1月18日

2017年全球大事预测(上)

去年FT对英国退欧公投和美国大选的预测都错了。今年我们试图提高预测成功率。不论正确与否,都是思维启发。
2017年1月9日

2016年如何改变了民主?

FT总编辑巴伯:今年,我们见证了许多不可想象之事,自由社会和民主政治基石已被撬动,我们似乎正在亲历现有秩序的毁灭。
2016年12月26日

2016:民主的危机与煽动家的逆袭

沃尔夫:民主政体的本质,是一种受谅解和制度制约的争斗,它不会保护民主本身。煽动家越是野心勃勃,民主体制就越有可能沦为专制统治。
2016年12月22日

美国外交政策框架面临威胁

佐利克:美国解决国际问题的框架正处于危险之中。面临新时代的不确定性,特朗普政府需要把力量与目的相匹配。
2016年12月16日

别急着断言历史已经转折

加内什:美国人刚选出一个想减税和去监管的总统,自由主义者就断言自由主义已死。其实,未来还有许多可能性。
2016年11月24日

继特朗普胜选后勒庞会上台吗?

拉赫曼:即便在英国退欧和特朗普上台后,勒庞也未必能在法国获胜。但勒庞若当上总统,很可能导致欧盟解体。
2016年11月23日

影响深远的欧洲革命往事

库柏:默克尔、普京、欧尔班和卡钦斯基,这四人如今都是欧洲手握大权的政治人物,而塑造他们的正是1989年发生的革命。
2016年11月9日

来自2066年的历史答卷:若伊万卡•特朗普成为总统

夏皮罗:支撑起特朗普主义的政治趋势显然并未在2016年达到顶峰。(如果)特朗普败选,它们就蛰伏起来,等待下一个信使。
2016年11月4日

如何应对民主的困境?

斯图布:民主、市场经济和全球化理应得到捍卫。要生存下来,它们必须适应一场比以往更迅速的全球革命。
2016年11月4日

来自2066年的历史答卷:人性的愚蠢

怀特:为什么“历史的终结”只持续了20年?本质在于人性。一些人厌倦了现状,足够多的人盲目地跟随了他们。
2016年11月3日

强人政治重新成为“时尚”?

拉赫曼:不论专制国家还是民主国家,都出现对强人的迷恋。如果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美国将跟随这一国际趋势。
2016年11月3日

中国还在乎谁入主白宫吗?

魏城:如今中美关系的好坏,基本上不取决于美国某个总统候选人的意向,更多取决于全球战略格局中各自的位置。
2016年10月28日

颠倒的全球政局

富利洛夫:国际政局像一个颠倒的世界:特朗普可能成为美国总统、欧洲民粹主义大行其道、亚洲秩序正在颠覆。
2016年10月26日

大国竞争时代回来了

索沃斯:中俄都在挑战美国主导地位,只是方式不同。俄罗斯想再次划定势力范围,中国希望建立“两强世界”。
2016年10月25日

美国无暇他顾,世界会发生什么?

拉赫曼:特朗普与希拉里的选战以及新旧权力交接,分散了美国的注意力。未来三个月或是国际政治的一段危险期。
2016年10月20日

构建新的全球权力均势

斯蒂芬斯:世界处于关键时刻。冷战后的世界秩序不切合中国崛起的地缘政治现实。西方应该调整以适应新现实。
2016年10月17日

“特朗普总统”将带来“失序世界”

沃尔夫:世界正面临一起转折性事件,若特朗普当选总统,将标志着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在全球事务中担当核心角色的时代走向终结。
2016年9月29日

FT社评:美国应警惕中俄结盟的可能性

美国及其盟友绝对不能重蹈冷战时期的错误,想当然地认为中俄关系会一成不变,低估两国建立反西方联盟的可能性。
2016年9月14日
123››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