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会员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全球政治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西方忽视了中俄同盟的威胁

吉密欧:认为中国和俄罗斯永远不可能成为真正盟友的想法,跟冷战时期把全球共产主义视为铁板一块一样错误。
3天前

为什么说民粹主义尚未达到最高潮?

邰蒂:1939年,民粹主义的高涨以二战收场。如今的领导人和选民能否吸取历史的教训?局势看起来不容乐观。
3天前

特朗普和普京梦想的世界新秩序

斯劳特:现任美俄总统都支持回到国家主权不受约束的时代。他们将摧毁各种国际组织和超国家组织,回归多极“强国”政治。
2018年7月24日

特朗普与自由世界秩序之间的战争

沃尔夫:特朗普不是帕默斯顿,现在也不是19世纪中期。特朗普在无知和怨恨驱动下采取的做生意似的方式将带来灾难。
2018年7月5日

新一轮反美浪潮的兴起

卢斯:先前的几轮反美浪潮大多跟战争有关。眼下这轮反美浪潮出现在和平时期,并且可能不会随着特朗普下台而消失。
2018年6月25日

FT社评:少了美国领导的多边体系如何前行?

美国随随便便地腾出了领导位置,短期内没有一个经济体能取代它。然而多边体系并未完全分崩离析,其他各方更应加强合作。
2018年6月7日

特朗普带领“美国独行”的高昂代价

卢斯:如果特朗普在2020年再次胜选,其带来的全球冲击将远远超过第一次。这将证实所有人的担忧,即美国已经做出一个长远决定,放弃其打造的全球秩序。
2018年5月25日

美国为什么成了自由国际秩序的敌人?

斯蒂芬斯:如果说西方过去在捍卫基于规则的体系方面还只是漫不经心,而今的白宫主人却断然否定了它。
2018年5月23日

特朗普与马克龙的“兄弟情谊”

法国总统访美期间表现出与特朗普惺惺相惜,但阐明的立场与美国总统不同。
2018年4月28日

当今时代的意识形态之战

桑德布:2018年全球自由主义阵营与反自由主义阵营将正面对抗,前者若想获胜必须证明现有秩序可为所有人服务。
2017年12月29日

失衡时代的美国盟友与对手

当特朗普总统对美国主导创建的战后全球秩序不屑一顾,美国的亲密盟友们该如何面对这种窘境?中国和俄罗斯又该如何消化这份地缘政治大礼?
2017年7月6日

谁能领导世界?

战后历史上,全球领导地位之争从未如此激烈和充满不确定性。美国、中国和德国在风格上的鲜明对比,将定义G20峰会上的领导力竞赛。
2017年7月5日

如何对战民粹主义?

库柏:民粹主义和主流社会之间的争斗就像一场拳击比赛。如今主流社会已搞清民粹主义的出拳套路,可以反击了。
2017年6月29日

做空全球“民主市场”

卢斯:伊拉克战争败坏了民主的声誉。此后作为“民主样板”的美国,又连续选出了两位摒弃推广民主信条的总统。
2017年5月17日

特朗普,埃尔多安和民主面临的危险

拉赫曼: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有许多相似之处,他们都是民族主义者,都把国家治理变成了家族生意。
2017年5月17日

“一带一路”论坛上普京被奉为上宾

俄罗斯总统借机推广自己的欧亚经济联盟,但有人称,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并未给俄带来实惠,两者亦难对接。
2017年5月15日

从全球治理改革到重塑国际秩序

何亚非:当前对“全球自由秩序”利弊和存续的辩论是新世纪国际秩序重塑进程的先行。中国需要发出自己的声音。
2017年3月27日

美国贸易逆差归咎于中国?

黄育川:美国的贸易逆差在中国成为出口大国之前就存在很久了,而且巨额贸易逆差对美国来说也是不可避免的。
2017年1月24日

达沃斯日记:中美贸易战的危险,真实而迫近

王丰:知名投资人索罗斯在今年的达沃斯媒体晚宴上,对中美贸易前景发表悲观看法,预言中美必然发生贸易战。
2017年1月20日

新兴大国能够成为全球自由秩序拯救者吗?

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引出了一个重要问题:新兴大国会保护现有安排,还是会充当终结现有安排的最后推手?
2017年1月20日

FT大视野:通向世界失序的痛苦旅程

一个分裂、自我封闭并且管理不善的西方世界可能制造极大的动荡,但未来中国能承担起更重要的新全球角色吗?
2017年1月20日

特朗普时代的机遇、挑战与中国应对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我们提出了中美两国在特朗普时代的八大挑战与八大机遇,并给出了十大建议与对策。
2017年1月20日

英语为何成了英美的劣势?

库柏:一个说英语的社会就像玻璃房:它会让你变得透明;对于只会说英语的英国人和美国人而言,外国却是不透明的。
2017年1月18日

2017年全球大事预测(上)

去年FT对英国退欧公投和美国大选的预测都错了。今年我们试图提高预测成功率。不论正确与否,都是思维启发。
2017年1月9日

2016年如何改变了民主?

FT总编辑巴伯:今年,我们见证了许多不可想象之事,自由社会和民主政治基石已被撬动,我们似乎正在亲历现有秩序的毁灭。
2016年12月26日

2016:民主的危机与煽动家的逆袭

沃尔夫:民主政体的本质,是一种受谅解和制度制约的争斗,它不会保护民主本身。煽动家越是野心勃勃,民主体制就越有可能沦为专制统治。
2016年12月22日

美国外交政策框架面临威胁

佐利克:美国解决国际问题的框架正处于危险之中。面临新时代的不确定性,特朗普政府需要把力量与目的相匹配。
2016年12月16日

别急着断言历史已经转折

加内什:美国人刚选出一个想减税和去监管的总统,自由主义者就断言自由主义已死。其实,未来还有许多可能性。
2016年11月24日

继特朗普胜选后勒庞会上台吗?

拉赫曼:即便在英国退欧和特朗普上台后,勒庞也未必能在法国获胜。但勒庞若当上总统,很可能导致欧盟解体。
2016年11月23日

影响深远的欧洲革命往事

库柏:默克尔、普京、欧尔班和卡钦斯基,这四人如今都是欧洲手握大权的政治人物,而塑造他们的正是1989年发生的革命。
2016年11月9日

来自2066年的历史答卷:若伊万卡•特朗普成为总统

夏皮罗:支撑起特朗普主义的政治趋势显然并未在2016年达到顶峰。(如果)特朗普败选,它们就蛰伏起来,等待下一个信使。
2016年11月4日
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