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改革

中国债转股计划进展远逊预期

瑞银报告显示,在过去一年里宣布的1.04万亿元人民币债转股计划中,银行迄今仅执行1429亿元人民币交易,占总数13.7%。
1天前

中国风险之辩:不能用“供给侧管理”代替供给侧改革

滕泰、张海冰:假如把对企业经营行为的管理和呼吁当作供给侧改革,就转移了方向,供给侧改革是刀刃向内改自己。
2017年8月15日

不要过早否定莫迪改革

帕拉久利:莫迪的废钞令和全国消费税改革虽然难以实现原定目标,但有望唤醒纳税人权利意识,鼓励他们对政府问责。
2017年8月3日

“去杠杆”是经济过程而非结果

胡月晓:金融多元化趋势远未结束,未来“脱实向虚”趋势也将延续,“去杠杆”虽能改变这一进程,但不会改变方向。
2017年8月1日

对话竹中平藏:日本太舒服而没法改变

竹中在日本处境有点像王安石,其评价趋于两极化,这也映射时代的矛盾;人们对小泉改革情感复杂,揭示了一个国家现代化道路的曲折。
2017年7月6日

中国的汇率管制与市场经济的运作

邹至庄:物价应该由市场的供求来决定,而不应该由政府来控制。汇率是价格之一,当然也应当由市场来决定。
2017年5月2日

中国改革步伐有待加快

习近平在首个任期内取得了诸多成绩,但他所承诺的数百项将决定中国经济未来走向的大胆改革尚未兑现。
2017年3月6日

三谈中国经济不能以周期为托辞

陆铭:看中国的问题不能只看表面,只看总量而不谈与制度相关的结构问题,恰恰给不想改革的人提供了借口。
2016年11月17日

再谈中国经济不能以周期为托辞

陆铭:把中国经济下滑理解为经济周期,没有揭示关键。经济下滑有政策影响,但与经济周期理论的规律并不吻合。
2016年11月3日

文革的制度根源与其导致的制度变化

许成钢:政治、意识形态极端的集权与行政、经济的地方分权,互为条件;文革制度遗产并未随着文革结束而结束。
2016年10月24日

中国经济不能以周期为托辞

陆铭:中国经济的问题是结构性的、也是体制性的,存在大量改革空间,不应把增长下滑归结为通常的经济周期。
2016年10月20日

中国经济如何实施“债转股”?

黎轲、刘杰:“债转股”作为刚性债权到软性股权的转变,决定其成败的要素,是经济复苏与企业价值提升。
2016年10月19日

中国经济的改革共识在何处?

徐瑾:中国经济究竟处于什么历史位置?改革为何难?当前全球趋势之一就是政治和经济的双向纠结越发明显,这并不单单是中国特色。
2016年10月17日

中国供给侧改革遭遇阻力

黄筱婷、王颖:中国领导人曾决定让市场发挥决定作用,但面对社会和经济代价,许多改革政策已偏离这一原则。
2016年10月8日

经济“沉疴”再度吹起楼市泡沫

实业不好做,持有资产的成本又近乎为零,即使收益不高但至少安全。在经济放缓和利率低企之际,资金涌向楼市是一项理性行为。
2016年10月4日

房地产国家牛市的八大风险

沈建光:从长远来看,改革没有捷径可走,通过居民加杠杆帮助企业降杠杆的尝试是有风险的,切实推动结构性改革,比如国企改革,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
2016年10月3日

文革:极权制下的群众运动

许成钢:文革会不会重演?类似悲剧会不会重演?私有产权、对私有产权保护等等,都朝着给我们信心的方向发展。
2016年9月30日

产业政策大讨论:林毅夫这次为什么更受欢迎?

周浩:当我们把林毅夫与张维迎之争放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很多人都只能自怨自艾地承认,“中国模式”仍然被证明有其存在的价值。
2016年9月28日

中国房地产泡沫会引发债务危机吗?

黄凡:泡沫最终破灭的具体形式要么是日式长痛(长期低迷的慢跌)或是美式短痛(一步到位的急跌)。哪一根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6年9月26日

产业政策大讨论:应避免“关公战秦琼”式辩论

北溟:学术辩论、政策辩论诚然可以促进认知,但前提是有正确的方法论和规则,这就是概念清楚,论题明确。
2016年9月23日

产业政策大讨论:企业家、法治与产业政策

王勇:讨论产业政策,必然提及市场缺陷。口号可能令人觉得解气, 但无助于对产业政策成败原因的理解。
2016年9月22日

中国楼市已经进入下半场

池光胜:下半场刺激只会加大危机可能性。在后“黄金时代”,楼市将逐渐走向集群化,去库存仍是长期而艰巨的任务。
2016年9月21日

深港通开通的深远意义

钱军:国际化和市场化是A股走向规范化的必由之路;深港通既能确保资本账户开放的方向不变,也能控制住风险。
2016年9月20日

中国大城市的美丽与哀愁

徐瑾:杨改兰一家的悲剧揭示:小地方蝼蚁,不如大城市的蜉蝣。从驱赶农民工到驱赶中产,大城市趋势值得警惕。
2016年9月18日

中国过高债务令投资者却步

全球基金经理人认为,中国企业债务负担沉重,国企改革几乎毫无进展等因素,都在拖累中国经济今后多年的前景。
2016年9月5日

中国还会继续推进改革吗?

陶景洲:中国政策制定者不愿进一步开展以市场为导向的改革,自由市场在中国经济生活中的角色将会日益弱化。
2016年9月5日

中国:一个不算太成功的“发展型国家”

唐世平:中国只是“发展型国家”俱乐部一员,甚至也不是最成功一员。动不动就谈中国模式,是一种可怕的骄傲。
2016年9月1日

中国经济的政策风险加剧

外界最初认为中国政策制定者会把国企部门的大门向私企敞开,但他们没有这样做,反而加强了对国有企业的控制。
2016年8月19日

FT社评:权力游戏过后推进改革方是正道

为了中国经济和长期政治稳定,中共现在就应启动渐进式改革,促成“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将成为习近平最伟大的遗产。
2016年8月14日

中国潜在增速的未来趋势:L还是乁?

刘海影:中国最新经济增速已降低到6.7%左右,大幅低于5年前大家习惯的10%以上的增速。这一速度是否过低?
2016年7月19日

中国面临改革与增长的艰难平衡

姚洋:今年一季度,中国经济显现好转迹象,政府刺激举措似乎开始对实体经济产生影响。然而,中国国内对此的反应却十分复杂。
2016年7月5日
123456789››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