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改革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改革

中国经济调整的两难困境

沃尔夫指出,中国经济结构的不平衡性留下两难困境:高速增长难以为继,也无法实现平稳减速;余永定表示,中国已不再刻意以美国为追赶目标,一心一意专注自身发展,可以避免不必要的焦虑。
2016年4月5日

中国债务红线背后三大隐忧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中国政府本身债务占比不算太高,风险大体可控,但中国债务风险要点在于企业债务,不仅在于其比例甚至速度,更在于其成因。
2016年3月22日

FT社评:中国重建信心的机会

投资者担心中国能否平衡短期刺激、长期改革和金融稳定这些相互冲突的目标。在本次全国人大会议上阐述清晰的经济政策,是中国重建外界信心的一个机会。
2016年3月4日

取消户籍限制势在必行

经济学家孙涤:中国“两会”应该讨论的重要议题之一,就是取消城乡的户籍限制。户籍限制的巨大扭曲有目共睹,约束着几乎所有的市场交易和思维判断。户籍改革能否成为中国改革的“白吃的午餐”,带来深刻的转型红利?
2016年3月2日

供求匹配:讨论中国问题如何走出二元对立

经济学家陆铭:中国经济问题是总量的,但更是结构的;中国需要通过市场建设和制度改革,在结构调整中实现有效供给与有效需求的匹配,改革思路叫什么根本不重要。
2016年2月17日

中国金融监管体制如何变革?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刘胜军:金融监管体制变革必须详细论证,改革主要面临两大陷阱;为避免改革陷入利益纷争,应多引入外部专家参与,阳光是最好的警察。
2016年2月11日

改革空转时代急需袁庚式先锋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刘胜军:今天中国要涌现袁庚这样的改革促进派,不能简单地指望官员的觉悟和责任,更重要是建立合理的激励机制,创造出改革的正向激励。
2016年2月1日

中国应对高杠杆:一场刚刚开始的战争

邓体顺、胡一凡:全球杠杆总量在金融危机后大幅上升,中国居高不下且仍在持续上升的债务使投资者忧虑。中国债务风险短期内可控,未来如何疏导?
2016年1月21日

不要事事怪罪中国

美国耶鲁大学罗奇:不能低估中国的规模及其跨境关联性,但其全球影响却微弱得多。尽管中国金融改革遇到很大挫折,但经济转型取得了相当良好的进展。比起中国因素,各国央行退出量宽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可能更大。
2016年1月19日

自由主义的道德观与国家观

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张千帆:自由主义不等于道德虚无主义,但真正的道德观念只有在自由交流的环境下才能建立起来,绝不可能通过国家强制和灌输来实现。
2016年1月18日

2016:中国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除了熔断机制,更应反思公共政策制定如何得到有效讨论?链条总是最脆弱的一节破裂,股市风险只是引线,最大风险在于汇率。
2016年1月11日

2016:中国供给侧vs海外黑天鹅

中国东方证券邵宇:新常态下推进结构性改革仍然是重中之重,新常态三大特征是:速度变化、结构优化、动力转化,背后则对应着增长、改革、全球化这三重断裂带。
2016年1月7日

2016:国企混改促经济去杠杆化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刘利刚:通缩压力不断上升,中国经济仍需持续去杠杆化;只有构性改革才能避免陷入资产负债表衰退,这仍需要中国领导集体的政治意愿。
2016年1月5日

2016:结构性改革与调整攻坚之年

北京大学国发院教授卢锋:今年是中国经济双重调整的攻坚之年,结构性改革有望对新周期转换产生牵引作用。结构性改革有何内涵?改革历史能给出什么启示?
2016年1月4日

2016:结构性改革与调整攻坚之年

北京大学国发院教授卢锋:今年是中国经济双重调整的攻坚之年,结构性改革有望对新周期转换产生牵引作用。结构性改革有何内涵?改革历史能给出什么启示?
2016年1月4日

FT社评:中国需开展真刀真枪的改革

中国传统经济模式已走到尽头,中共必须开展真刀真枪的改革,让过剩行业里的亏损企业破产,分拆国企、打破其垄断地位,如实统计银行体系坏账,并广开言路。
2015年12月30日

为 “中等收入陷阱问题”正名

香港科技大学王勇:中等收入陷阱在中国被频频提及,也有经济学家不认同这一提法。中国能否摆脱中等收入陷阱,取决于低收入国家的“追逐效应”与美欧日的“压制效应”的强弱。
2015年12月3日

需求端,供给端,还是改革端?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供给经济学骤然走红,它能拯救中国经济吗?如不对以往无效投资进行痛苦清洗,那么不足以解决经济固疾,要点在于改革端。
2015年12月2日

中国以开放促改革的窗口期已过

FT中文网撰稿人张小彩:无论就TPP还是WTO而言,中国以开放倒逼改革的美好愿望都难再实现。当前中国面临着“开放超前于改革”的危险,改革必须依靠自我驱动。
2015年10月27日

中国欧盟商会认为中国“改革不开放”

该商会主席表示,从未见过像中国这样充满矛盾的、改革与封闭并存的政策走向
2015年9月9日

股灾大反思:过去、现在与未来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刘胜军:“人造牛市”背后,出现了太多“动物精神”之外的人为因素。如何梳理本次股灾,过去与现在昭示了未来什么情景?救市是否真能帮助散户?
2015年7月13日

中国企业家步鑫生的1983-1988

FT中文网撰稿人俞雷:80年代的中国明星企业家步鑫生于6月6日因癌症病逝。他所背负的荣誉和非议,已成为中国改革初期的鲜活见证。
2015年6月10日

“中等收入陷阱”并不存在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朱天:中等收入只是一个经济发展阶段,而非增长陷阱。今后15年,中国的最大挑战不是如何跨越这个阶段,而是建立一个廉洁、民主和法治的社会。
2015年6月5日

从中国经济与人口角度分析文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从政治角度论述文革的著作已经汗牛充栋,但实际上,文革是计划经济加上中国传统皇权文化结合必然导致的后果。
2016年3月1日

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的名与实

FT中文网撰稿人北溟:中国经济政策可概括为“名义上稳,看上去松,实际上紧”。这种名实不符的错杂形势造成很多伪命题,最典型的就是“稳增长与调结构何者优先”。
2015年11月11日

世行对中国金融改革发出预警

世行报告称,中国正向可持续性更强的模式转型,未来几年放缓既在预料之中、也在有序进行。不过中国必须采取紧急措施,从根本上改变政府在金融体系中所扮演的角色。
2015年7月1日

中国如何挑战“中等收入陷阱”?

中国东方证券邵宇:“中等收入陷阱”背后是传统增长模式枯竭与转型升级失败;跨越关键在于提高中国在全球产业链条上的定位,对内改革升级,对外优化贸易结构。
2015年6月3日

《立法法》修订与仇和现象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支振锋:若在15年前《立法法》出台时提出的“法制不统一”问题早些解决,仇和式官员或许就会少些。但修订之后,要做到“改革不违法”仍不容易。
2015年3月19日

警惕“假创新”

FT专栏作家凯:如果把创新融入新玩意中,人们很乐意接受,但涉及改变做事方式的创新,人们就会抵触。这种对改变习惯的创新的怀疑有其合理之处,尤其是许多新习惯并不代表改进。
2015年3月19日

欧元集团敦促希腊立即实施改革

担任该集团主席的荷兰财政大臣表示,这是希腊本月获得紧急资金救助的前提
2015年3月2日

短线观点:A股不再便宜

中国股票不再是便宜货。无论对中国政府收拾乱局的能力多么信任,经济改革都会带来极大风险。投资A股不仅是对经济改革的押注,还是对更大的融资交易杠杆的押注。
2015年2月26日
上一页‹‹123456789››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