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沃尔夫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历史对当今美中博弈的启发

沃尔夫:目前最大的地缘政治事件就是美中摩擦,它结合了过去120年中3个冲突时代的特征,我们可以从中学到很多东西。
2019年12月3日

为什么阻止创意流动是徒劳的?

沃尔夫:中国不会接受永远处于劣等地位。我们应该希望勤奋的中国人民借鉴和发展我们的创意。进步就是这么来的。
2019年11月21日

美国经济不如想象的那般竞争和自由

沃尔夫:《大逆转》一书对美国企业如何运转展开实证分析,推翻了人们对于世界最大经济体的很多固有认知。
2019年11月18日

美国该如何应对中国崛起

沃尔夫:美国应该承认,人类要实现经济进步、维持和平、保护好全球公域,超级大国之间必须维持高水平的合作。
2019年11月15日

遏制气候变化只有一条路

沃尔夫:气候变化问题无法由任何一个国家独自解决。要取得成功,政策必须有效、正当和全球性。这不容易做到。
2019年11月7日

德国应该感谢欧元

沃尔夫:欧元区保护了德国,使其没有成为另一个日本。德国人应该感激欧元带给他们的一切。
2019年10月31日

数字货币的威胁与希望

沃尔夫:加密货币被过度炒作,新的支付平台很有用,而Libra则令人担忧。央行应考虑如何创建自己的数字货币。
2019年10月24日

全球经济政策制定者在集体玩火

沃尔夫:贸易冲突、英国退欧等“蠢事”在威胁世界经济。我们在集体玩火,更糟糕的是在一栋易燃的建筑物中玩火。
2019年10月17日

退欧:英国的不归路

沃尔夫:英国如今的问题不仅仅是退欧。极端主义政治的诅咒才刚刚开始,英国也许会遭受长久的混乱。
2019年10月14日

理性的全球主义至关重要

沃尔夫:我们必须从全球的角度思考和行动,这么做很困难。但把一切搞砸的事情都怪罪他人,将会导致灾难。
2019年7月17日

赞颂“特朗普经济学”为时尚早

沃尔夫:美国总统的财政刺激政策表明共和党人放弃了财政责任。这种政策对增长的长期提振作用很小,却使长期财政状况变得脆弱。
2019年7月11日

英美为何产生“问题领导人”?

沃尔夫:曾在20世纪挽救过自由民主体制的英美,如今已失去道德罗盘。很多公民似乎不再关心他们的领导人是不是无赖。
2019年7月8日

自由主义失去意义了吗?

沃尔夫:普京宣称自由主义思想失去了意义。他是自由主义的敌人,但他有一点是对的,自由民主国家遇到了困难。
2019年7月4日

Facebook数字货币Libra带来的风险

沃尔夫:Libra或许能大大改善支付系统,但对货币和金融稳定构成巨大风险,监管机构应谨慎对待。
2019年6月28日

莫迪应当珍惜第二任期

沃尔夫:印度总理高票连任是非凡的个人成就,但这对印度经济和经济改革意味着什么?
2019年6月24日

谁应接任欧洲央行行长?

沃尔夫:如果多次叫板德拉吉的魏德曼在出任欧洲央行行长后仍然眼界狭隘,那将是一场灾难,就连欧元区能否生存都会是一个问题。
2019年6月17日

中美关系不应成为零和游戏

沃尔夫:与中国打交道的最佳方式是坚持自由、民主、基于规则的多边主义、全球合作等价值观,将竞争与合作结合起来,并用尊重的态度对待中国。
2019年6月6日

警惕滥用货币的风险

沃尔夫:在管理现代货币经济时,必须避免两个错误:过分依赖私营部门的需求,以及过分依赖政府主导的需求。
2019年6月3日

面对美中冲突,美国盟友何去何从?

沃尔夫:在美中贸易冲突中,包括美国盟友在内的其他国家应该怎么做?局外国家无法阻止冲突,但并非无能为力。
2019年5月23日

本轮债务周期会如何收场?

沃尔夫:今天这个高负债和低利率的世界,将毁于通胀的烈焰还是通缩的寒冰?两种结果都有可能,也都可以避免。
2019年5月16日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是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及首席经济评论员。为嘉奖他对财经新闻作出的杰出贡献,沃尔夫于2000年荣获大英帝国勋爵位勋章(CBE)。他是牛津大学纳菲尔德学院客座研究员,并被授予剑桥大学圣体学院和牛津经济政策研究院(Oxonia)院士,同时也是诺丁汉大学特约教授。自1999年和2006年以来,他分别担任达沃斯(Davos)每年一度“世界经济论坛”的特邀评委成员和国际传媒委员会的成员。2006年7月他荣获诺丁汉大学文学博士;在同年12月他又荣获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科学(经济)博士荣誉教授的称号。
上一页‹‹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