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政治运动的反思不应止于平反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现在大规模整人的时代已经过去,但是还有个别以颠覆国家罪,聚众滋事罪等把人打入监狱的事,当局只要还能够独断整人,百姓就没有安全感,就仍非正常社会。
中国居民消费不足的症结何在?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中国的居民消费弱的原因和中国的经济制度,特别是所有制有关。公有制为主的结果必定是要素所得大部分归了公。居民收入有限,结果是居民消费不足。
2015年05月05日
依宪治国的精神基础
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中国的一般官员,因制度和传统的力量太大,有太多理由“只知上级,不知宪法”。只有把政治合法性建立在宪法以至天道基础上,才能打破官场人身依附及对抗宪法的利益集团。
2015年04月28日
沈大伟转变立场的背后
天则所客座研究员王军:美国学者沈大伟最近因“中国崩溃论”在海内外引起轩然大波,但我们与其关注他的结论,不如完整地了解他的观点及其演进。
2015年04月22日
中国反腐“打虎猎狐”的深层启示
天则经济研究所张曙光:2014年中国反腐的“猎狐行动”成功的最重要启示,是对贪官有可置信的威胁。要根治腐败,就必须建立和实施阳光法案,并提出实施阳光法案的四个步骤。
2015年04月10日
中国社会需要一致的是非观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各国对历史人物的评价虽常有不同,但很少像中国这样对立和互不服气。一个社会要建立更一致的是非观,首先要放开言论管制,鼓励公开讨论。
2015年04月07日
节假日高速公路免费的经济学分析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高速公路管理部门的职责是保证公路畅通,包括用价格手段来调解供需,控制车流,而非违反经济学道理给人以小恩小惠,讨好客户。
2015年03月31日
习奥谈,谈什么?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如果中美对全球性的问题视而不见,只谈两国的双边关系,那就是对全世界人民的不负责任。其中和平与裁军势必成为重点议题。
2015年03月10日
从家政服务员看中国改革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有人怀疑中国低收入阶层的生活未因改革而改善,但从家政服务员的变化来看,事实并非如此。他们生活的巨大改善是对大背景的最好反映。
2015年03月04日
改革的正当性来自公众参与
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秋风:健全的变革是共同体之事,而不是某个群体之事。因此改革必须坚持一个基本政治原则:让公众参与和审议,不能将围绕改革的决策限定于小圈子。
2015年02月03日
批评之美与社会根本
天则经济研究所盛洪:没有批评,社会不仅失明失聪,也会精神不振。压制批评会使各级官员心理脆弱,丧失辩驳能力,容忍阙值过低,失态失言导致“和谐”一词变意。
2015年01月20日
中国不应再错过开放石油市场时机
天则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高岩:中国经济发展“新常态”和国际原油市场价格低迷,对中国石油产业是一种危机,但也为加快石油体制改革提供了好机会。
2015年01月16日
望执政者放眼,知识分子超越
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为了长远利益,执政者更应克服自己的短视和克服自己的人性弱点。知识分子则应以天下为怀,以推行天道为自己的职责。
2015年01月16日
反思计划生育对人性的破坏
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秋风:计划经济的根本问题是把人“物化”,制定发展计划时人是一个个螺丝钉,忽视人的创造性,更重要的是对人性的破坏。
2015年01月15日
依宪治国需要公民主动行宪
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张千帆:对于宪法实施而言,第34、35、36条最重要。但无论是信仰自由还是言论自由,还是选举权,都需要靠民众的主动作为才能得到落实。
2015年01月15日
中国的行政审批该走入历史了
天则经济研究所赵旭:目前一般都认为政府管制太多太严,所以改革方向是放松管制、下放权力。其实不然,放权的方向可能是错的,因为根本是重塑政府和市场的边界。
2015年01月14日
我对2015年的五点期许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国民均以富强、民主和文明为共同指归,纵有理念之别,却无敌我之分。违法犯罪,按规范惩处。如此这般,界限分明,则国民免于恐惧。
2015年01月13日
法治社会要开放言论自由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如何能使所有人更安全,就需要法治、要讲道理。一个社会是往前走还是往后退,就要看一条标准,即言论自由是否能够保障。
2015年01月13日
重提阶级斗争有违法治
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徐友渔:中国好不容易告别了文化大革命,可如今还有人鼓吹阶级斗争理论和专政理论,这是在跟建立法治社会唱反调。
2014年12月30日
混合所有制改革须谨防侵犯产权
天则经济研究所张曙光: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核心是产权改革,但如今中国实行混合所有制需要谨慎,更应防止以国有化为名侵犯产权的违宪行为。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关于《天则横议》
本专栏由天则经济研究所向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提供。“天则”语出《诗经》,“天生烝民,有物有则”,引自《易经》“文言”,“乾元用九,乃见天则”,意为“合乎天道自然之制度规则”。“横议”源自《孟子•滕文公下》,“圣王不作,诸侯放恣,处士横议。” 意为知识分子纵论时政。本专栏由天则经济研究所研究人员轮流撰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