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互联网改善性别不平等?
天则经济研究所王军:互联网交易淡化了性别差异,也许有助于两性平等。但互联网经营因更为隐蔽,更可能违反劳工标准,也可能造成对劳动的滥用和对女性的压榨。
中国需继续破除“公有制迷信”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当前中国面临的经济困难,病根子在于仍然没有突破对公有制的迷信。该公有的就公有,该私有的就私有,实事求是,才是正确的做法。
2016年01月12日
朝鲜安全靠改革还是靠核弹?
天则经济研究所蒋豪:朝鲜实行改革开放,周围邻国均收益,这是必然。朝鲜普通百姓更加受益,这也是必然。然而,最可以受益的,是朝鲜的最高领导人。
2015年12月29日
中国“村镇化”大势隐现
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秋风:互联网正在塑造经济社会秩序之雏形,让我们隐约看到了中国古老的经济社会秩序重生之可能。我们应该借此重新思考城市与乡村的关系、工业与其他产业的关系,重新思考中国究竟需要城市化、城镇化、还是村镇化。
2015年12月21日
读马克思论出版自由的感想
天则经济研究所张曙光:中国宪法明文规定,出版、言论、结社自由是公民的权利。中国自诩信奉马克思主义,那就要遵循马克思的教导,认真实行出版自由。
2015年12月15日
权利是争取来的
天则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蒋豪:在公厕里维护自己不吸二手烟权利的经历,使我意识到,为权利而斗争,权利才能永存。“死磕”、“较真”,才是律师的职责所在。
2015年12月09日
中国为什么不关注气候变化问题?
天则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军:中国官方媒体和学者对全球气候变化问题的关注可谓不冷不热,这似乎与“稳居”温室气体最大排放国的中国,有些不太相称。
2015年11月26日
户籍制度不废,“拼爹”乱象难止
天则经济研究所王军:中国户口制度造成的影响是全方位的,既阻碍了横向流动,也损害了纵向流动。迟迟不动或阻挠户籍改革,说到底还是利益集团的狭隘偏见。
2015年11月03日
中国国企究竟在为谁服务?
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中国国企的所有者是全国国民,作为所有者之一,我们要看看这些企业的管理者表现得怎样,是否为我们赚了钱,是否贪占了我们的便宜。
2015年10月08日
金融业的功能是什么?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金融业要把分散的资金调动到急需用钱的地方去,使“钱尽其用”。整个社会需要“把钱用好”,金融业就是社会中唯一做这件事的行业。
2015年07月28日
惩治犯人应避免伤及无辜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孔子所谓“以直报怨”,我的理解,就是以符合道德的原则对待犯人。目前世界各国惩治犯人的大体方式是以怨报怨,让犯人承受痛苦,但这并不符合道德。
2015年07月21日
周永康案的启示:宪法还是暴力?
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周永康案说明,一味强调维稳,借重暴力部门和利诱手段反而是社会稳定和党政中枢安全的真正威胁。中国要避免风险,就要回归宪法,以德服人。
2015年07月14日
股市何以激烈动荡?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股市大起大落,但大多是泡沫。股市要能创造财富,只能来自上市公司的业绩。若上市公司都在赔钱,股票市场是不可能自己创造财富的。
2015年06月23日
是谁养活了谁?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无论是“吃饭砸锅”还是纳税人养活党政官员的说法,都不成立。但对于那些干涉公民权利的官员,并不存在谁养活谁的问题。他们伤害社会肌体,应尽快清除,还可节约维稳费用。
2015年06月16日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需要自洽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普世价值虽目标很多,但内在一致,可以推广到任何国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却存在内容上的互相冲突、不能自洽的问题,不可能真正被实行。
2015年05月26日
对政治运动的反思不应止于平反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现在大规模整人的时代已经过去,但是还有个别以颠覆国家罪,聚众滋事罪等把人打入监狱的事,当局只要还能够独断整人,百姓就没有安全感,就仍非正常社会。
2015年05月12日
中国居民消费不足的症结何在?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中国的居民消费弱的原因和中国的经济制度,特别是所有制有关。公有制为主的结果必定是要素所得大部分归了公。居民收入有限,结果是居民消费不足。
2015年05月05日
依宪治国的精神基础
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中国的一般官员,因制度和传统的力量太大,有太多理由“只知上级,不知宪法”。只有把政治合法性建立在宪法以至天道基础上,才能打破官场人身依附及对抗宪法的利益集团。
2015年04月28日
沈大伟转变立场的背后
天则所客座研究员王军:美国学者沈大伟最近因“中国崩溃论”在海内外引起轩然大波,但我们与其关注他的结论,不如完整地了解他的观点及其演进。
2015年04月22日
中国反腐“打虎猎狐”的深层启示
天则经济研究所张曙光:2014年中国反腐的“猎狐行动”成功的最重要启示,是对贪官有可置信的威胁。要根治腐败,就必须建立和实施阳光法案,并提出实施阳光法案的四个步骤。

未经英国《金融时报》书面许可,对于英国《金融时报》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FT中文网(或: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英国《金融时报》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关于《天则横议》
本专栏由天则经济研究所向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提供。“天则”语出《诗经》,“天生烝民,有物有则”,引自《易经》“文言”,“乾元用九,乃见天则”,意为“合乎天道自然之制度规则”。“横议”源自《孟子•滕文公下》,“圣王不作,诸侯放恣,处士横议。” 意为知识分子纵论时政。本专栏由天则经济研究所研究人员轮流撰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