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金融危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从列宁到雷曼兄弟:谎言的代价

桑德布:计划经济成为弥天大谎,但资本主义的谎言是认为,金融及其他资产的市场价值准确反映其代表的经济价值。
2017年8月21日

中国周期之辩:有重大改革,才有全新周期

张明:中国经济能否开启新一轮中周期,要看重大结构性改革能否如期实施,实体风险与金融风险能否真正出清。
2017年8月18日

美联储下任主席将面临更大挑战

萨默斯:耶伦的主席任期明年2月结束后,新主席将面临经济、金融和政治上的挑战,需要创造性、非正统的应对办法。
2017年8月18日

中国经济周期之辩:谁的“新周期”?

徐瑾:放言新周期,不过是过去“国家牛市”的变体。最大危险恰恰是新周期的预言实现,这样的增长只会是短暂的狂欢。
2017年8月17日

美联储副主席:放松对大银行的监管“极度危险”

费舍尔接受FT采访时表示,在金融危机爆发十年后的今天,有一些令人不安的迹象:有人在试图恢复危机之前的状况。
2017年8月17日

中国经济周期之辩:金融周期下去杠杆与稳增长

章俊:中国看似在稳增长和金融去杠杆两条战线上取得了双丰收。我们的疑问是 “鱼和熊掌”真的可以兼得吗?
2017年8月16日

企业不应费神“赢回信任”

斯卡平克:有识之士指出,银行和企业的目标应是诚信,与其为了让人们信任自己而操心,不如努力变得诚实、可靠和胜任。
2017年8月16日

下一场危机可能在我们眼皮底下发生

邰蒂:如果我们想要避免2007年的危机重演,就必须不断审视那些似乎“无趣”、“专业”、“枯燥”的金融领域。
2017年8月14日

信贷危机的教训

普伦德:信贷危机爆发10年后的两大问题是,全球金融体系现在能够胜任它的使命吗?发达经济体现在是否容易再次发生同等程度的危机?
2017年8月9日

中国风险之辩:探寻经济增长的真实逻辑

韦森:中国仍处在一个大转型过程中,基本制度还有计划经济时代的遗产,遗留下来的意识形态深深存在于官员思维中。
2017年8月7日

信贷危机10年来美国对金融机构罚款超1500亿美元

公众呼吁问责开启了美国政府愿意大力处罚金融机构的时代,但大多数与危机相关的行动都是民事、而不是刑事的。
2017年8月7日

全球金融危机续集即将上演

帕特洛伊:监管机构多年来一直无视《多德-弗兰克法案》,结果导致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近十年后,续集来了。
2017年8月2日

“去杠杆”是经济过程而非结果

胡月晓:金融多元化趋势远未结束,未来“脱实向虚”趋势也将延续,“去杠杆”虽能改变这一进程,但不会改变方向。
2017年8月1日

中国风险之辩:金融为表,实体为里

钟正生、张璐: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国企预算软约束,强监管的金融环境只会更多冲击民营企业,不管是实体还是金融的去杠杆终究都是无本之木。
2017年7月20日

中国风险之辩: 利率汇率的近忧远虑

赵洪岩:名义利率四月来快速上升,实际利率年初来显著上升。经济趋弱而汇率利率走强,使市场对中国经济产生忧虑。
2017年7月12日

中国能否实现金融监管改革破局?

刘胜军:中国将迎来被几度延期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但从目前形势看,改革能否实现真正“破局”并不乐观。
2017年7月11日

中国才是亚洲金融危机的胜利者

中国曾是亚洲金融风暴最勤奋的学生,此后中国严格按照自己的条件接纳国际资本,让“索罗斯们”无能为力。
2017年7月5日

中国式次级债:“这次完全不一样”?

黄凡:借给了缺乏还款能力的买房人按揭贷款是典型的“次级债”,而且国内证券化程度并不高,一旦房价掉头向下,坏账需要银行自己消化。
2017年7月4日

中国风险之辩:反思金融自由化

施东辉:金融自由化带来畸形繁荣,甚至金融危机。中国应该如何面对金融业过度繁荣、资产泡沫隐现等问题?
2017年6月29日

中国风险之辩:如何化解金融风险

张明:近年一系列金融异象,根源是金融改革与实体改革的节奏不匹配;当前已经到了中国推进实体经济结构性改革的时间窗口。
2017年6月28日

中国风险之辩: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胡伟俊:金融风险源于微观主体的市场化不足,背后是中国经济未完成的转轨过程。资源错配是中国债务和房地产问题的症结,也是中国经济最大的风险。
2017年6月27日

巴克莱及前CEO被控金融危机期间欺诈

本案涉及金融危机时期拯救了该行、使其无需接受政府纾困的注资,焦点是巴克莱当时与卡塔尔投资者达成的附带交易。
2017年6月21日

防控金融风险的两难:金融过度还是金融抑制?

刘哲:面临结构性不平衡,过度监管和监管真空并存,如何防范金融风险又不至于监管过度,需认识当前金融风险的本质。
2017年6月5日

债务高增长,中国能否避免金融危机?

沈建光:穆迪宣布将中国评级降低,独特的中国模式是否可以持续?广泛的国际指标并非没有借鉴意义,相反这其实为中国敲响了警钟。
2017年5月31日

《多德-弗兰克法》争议为何如此之大?

一部奥巴马时代的标志性金融法规,为何如今却被指“堵塞了资本主义动脉,伤害了工薪阶层和消费者”?
2017年2月15日

2017年全球宏观经济的七大主题

赵雪: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金融市场异常乐观。今年全球经济仍将不上不下,破局恐怕还得等到2018年之后。
2017年2月10日

我们和金融魔鬼有个约会

何帆:英格兰银行前任行长默文•金的新书对货币金融理论进行了深刻的批判,是一本能够引发经济学革命的书。
2016年11月28日

中国应确保金融稳定

刘陈杰:对中国金融周期指数监测显示,当前中国的金融周期处于高涨阶段,维持金融稳定是重中之重,刻不容缓。
2016年11月1日

新财政政策的五个原则

福尔曼: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财政刺激把我们从第二次大萧条的边缘拉了回来,但尚无任何国家实现了完全复苏。
2016年11月1日

中国经济的改革共识在何处?

徐瑾:中国经济究竟处于什么历史位置?改革为何难?当前全球趋势之一就是政治和经济的双向纠结越发明显,这并不单单是中国特色。
2016年10月17日

汇改一周年的得与失

沈建光:人民币汇改当初时点并不完美,但最大收获莫过于克服了贬值恐惧,市场对波动适应性增加,为未来走向浮动提供了空间。
2016年9月13日
上一页‹‹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