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危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银行业的资本金状况仍然令人忧虑

沃尔夫:金融危机10年后,银行在许多方面处于更好状态,但和2007年一样,它们的资产负债表仍不足以经受大风暴。
2017年9月28日

中国经济周期之辩:经济新常态下的新起点

张一:政策刺激、外需意外转强和改革三重因素带来了此轮增长;工业企业效益继续提高,三四季度的增长仍可期待,6.9%左右增长区间是大概率事件。
2017年9月25日

金融危机十周年:我们都在经历历史

徐瑾:2008年危机为何爆发?我们还能继续相信中央银行家么?面对恐怖的现实,解决方式之一或许是回归历史。
2017年9月8日

美联储副主席费希尔辞职

73岁的费希尔因个人原因将于10月卸任。这为特朗普重塑央行政策带来机会,也将加深美联储政策立场的不确定性。
2017年9月7日

现代版“罗斯福新政”会是什么样子?

桑德布:重大的政治经济危机通常会催生大变革,本次全球金融危机却不然。一个像罗斯福那样的改革派会怎么做?
2017年9月6日

金融危机十周年:没有市场大出清,何来全球新周期?

张明:全球市场至今尚未实现危机后的市场出清,竞争力尚未真正恢复,也尚未找到新增长引擎,复苏趋势很可能中断。
2017年8月29日

与FT共进午餐:美联储副主席费希尔

在50多年职业生涯里,费希尔致力于维护自由经济秩序。如今他担心,随着美国不再愿意出头,该秩序有瓦解的危险。
2017年8月28日

达拉斯联储行长:不应放松对大银行的监管

卡普兰警告,在资产价格飙升之际放松对大银行的监管将是危险的。这与美联储副主席费舍尔上周提出的警告一致。
2017年8月25日

高风险的“信用违约互换”再次吸引投资者

与公司违约风险挂钩的“信用违约互换”被指10年前加剧金融危机,但是偏高的公司债价格促使投资者进军高风险领域。
2017年8月24日

本轮全球股市牛市何时终结?

本轮牛市持续时间很长,意味着股票估值早就比1987年“黑色星期一”来袭时贵。终极挑战是,如何为冲击做好准备。
2017年8月21日

从列宁到雷曼兄弟:谎言的代价

桑德布:计划经济成为弥天大谎,但资本主义的谎言是认为,金融及其他资产的市场价值准确反映其代表的经济价值。
2017年8月21日

中国周期之辩:有重大改革,才有全新周期

张明:中国经济能否开启新一轮中周期,要看重大结构性改革能否如期实施,实体风险与金融风险能否真正出清。
2017年8月18日

美联储下任主席将面临更大挑战

萨默斯:耶伦的主席任期明年2月结束后,新主席将面临经济、金融和政治上的挑战,需要创造性、非正统的应对办法。
2017年8月18日

中国经济周期之辩:谁的“新周期”?

徐瑾:放言新周期,不过是过去“国家牛市”的变体。最大危险恰恰是新周期的预言实现,这样的增长只会是短暂的狂欢。
2017年8月17日

美联储副主席:放松对大银行的监管“极度危险”

费舍尔接受FT采访时表示,在金融危机爆发十年后的今天,有一些令人不安的迹象:有人在试图恢复危机之前的状况。
2017年8月17日

中国经济周期之辩:金融周期下去杠杆与稳增长

章俊:中国看似在稳增长和金融去杠杆两条战线上取得了双丰收。我们的疑问是 “鱼和熊掌”真的可以兼得吗?
2017年8月16日

企业不应费神“赢回信任”

斯卡平克:有识之士指出,银行和企业的目标应是诚信,与其为了让人们信任自己而操心,不如努力变得诚实、可靠和胜任。
2017年8月16日

下一场危机可能在我们眼皮底下发生

邰蒂:如果我们想要避免2007年的危机重演,就必须不断审视那些似乎“无趣”、“专业”、“枯燥”的金融领域。
2017年8月14日

信贷危机的教训

普伦德:信贷危机爆发10年后的两大问题是,全球金融体系现在能够胜任它的使命吗?发达经济体现在是否容易再次发生同等程度的危机?
2017年8月9日

中国风险之辩:探寻经济增长的真实逻辑

韦森:中国仍处在一个大转型过程中,基本制度还有计划经济时代的遗产,遗留下来的意识形态深深存在于官员思维中。
2017年8月7日

信贷危机10年来美国对金融机构罚款超1500亿美元

公众呼吁问责开启了美国政府愿意大力处罚金融机构的时代,但大多数与危机相关的行动都是民事、而不是刑事的。
2017年8月7日

全球金融危机续集即将上演

帕特洛伊:监管机构多年来一直无视《多德-弗兰克法案》,结果导致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近十年后,续集来了。
2017年8月2日

“去杠杆”是经济过程而非结果

胡月晓:金融多元化趋势远未结束,未来“脱实向虚”趋势也将延续,“去杠杆”虽能改变这一进程,但不会改变方向。
2017年8月1日

中国风险之辩:金融为表,实体为里

钟正生、张璐: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国企预算软约束,强监管的金融环境只会更多冲击民营企业,不管是实体还是金融的去杠杆终究都是无本之木。
2017年7月20日

中国风险之辩: 利率汇率的近忧远虑

赵洪岩:名义利率四月来快速上升,实际利率年初来显著上升。经济趋弱而汇率利率走强,使市场对中国经济产生忧虑。
2017年7月12日

中国能否实现金融监管改革破局?

刘胜军:中国将迎来被几度延期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但从目前形势看,改革能否实现真正“破局”并不乐观。
2017年7月11日

中国才是亚洲金融危机的胜利者

中国曾是亚洲金融风暴最勤奋的学生,此后中国严格按照自己的条件接纳国际资本,让“索罗斯们”无能为力。
2017年7月5日

中国式次级债:“这次完全不一样”?

黄凡:借给了缺乏还款能力的买房人按揭贷款是典型的“次级债”,而且国内证券化程度并不高,一旦房价掉头向下,坏账需要银行自己消化。
2017年7月4日

中国风险之辩:反思金融自由化

施东辉:金融自由化带来畸形繁荣,甚至金融危机。中国应该如何面对金融业过度繁荣、资产泡沫隐现等问题?
2017年6月29日

中国风险之辩:如何化解金融风险

张明:近年一系列金融异象,根源是金融改革与实体改革的节奏不匹配;当前已经到了中国推进实体经济结构性改革的时间窗口。
2017年6月28日

中国风险之辩: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胡伟俊:金融风险源于微观主体的市场化不足,背后是中国经济未完成的转轨过程。资源错配是中国债务和房地产问题的症结,也是中国经济最大的风险。
2017年6月27日
上一页‹‹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