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沃尔夫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能否取代美国的贸易角色?

沃尔夫:中国在世界贸易中取代美国的程度是有限的。整个亚洲都难以独自维持世界贸易的活力,中国就更不行了。
6天前

特朗普将辜负“愤怒的支持者”

沃尔夫:特朗普会造福将他送入白宫的白人劳动阶层吗?结论是:有些人确实会受益,但白人劳动阶层不在其列。
2016年11月17日

特朗普当选的经济影响

沃尔夫:特朗普领导的政府可能逆转全球化,动摇国际金融体系,削弱美国的公共财政,危及各国对美元的信心。
2016年11月14日

美国总统候选人应该讨论气候变化

沃尔夫:气候变化问题几乎没有在美国总统大选辩论中被提及,这是因为无人愿意设想这一残酷事实的后果。
2016年11月8日

西方引领贸易繁荣的时代结束了?

沃尔夫:西方引领贸易繁荣的时代似乎已经结束。若贸易增长复苏,那可能也是由中国和印度这两个亚洲大国所推动。
2016年10月27日

英国首相不该妄议央行工作

沃尔夫:许多人都不喜欢当今的超低利率,他们明确指出罪魁祸首是央行。近来,特里萨•梅也加入了指责的阵营。
2016年10月24日

特里萨•梅埋葬了撒切尔主义

沃尔夫:保守党政府开始拥抱公平和政府干预的政治理念,两位女首相渐行渐远。这是英国政治又一次重大转变。
2016年10月20日

“硬退欧”会给英国带来什么命运?

沃尔夫:梅抛出“硬退欧”计划,市场立即做出反应,英国或落入与投资者丧失了信心的新兴经济体一样的困境。
2016年10月13日

“特朗普总统”将带来“失序世界”

沃尔夫:世界正面临一起转折性事件,若特朗普当选总统,将标志着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在全球事务中担当核心角色的时代走向终结。
2016年9月29日

英国退欧没有折中道路

沃尔夫:英国抛弃欧盟成员国资格,选择徒有虚名的自主权。选了,就要承担后果,接受残酷现实,尽量向前看。
2016年9月26日

低利率世界不应一切指望央行

沃尔夫:极低利率下,央行不应再扮演稳定经济的唯一角色。更大财政赤字配以更高公共投资,才能让多方受益。
2016年9月19日

全球化大潮正在转向

沃尔夫:全球化已遭遇瓶颈。在高收入国家经济疲弱、不平等加剧以及全球力量平衡发生重大转变之际,全球化进程完全存在崩溃可能。
2016年9月8日

民主与资本主义的联姻并非理所当然

沃尔夫:自由民主制与全球资本主义的联姻正在面临危机,不加经营会导致公民投票的独裁或富豪统治的崛起。
2016年9月1日

精英该如何面对民怨?

沃尔夫:面对西方民众的不满,特朗普等民粹主义者拿出了简单但错误的解决方案,如果执政精英继续对此束手无策,他们将很快被扫地出门。
2016年7月21日

不要对经济增长的未来盲目乐观

马丁·沃尔夫:经济增长既非必然,也不会匀速。由于技术突破相对狭窄,我们正处于一个增长令人失望的时代。
2016年7月14日

欧盟应对英国脱欧的良策

沃尔夫:英国脱欧是一大挑战,但欧盟的首要任务应是拟定一项切实可行的计划,让各成员国共同实现经济增长。
2016年7月7日

孤立的英国应“拖住”欧盟

沃尔夫:英国退欧公投的烂摊子复杂且难以收拾。悔恨的情绪很快会蔓延开来,英国目前最好的选择,就是放慢脚步。
2016年6月30日

英国退欧将带来多大冲击波?

沃尔夫:退欧可能给英国、欧洲、甚至世界带来经济和政治冲击。公投本身就不负责任。结果很可能是灾难性的。
2016年6月17日

英国脱欧公投无关主权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对英国来说,问题在于欧盟成员国身份是否能在问责和所委托权力的有效行使间达成合理的平衡。而当前现状正处于最佳平衡点。
2016年6月8日

英国退欧公投是自残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既然英国政府能写出一系列官方报告,说明退欧对英国造成的长期损害及短期冲击,当初又为什么要决定冒公投的风险?
2016年6月6日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是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及首席经济评论员。为嘉奖他对财经新闻作出的杰出贡献,沃尔夫于2000年荣获大英帝国勋爵位勋章(CBE)。他是牛津大学纳菲尔德学院客座研究员,并被授予剑桥大学圣体学院和牛津经济政策研究院(Oxonia)院士,同时也是诺丁汉大学特约教授。自1999年和2006年以来,他分别担任达沃斯(Davos)每年一度“世界经济论坛”的特邀评委成员和国际传媒委员会的成员。2006年7月他荣获诺丁汉大学文学博士;在同年12月他又荣获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科学(经济)博士荣誉教授的称号。
12345678910››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