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沃尔夫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面对美中冲突,美国盟友何去何从?

沃尔夫:在美中贸易冲突中,包括美国盟友在内的其他国家应该怎么做?局外国家无法阻止冲突,但并非无能为力。
4天前

本轮债务周期会如何收场?

沃尔夫:今天这个高负债和低利率的世界,将毁于通胀的烈焰还是通缩的寒冰?两种结果都有可能,也都可以避免。
2019年5月16日

低通胀世界是如何“炼成的”?

沃尔夫:当今世界以超低实际和名义利率为特点,实际上,早在金融危机之前,实际利率就在下降,世界处于总需求结构性疲弱的“长期停滞”。
2019年5月9日

民选暴君时代来临

沃尔夫:我们生活在民选领导人成为准暴君的时代,这类民选强人包括俄罗斯的普京、印度的莫迪和美国的特朗普。
2019年4月26日

英国深陷六重危机

沃尔夫:撒切尔时代的英国曾经摘掉“欧洲病夫”这顶帽子。如今欧洲大陆人士再次带着困惑、怜悯和幸灾乐祸的口吻问我:“英国怎么了?”
2019年4月25日

中美AI竞赛:谁将领先?

沃尔夫:李开复在他的新书中并未断言中国将引领AI领域的基础创新,但当前最关键的是应用,而中国在这方面有很多优势。
2019年4月18日

中国能变富并且依然姓“社”吗?

沃尔夫:如果中国在现行政治制度下发展成为一个高收入国家,它将改变这个世界,从政经和意识形态上重塑全球力量格局。
2019年4月15日

民主的前景与资本主义的未来

沃尔夫:在一个存在环境约束的世界里,我们不能想当然地认定资本主义民主的未来一片光明。
2019年4月11日

中国经济正在企稳

沃尔夫:据我在中国所见,许多经济学家和商界人士对经济前景感到乐观。中国经济的确在复苏,不过一些方面依然存在风险。
2019年4月4日

英国将“夺回控制权”纯属幻觉

沃尔夫:即使退出欧盟,英国也不会获得任何重要方面的控制权,它更有可能失去控制。明智的人应该重新思考。
2019年3月29日

金融危机为何一再重演?

沃尔夫:金融监管是顺周期的,在繁荣时期监管放松,形势不好监管就收紧,这里面有四个方面的因素在起作用。
2019年3月21日

货币政策已走到尽头

沃尔夫:低利率使预算赤字更可持续。这意味着就应对长期停滞而言,财政刺激是比货币政策措施靠谱得多的工具。
2019年3月15日

但愿英国“夺回农业控制权”后不要犯傻

沃尔夫:如果英国不能利用脱欧这个机会,对农业贸易和补贴制度实施根本改革,那么脱欧将比我之前所想的还要疯狂。
2019年2月25日

气候变化辩论在美国“升温”

沃尔夫:“经济学家关于碳红利的声明”和“绿色新政”仿佛来自不同星球,但它们可能构成某种合理方案的基础。
2019年2月22日

加密货币是一种自由主义幻想

沃尔夫:货币和金融活动依赖于信任,不能任由在加密货币世界中显现的贪婪和狂热来左右货币和金融领域的发展。
2019年2月15日

一个世界两种制度的挑战

沃尔夫:对中国全面敌视可能比冷战更具破坏性。正确的道路是把握好既竞争又合作的关系,意识到中国可以既是对手也是朋友。
2019年1月31日

欧元区为何必将取得成功?

沃尔夫:欧元20年的历程充满艰险,这必然引起一些重大疑问,欧元是一个好想法吗?未来会取得成功吗?
2019年1月17日

世界经济为何如此脆弱?

沃尔夫:温和的周期性经济放缓并不令人担忧,但不利的长期结构和周期背景将会增大任何短期波动的危险性。
2019年1月10日

中国难以成为全球“老大”

沃尔夫:因经济扭曲和国际环境恶劣,中国很可能无法复制其他东亚经济体在短期内发展为高收入国家的那种成功。
2019年1月8日

民族主义的两面

沃尔夫:民族主义有其良性的一面,也有其恶性的一面,我们必须全力以赴,防止它的恶性的一面毁掉我们的未来。
2018年12月27日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是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及首席经济评论员。为嘉奖他对财经新闻作出的杰出贡献,沃尔夫于2000年荣获大英帝国勋爵位勋章(CBE)。他是牛津大学纳菲尔德学院客座研究员,并被授予剑桥大学圣体学院和牛津经济政策研究院(Oxonia)院士,同时也是诺丁汉大学特约教授。自1999年和2006年以来,他分别担任达沃斯(Davos)每年一度“世界经济论坛”的特邀评委成员和国际传媒委员会的成员。2006年7月他荣获诺丁汉大学文学博士;在同年12月他又荣获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科学(经济)博士荣誉教授的称号。
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