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市场的边界》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失信爱国不可取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打着民族主义旗号,为造假者、失信者辩护,为背着股东转移上市公司资产的行为寻找借口,这是发展市场经济的大忌,却在现实中被发扬光大。
2011年6月14日

骄狂的水电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中国长江中下游旱情告急,这让中国水利发电之争白热化,以三峡工程为首的水利工程再次受到质疑。
2011年5月31日

资金链绷紧之后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中国房地产调控渐显半路回头之势。虽然调控仍在进行,行政命令丛集,但房地产企业紧崩的资金链却在松动调控政策的基石。
2011年5月17日

中国人如何维护个税权益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中国人能够维护权益是一回事,会不会维护权益是另一回事。目前,围绕个税的一系列建议,还没有回到根本。
2011年5月10日

中国该不该放松计划生育?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中国公布的人口普查最新数据,给呼吁放松生育的人提供了新的论据。但笔者不支持放松生育,正如鄙视此前政府鼓励生育。
2011年5月3日

避免菜农韩进的悲剧重演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菜农韩进的悲剧是一个古老的象征,中国农民至今还处于靠天吃饭的境地,在缺乏定价权的弱势农业漩涡中无法自拔。
2011年4月26日

中国食品危机无极限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从三聚氰胺到染色馒头,中国食品变成化学试验品。只有实行全民舆论监督,让造假者心惊胆战,让诚实商家收获品牌溢价,才能缓解食品危机。
2011年4月19日

宋子文的汇率市场化为何失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货币市场化、金融自由化的前提是坚实的实体经济及独立的法律,条件不具备时,货币市场化就成了权贵套利的机会。
2011年4月12日

中国重回行政定价时代?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从日化品到电煤,中国发改委控制价格之手从生活用品转向上游资源性企业。但行政控制价格手段一旦应上瘾,就会酿成一连串事件,直至中国市场价格体系回到行政调控时代。
2011年4月6日

日化巨头涨价:谁之过?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四大日化品牌商品下月集体涨价的传闻,在中国掀起了轩然大波。但我认为,与其责怪企业涨价,不如责怪全球央行的负利率政策。
2011年3月29日

瘦肉精为何屡禁不止?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独立而健全的司法,打击公职人员腐败,高额的民事赔偿机制和健康的消费习惯,是保证三聚氰胺与健美猪绝迹的关键。
2011年3月22日

民生不公是引发通胀恐慌的根源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控制通胀是短期最重要的政策目标,结构调整是长期目标,倾向民生是基本倾向,这是今年中国“两会”传递出的明确信号。
2011年3月15日

中国房价政府定?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在行政权一统天下的市场,行政手段才能取得价格调控的最佳效果,这在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得到了充分的印证。
2011年3月8日

实业财富大转移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中国大大小小的企业家们已经将大部分资产投资于资本与货币市场,投资领域五花八门,从股票到黄金、期货、艺术品收藏,应有尽有。
2011年3月1日

从中国奶粉二度恐慌谈起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中国内地再次出现奶粉荒,大批内地人士到港、澳地区采购奶粉。这是中国内地奶业的第二次耻辱,也是内地市场运作成本的真实体现。
2011年2月22日

不市场,必两难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有人认为,中国央行错误判断市场。这种评判过于苛刻,短时间内三次加息后,央行正在走向通往正确方向的轨道上。
2011年2月12日

民生再融资为何遭非议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市场发难中国民生银行近期的再融资行为,一是因为董文标破坏了自己三年内不股权融资的承诺,二是增发定价摊薄了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2011年1月25日

经济增长的赢家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2010年中国GDP增速将达到10%左右,而税收收入增长在20%以上。也就是说,2010年中国政府收入增速是GDP的两倍还多。
2011年1月18日

中国东部地区民企数量可能减半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未来数年,中国经济欠发达的地区将成为制造业中心,而东部地区以制造为主的城镇将逐渐边缘化。
2011年1月12日

村长上访背后的顽疾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一个为土地上访6年的乐清寨桥村前任村长钱会云被一辆工程车碾断了脖子。于是,钱云会成为中国2010年底最受关注的名字之一。
2011年1月4日
叶檀,经济领域的市场派,文化上的保守主义者。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从2000年左右走出书斋,到报社撰写经济类评论,迄今为止已在报刊杂志发表大量文章,偶尔在电视台财经频道客串点评经济新闻,也出版过历史方面的书籍。
|‹上一页‹‹34567891011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