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纪事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春帆楼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李鸿章的自强运动曾让世界震惊,那时与中国有关的出版物,常有中国军备、巨人觉醒等章节。但冲突到来时,它多少就像是纸糊的巨龙。
2015年5月29日

同代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们正面对的信息革命,与15世纪印刷革命颇为类似,新技术出现后,是一整套知识价值和社会组织的重组。我们很可能是五个世纪以来最后一代“印刷人”。
2015年5月22日

浪荡的革命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越来越感到,驱动历史的是情感力量、而非思想。促使人们做出作出选择和行动的,是那种内心无法压抑的火焰,或仅仅是对现实生活的厌恶。
2015年5月14日

九十年代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过去十多年中国再未发生过像样的思想辩论,知识界进一步衰落与瓦解,八十年代勉强形成的知识共同体彻底消失。某种意义上,这种分裂与瓦解也是九十年代逻辑的延续。
2015年5月7日

在京都谈梁启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从复印的《清议报》、《新民丛报》的封面,你可以看出,梁启超不仅是个思想者、写作者,同样是个新媒体专家。
2015年4月24日

毛泽东角煮与维新的味道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这一代人生活在巨大的断层中。日本是离我们最近、对我们影响最深、却又完全陌生的国家。我们甚至不清楚塑造了现代日本的经验是什么。
2015年4月17日

缩减的人生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溢满的重复与苦涩,是阅读中国近代改革者们的最大感受。倘若思想总无法转化为实践,就会变得停滞僵化。我很是怀疑,我们这代人是否能摆脱这样的循环。
2015年4月3日

强人的诱惑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李光耀去世,周围的反应让人深感这个社会对“强人”的迷恋。是啊,个人自由意味着承担选择的后果,交出自由换安全是永恒的诱惑,也是威权合法性的来源。
2015年3月26日

萨德与马尔克斯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当民族主义和共产主义这种世俗宗教都失效了,我们变成了消费动物,情欲,似乎只是临时避难所。或许正因如此,马尔克斯的世界才显得那样富有诱惑。
2015年3月13日

思维的雾霾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舆论变成了今日烂泥塘式的场所。我们毫无怀疑精神,却陷入了“神经质的怀疑主义”;思维单调、雷同,却又在最基本的问题上都无法达成共识。
2015年3月6日

循环的历史?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赫尔岑和“十二月党人”都是俄国史上的“异端”,是专制下的自由派。从戈尔巴乔夫到叶利钦的15年,只是俄罗斯历史另一个“自由的幻象”吗?
2015年2月26日

外省青年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们这一代,都是“外省青年”,家乡是北京的外省,中国又是世界的外省。于连尚有拿破仑式的英雄主义,我们只剩下偶像破碎后的慌乱。
2015年2月12日

“我们的反省比笑声少”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七十年代的苏联,绝大部知识分子接受了现状。青年人则拥抱了一种嘲讽文化。他们不仅抛弃了“共产主义理想”,也抛弃了理想本身。
2015年2月5日

博尔赫斯与Google Glass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互联网革命正在摧毁古登堡与工业革命共同塑造的社会结构、人类心理,一个口语文化、部落式的社群,正在浮现,“阅读型公众”正被瓦解。
2015年1月22日

历史的暧昧角落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重估历史潮流已经开始。在中国国内,民族主义倾向将强化1945年代表的意义,而伴随中国愈加成为新世纪的主要角色,其被忽略的历史作用将再被挖掘。
2015年1月16日

卡夫卡的安全帽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感到力不从心,担心自己不仅无法实现自我设想,反陷入相反的例证——逃避道德责任的知识分子、缺乏深度的作家、毫无章法的创业者……
2015年1月8日

大理与柏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这咖啡馆有着一个象征性十足的名字Elephant Coffee。这让人想起“房间里的大象”的比喻。半年来,我假装那头大象不存在,因为我的确无能为力。
2014年12月19日

不安的心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面对蜂拥的信息与经验,人们无法判断什么是重要的,人们被潮流裹挟,却对未来毫无判断能力。或许错乱与分裂正是我们不可能回避的时代特征。
2014年12月12日

创业者康有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倘若康梁生活在此刻,或许也是各社交媒体、新产业的投资者。就像Google创始人对俄国传统的厌恶,于是用资本与技术达致政治目的。
2014年12月4日

加州与乌镇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整个世界都在沉浸于“加州意识形态”,用高度技术化的方式来应对世界难题,硅谷的科技与洛杉矶的娱乐业,象征着未来的精神结构,却让人陷入机器的新奴役。
2014年11月21日

卡普钦斯基与马云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不管我怎样持保留态度,也必须承认,马云就是这个时代的“代表人物”,甚至就是无数人心中的拿破仑。杭州变成了一个新革命的中心。
2014年11月13日

非典型创业日志(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感到自己中了毒。在不断地批评这个时代之后,我觉得自己像是掉入了批评的窠臼。创业是躲避毒药方法,但又该创什么业?
2014年11月7日

非典型创业日志(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若你看到1880年代美国人对石油、铁路的巨大崇拜,你一定对所谓BAT令人生畏的崇敬感到相似,这像是人文主义者对物质与技术的天然排斥。
2014年10月30日

梁启超的美国(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相当程度上,梁启超的观察是托克维尔式的,他尝试理解另一种政治制度、社会制度的结构与风俗。这是启蒙运动以来最重要的知识传统。
2014年10月23日

梁启超的美国(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城市之光的书架上,梁启超正看着我。竖领白衫系着领带,中分服帖的短发,镇定的眼神,与梁朝伟几分相似,流亡没有摧毁反而造就了他。
2014年10月16日

与巨龙共处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香港曾被称作“东方的柏林”。那时的香港,在一个借来的时空,被动地成为冷战的前线。但今天的香港,突然拥有了自身的独立意志。
2014年10月10日

旧金山的“龙夫人”(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她也作为统战对象回中国,却发现没人对海外华人命运真正有兴趣。他们不过是北京政权的装饰品,随着中国再度崛起,连这装饰性都不那么重要。
2014年9月25日

旧金山的“龙夫人”(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旧金山,她无人不晓,而对于一街之隔的唐人街,她则像是一个饱受争议、却当之无愧的Aunt,《纽约时报》干脆说她是本市最重要的“权力掮客”。
2014年9月18日

横滨往事(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梁启超比孙中山更富吸引力。在横滨,他与孙曾是达成短暂联盟、又互相谩骂的对手,沉浸于革命与改良之争,这也是中国现代党派的肇始。
2014年9月12日

横滨往事(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他在一个傀儡式的清王朝皇帝治下成长,将日语当作另一种母语,然后加入反对这秩序的力量,最终他又来到日本,研究推翻清王朝的革命者。
2014年9月4日

重估邓小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评价历史人物时,我们必须分清,什么是他给时代带来的,什么是时代自身的力量。如果不能批评邓小平的弊端,则对他的赞美都不令人信服。
2014年8月22日
上一页‹‹12345678››下一页